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李克強國務院全國禁食野味 被指或難撼民眾吃欲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很多野味店被懷疑是新冠病毒窩2020年1月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很多野味店被懷疑是新冠病毒窩2020年1月 Dr網絡照片

隨着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病毒源頭從一開始直指中華菊頭蝠,繼而到蛇、穿山甲,更流傳病毒為武漢P4實驗室或武漢疾控中心中泄漏,眾說紛紜皆沒有答案。中國當局近日下令全面禁止野味買賣,然而這些措施又能否改變中國人多年的“劣恨性”?引疑問。

廣告

據上報今天報道說,中國國務院全面禁售野味,仍難“撼動”民眾食用習慣。消息引路透社說,中國人喜好野味的習慣恐怕是肺炎也難以阻止。中國人“民以食為天”,除了創作出不同烹煮的方式,選材亦非常多元化。中國有句話說:“背脊向天皆可吃”,若走進非中國大城市的海鮮餐廳,很容易便看見快成佳餚而正瑟縮在籠中的“野味”。

從1月底開始,中國政府大舉派人前往各地,查封買賣野味商店,拘捕700人並檢獲逾4萬隻動物,包括松鼠、黃鼬、野豬等野生動物。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8日新聞發布會上更宣布全面禁止野味交易,並對有關持有者進行停業整頓,涉及野味戶逾3700間,並隔離1萬6000多個飼養場,又在網絡上刪除買賣資訊,當中達7.7萬條訊息。範圍之廣可見不少中國人日常離不開吃“野味”。

該報道說,隨着時代進步,中國人對野味的關注度提高,那些多年來苦苦呼籲不要吃野味的學者終得到回應,大多年輕一代對野味嗤之以鼻,不少人更贊成永久禁售禁食野味。“有一個陋習是我們什麼都吃,我們必須禁食野味,並將吃野味的人送入牢房中”。

盡當局下重典,但山高皇帝遠,百姓能不能管卻又另一回事,有合法出售驢,狗,鹿,鱷魚肉牌照的商人龔健(Gong Jian、音譯)向《路透》(The Reuters)透露,當市場重開後,很快便會重做生意。龔在內蒙古經營野味肉味實體店,並透過網絡平台發售全國,“人們很愛買野味,自用送禮也有,因為若送給人會很有面子”。目前他的野味肉被當局凍結禁賣,放在大型冰櫃中保存中,但他卻把殖養的鵪鶉已全部宰殺,“現時超商不收購鵪鶉蛋,放在冰櫃也會變壞”。

有供應必定源於有需求,不少中國人仍然相信吃野味是對健康無虞,甚至就在疫情爆發的關鍵時刻,仍有人被揭發偷吃野味。只有一日有他們的存在,如官方所聲稱武漢肺炎初始爆發點,半公開銷賣野味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種模式只會一直存在下去,歷史只會不斷重蹈覆轍。

上報說,中國當局藉疫情爆發大力寬斧查封野味店。然而借古鑒今,回到2003年SARS疫情時,當時由於盛傳果子貍播毒,最後當局大舉撲殺及查封野味買賣,爾後又透過中國林業和草原局加強對野生動物監管,最後授權合法飼養及銷售54種野生動物,包括象,烏龜和鱷魚,並批准對瀕危物種的繁殖,包括熊,老虎和穿山甲以作保育之用。

不過,當局雖然名義上進行監管有法可依,然而卻對肉食黑市,或披着保育之名卻實際作銷售醫用食用的,繼續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行事。17年過去,歷史迴轉又對中國狠狠上了一課。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負責人周晉峰直言,不法之徒只是以保育作幌子進行非法買賣,“中國並沒有真正穿山甲養殖場,那些人只是申請許可證後為非作歹”。

該報道說,根據2016年政府記錄,單是得到當局批準的野生動物養殖業便年收高達約200億美元。而據聯合國統計,國際非法野生動物買賣,每年高達約230億美元收入。英國非謀利組織環境調查局(EIA)更直指中國是最大的野味市場,據EIA最新報告指出,由於武漢肺炎爆發,由於在中藥角度犀牛角能治療發燒,在中國和老撾的犀牛買賣不減反增。據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前研究員王汪松坦言,“在許多中國人眼中,動物只是為人類而活,而不是與人類共享地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