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封城閉戶急 民在疫中泣 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灼人

作家方方
作家方方 © 二湘的七維空間

武漢封城至今,亡人日日增加,所在省湖北全境正在嚴厲“清零”。作家方方身居危城,日夜傾聽與自己一同封鎖在城中煎熬的市民心聲,寫成日記,平和文字,憐憫心腸,對隱瞞真相者則痛加鞭笞。官媒禁刊,民間你轉我載,不脛而走。

廣告


如要諂媚 也要守個度

人一個接着一個死,未亡人該當何處?當一位作家同行訪談中提到“完勝”二字,方方被激怒了! 她在1月31日日記寫道:“武漢都這樣了! 全國都這樣了!千千萬萬的人有如驚弓之鳥,更有人命懸一線躺在醫院,無數家庭業已支離破碎。勝在何處?完在哪裡?”她提醒湖北作家們:“以後你們多半會被要求寫頌文頌詩,但請你們在下筆時,思考幾秒,你們要歌頌的對象應該是誰。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我雖然人老了,但我批評的氣力從來不老。”犀利地剝開諂媚者的畫皮。

網管們 難道真想讓大家瘋掉

誰能想象出身居危城的人是如何體味死亡臨近?也許只有同命運者才有最真切的感受。2月9日日記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作者苦苦追索的是真相,是同城人的苦難感受,她呼籲:“親愛的網管們:有些話,你們還是得讓武漢人說出來。我們都已經被封在這裡十多天了,見到那麼多的慘絕人事。如果連發泄一下痛苦都不準,連幾句牢騷或一點反思都不準,難道真想讓大家瘋掉?”

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武漢疫情真相公開後,曾引起世人恐慌,把武漢與瘟疫掛鉤者大有人在,誰又能了解武漢人的心靈創傷? 方方13日的日記寫道:“人們需要發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訴需要安慰。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她寫道自己的中學同班同學去世“今天的中學同學班,都在為她哭泣。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

方方記述自己的聽聞,描述自己的感受,有人卻怒斥她困在家裡製造編造恐慌。方方16日日記直面正告:“武漢現在是在災難之中。災難是什麼?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小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壯年夭折,武漢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不幸殉職,醫護人員在這場拯救行動中付出巨大代價。十八日的方方日記記敘一位醫生朋友給她打來的“漫長的電話”,“提到疫情早期醫護人員的艱辛。且說搶救一個病人,是要消耗很大體力的。搶救後的防護服上病毒最多,必須馬上換掉。早期人力不足,設備不足,真是眼睜睜看見病人痛苦而死,卻沒有辦法。學醫的見死人見得多了。但明知可救,卻因自己身心疲憊、無力營救;更兼防護設備幾乎沒有,無法施救。他說,那種難受感你們完全體會不到。”醫生是這次疫情中感染很多,付出巨大的一支,從方方筆下,感覺武漢的醫生已經盡到了自己的本分。

本是同難人,相煎何太急

方方又提到兩天前死去的電影導演常凱,以及常凱的姐姐柳帆,聯想起那些攻擊她造謠的人,方方說:“今天,特別想說一句放在心裡很久的話:中國的那些極左分子,基本上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視改革開放。一切與他們觀點不同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成派結幫,對不與他們合作的人進行各種攻擊,一輪又一輪。用那種“灑向人間都是恨”的粗暴語言,甚至還有更為卑劣手段,低級到不可思議。只是我特別不明白的是:任他們怎麼在網上胡說八道,顛倒黑白,卻從來沒有人會刪掉他們的帖子,也沒有人阻止他們的行為。難道他們中有人跟網管官員是親戚?”

方方當天的日記這樣結束:“封城閉戶急,民在疫中泣。本是同難人,相煎何太急。”方方到底在指什麼呢?她沒有多說。湖北這些天發生這麼多的事,各位有各位的感受吧。

作家繼續寫她的封城日記,也許一直寫到武漢疫情徹底終結為止。方方19日日記透出一絲希望:“局勢依然嚴重,但是拐點在望”。

根據官方20日數據,全中國死於疫情人數2117,確診74640;湖北省累計確診62031,死亡2029;武漢累計確診45027,死亡1585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