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到武漢去?不 習近平出現在北京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在北京安華里社區視察新型冠狀病毒的預防和控制工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在北京安華里社區視察新型冠狀病毒的預防和控制工作。 Xinhua via REUTERS ATTENTION EDITORS

千呼萬喚始出來,武漢疫情爆發以來,自稱“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武漢抗疫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10日戴着口罩首次出現在民間“調研”。

廣告

武漢疫情12月8日已出現,李文亮醫生等人12月底就開始披露,但是遲至1月20日,習近平才發話“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全力做好防控工作”,懂得中國權力體制的人明白,這時候武漢疫情人傳人,情勢極其嚴重,習近平本人才“高度重視”了。

隨之武漢封城,醫療物資奇缺,一千多萬人水深火熱,習近平和常委們年底團拜觀看文藝演出,春晚歌舞昇平,引起罵聲。大年初一,習近平主持召開第一次“抗疫”常委會,罕見地讓總理李克強擔任應對疫情小組長。在習近平時代,小組長幾乎是習近平控制各個領域的專權,他兼任着十幾個小組長。但是,這個小組長,他讓李克強承擔了。

武漢水深火熱,許多民眾希望他們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能像他的前任一樣,能夠出現在前線,習近平卻選擇在幕後指揮,中國總理李克強去了一趟武漢,那次李克強前往,並未給武漢嚴峻的抗疫形勢帶來絲毫的緩解。

之前,中國網絡曾流傳習近平“去了武漢”,這一傳聞得不到官方證實,更像是民間徒然的希望:他既然“親自指揮”抗疫就應該去災難深重的武漢撫恤民情。武漢那邊,確診數字日日暴增,死亡人數日日上升,更讓許多人於心不忍的是,許多患者,從一個醫院走到一個醫院,無法被確診,因為缺乏核酸試紙,或者無法讓病人使用核算試紙,使用核酸試紙確診後,又沒有足夠的病床。根據中國媒體『財經』的報道,許多患者就這樣被當作“普通肺炎”處理了,死了,永遠也無法列入武漢肺炎死亡者名單。

老百姓的憤怒從網絡里、朋友圈越來越多顯露出來,中國在世界上越來越孤立,疫情形勢嚴峻,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中止前往中國的航班,接走留在武漢的僑民,法國世界報形容:“中國封鎖武漢,世界封鎖中國”,1月28日,親北京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來訪等於為習近平解圍,他讚揚中國在抗疫鬥爭中的“透明度”,以及習近平領導的果斷。在世衛組織鼓舞下,習近平竟然情不自禁,說出“我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武漢疫情防控工作。

之後,習近平又消失了整整七日。在這期間,中國著名法學家許章潤撰文指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在中國大地逃亡的憲政學者許志永發出了請習近平讓位的吶喊。2月5日,柬埔寨首相洪森來訪,給了空前孤立的中國的統治者習近平一次向世界露面的機會,他感謝洪森這位老朋友,他可以藉此向國際社會顯示,中國並不孤立。

2月6日,在12月底披露武漢疫情堪比非典疫情而被警方傳喚,隨後自己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的李文亮醫生終至於不治而亡後,一時間,中國人的憤怒達到了極點。人民責怪強權政體不讓他們說話,不讓披露真相,只顧政權維穩,使得對抗武漢疫情整整失去了三周的寶貴時間。輿情洶湧,中國當局的審查員第一次顯得措手不及,無法來得及刪掉人們對當局的指責,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此起彼伏,清華校友、武漢大學教授,以及一些著名知識分子紛紛站出來要求變革,而習近平的沉默再次引起紛紛猜測。

2月10日,習近平終於在街頭出現了,象徵性地與民眾見面,測量體溫。這是2月5日習近平會見柬埔寨首相洪森後再一次公開亮相。這是李文亮醫生逝世後引發輿論爆炸後習近平第一次露面,也是習近平武漢疫情爆發後第一次出現在民間。

習近平每次出現都很被動,好像總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這次的“民間調研”也顯得很不普通。也許習近平感覺到了武漢疫情進入拐點,宣揚抗疫鬥爭取得偉大勝利的時間不遠了?不少人注意到了一個很小的細節,很偶然。那是黨報『人民日報』網絡版報道習近平這次親民舉動的排版。在“習近平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下面,是“到武漢去”四個大字! 下面一行小字:“到武漢去!對口支援湖北地市對照表來了”。在一個眾人被封口的國家,隱喻似乎顯得重要,偶然的排版也會引發諸多解釋。

有分析者認為,武漢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一直留在北京。“到武漢去”,已經不僅僅是要求習近平親去武漢撫恤災民,更多了一層難以言說的憤怒的象徵。尤其許多網友發出的“到武漢去!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其實是在嘲諷“親自指揮”者至今畏首畏尾。李醫生的死,為什麼能引發那樣一場洶湧的輿情?這是千百萬被封嘴的中國人瞬間爆發的同理心,這個驟然爆發的憤怒,根本上是指向習近平“親自指揮”的亂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