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這一次 中共政權失去了許多

北京,2月3日,一些戴着口罩的安全人員在北京市中心一條金融街巡邏。
北京,2月3日,一些戴着口罩的安全人員在北京市中心一條金融街巡邏。 REUTERS/Jason Lee

無論中美貿易戰,還是香港危機,國際社會,中國輿情的反應都和這一次不太一樣,以往總有不少替中共辯護的網紅,或者說得嚴重點,自視愛國的民族主義者。甚至在國際上,中共也有自己不少的幫着說話的“友人”。這一次,武漢疫情發生並公諸於世後,替中國政府辯護的,國際社會幾乎看不到,連俄羅斯也早早關閉了對中國的邊界;在國內,替北京政權說好話的少之又少。中國在國際上的處境正如湖北在中國的處境,這是怎麼了?

廣告

請看兩份背景完全不同的媒體的感覺,一個是親北京的大外宣『多維』,一個是法國的『世界報』。前者側重中國國內,後者側重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態度。前者有一篇題為“輿情‘瘋’了 中共緊張了”的文章寫道:“這陣子,不只是大陸各新聞網站、門戶網站(如網易、鳳凰、財經等)‘尺度破表’,就連過去兩三年被視為‘九零後小粉紅居多’的微博也出現了大量痛罵中共、甚至直言痛批領導者的聲音。更讓人意外的,是還有不小的‘檢討體制’的輿論 這在過去雖然也有,但音量並沒有如此龐大”。

這家大外宣認為,這次批評當局的輿情的爆發圍繞幾個爭議點,首先是針對武漢官方瞞報疫情,接着是圍繞缺乏醫療資源,紅十字會醜聞等等。該媒體舉例,美國做出禁止最近14天去過中國的人入境美國的決定,這在過去,或許大陸民意還會站在政府一邊,這次,“網上輿論都充滿了對美國這一做法的理解,對中國地方政府的憤怒”,該媒體沒敢說,中國的輿論不傻,他們的這一憤怒更多地對準的是中國政府,他們知道地方政府只是傳聲筒。

中國現在在全世界的處境恰如湖北在中國的處境

多維最後勸告,“若此次疫情無法真正讓執政者記得並改革,那麼,往後若再爆發什麼事情,政府又將面臨一次次輿論反撲 長此以往,還穩定否?”

世界報在一篇題為“中國政權因武漢疫情而處於守勢”的報道中稱,為什麼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全球都在同情卻對武漢沒有表現出任何聲援?更糟糕的是,自從武漢肺炎登上所有媒體後,一種反中國人的種族主義在光天化日下出現,而且到處都是:在亞洲,有人嘲諷“這些嗜吃蝙蝠肉的活該!” 在歐洲,公交車上有人設法遠離中國面孔的人。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甚至竟敢幸災樂禍:病毒疫情只能招引在華企業重新返回美國生產。

在世界報看來,儘管這是多麼地不公正和不能容忍,這些反應證明中國當局正在失去一場公關戰。不僅是一場,是全部。不管是在中國國內還是在國外。2008年,在四川汶川地震發生後香港人是災後重建的主要捐贈者。2020年,香港醫務工作者幾日罷工卻為的是封關 切斷所有與中國大陸聯繫的口岸。即使像哈薩克或菲律賓這些參與習近平主導的旨在建立一個友邦網絡的“一帶一路”,也關上了他們的大門。意大利,第一個七國集團中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從今以後對待中國遊客像對待鼠疫患者。俄羅斯,關閉了與中國長達四千多公里的邊境線,即便在2003年非典猖獗的時候,俄羅斯也沒有這樣做過。這些國家等於在國家規模上重複了北京要求武漢所做的:封城。中國現在在全世界的處境恰如湖北在中國的處境。

中國的失敗同樣體現在外交上,當局首先不遺餘力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加壓力,要其不要宣布武漢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結果被迫在一周之後接受現實。而之前,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北京之行,明明白白是一場習近平的勝利,譚德塞居然沒有對中國當局耽誤時機說一句批評,相反,他一個勁地讚揚北京的透明度以及應對疫情的神速。

遺憾啊,幾乎是同日,人們知道了北京在一月1日以禁止造謠為名拘押了敢於把武漢疫情與薩斯做比較的八位醫生。逐漸披露的內情越來越清楚地顯示,中國當局損失了三周關鍵性的應對病毒的時間,當然這個時間比起北京2003年隱瞞非典疫情的時間少。可是,從那時候到現在,外國人去中國旅遊的增加了三倍,而中國人到外國旅遊的增加了七倍,當然了,病毒傳播的速度,也增加了許多倍。

這意味着什麼呢?原來說到底中國政府把外交看得比健康重要,北京繼續拒絕台灣加入世衛組織,儘管這座島嶼也已遭到武漢肺炎打擊;台灣的醫生也特別專業,然而因為北京不承認台灣是獨立的,台灣在世衛組織就沒有表達的聲音。日本、加拿大就此譴責了中國,這也顯示了北京至今還在崇尚力量對比而非真正的合作。最有意味的是,當世衛組織宣布武漢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之後,中國外交部的第一反應是“中國將繼續與世衛組織和其他國家合作”,事實上,自從世衛組織做出決定後,中國釋放出一度壓抑的反西方的新話語,揭露西方媒體的“歇斯底里反中國”。

世界報認為,當局未能激發國際社會聲援中國並承認他們的看法,這一失敗首先反映的是中共當局無能在自己的國家開創一個圍繞中共的民族團結的局面。如果說,中國人似乎贊成採取嚴厲的隔離措施,許多中國人指責當局錯失了時機。以至於要等到1月20號,中國當局才肯承認武漢肺炎已發生了人傳人的事實。事實上,12月25號起,醫生們已經在談論這一假設。當一月一號當局關閉了涉嫌是病源的華南海鮮市場時,當局公開的理由居然是“整修”,真相卻是當時在這一海鮮市場工作的多人已經被隔離了起來。中國人知道,舊曆年底這個階段一方面是要迎接春節,另一方面是地方上人大政協開會選舉代表的時間,三月份兩會,這些代表們將湧入北京又一次上演全國“和諧”的場面。當官的噩夢是害怕把哪怕一點點小問題上報,為了讓北京當局和武漢市民驚奇,武漢市長居然在1月19號組織了40000萬人的盛宴。對於這些,中國人全明白,就像他們看到習近平,最近幾天非常奇怪地變得很低調。習近平與他的前幾任遭遇危機時不一樣,他找不到合適的話語去安慰他的同胞。如果武漢疫情延燒,中共將冒着合法性消蝕掉的巨大風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