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痛陳習近平過失的那些人 今安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Noel Celis/Pool via REUTERS

武漢疫情還在肆虐,然而一些敢於批評習近平過錯,請習近平趁早讓位的中國學者失蹤了。敢於見證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敢於深入武漢醫院探訪真相的武漢市民消聲了。網上不少人為他們的安危擔憂,呼籲中國當局正當人命關天之際,不要窮追猛捕,讓敢言者消失,重蹈李文亮醫生事件覆轍。

廣告


在自己的祖國被迫逃亡的憲法學者許志永,日前終於被警方在廣東抓捕了,法國世界報評論,中國在大疫壓頂人命關天之際,仍窮追猛捕,許志永是其中一個,怒批習近平無恥之尤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是另外一個。還有僅僅想了解武漢疫情真相告訴外界真實信息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至今下落不明。還有試圖查清楚武漢究竟有多少人死於病毒的武漢市民方斌,他究竟被關在了哪裡?

許志永曾被視為是“溫和的改良派”,曾與許志永一道為爭取公民權而奮鬥的旅美法律學者滕彪回憶,“即使面對不講法律的政權,他對當局仍然懷有最大的善意。尤其是在胡溫時代,參與很多很多維權的工作,甚至提出要做理性的、建設性的反對派,但是當局對這種善意,對這種漸進改良的聲音完全沒有任何回應,反而變本加厲,加大對民間打壓和控制,所以許志永有這樣一個思想轉變的過程,他越來越覺得這樣一個體制無可救藥了”。

許志永在逃亡路上,發表『勸退書』,勸告習近平趁早讓位。作者細數習近平執政後強化獨裁專制,暴力維穩,批評其沒有思想和不清楚治國方向,發明妄議罪,致使社會再無諫言和改良空間。他批評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危機、武漢肺炎等重大事件上進退失據,連連失策,對於武漢疫情,未汲取2003年非典教訓,遲遲不批准公開真相,災禍來臨卻下令封城。滕彪說:“許志永是出於一個知識分子的良知,一個維權人士的責任而去這樣做的”。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2018年7月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批評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制倒行逆施,在國內製造恐怖氣候,後來被他所在的清華大學“下課”。但是,許章潤言許多人不敢言也,2月2日發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直指武漢首疫,舉國大疫,是一場人禍,痛陳中共最高領導人倒退結果,將三十年改革開放,“至此幾乎毀於一旦”,批統治者“無恥之尤”,“民心喪盡”,讓人民憤慨。許章潤現在處於被軟禁狀態。

人民真的不再恐懼嗎?滕彪認為,許章潤的勇氣令人佩服,對當局的批評很有道理。但說人民的恐懼已轉變為憤怒,可能太過於樂觀。因為中共全權控制,殘酷打壓,還是讓非常多的人陷入恐懼之中。另外,對言論的控制,加之洗腦越來越有效,許多人實際上處於被洗腦而無知的狀態。甚至還擁護當局的種種做法。

律師陳秋實,在大年三十從北京登上最後一列高速火車,抱着與危城武漢同在的決心,不弄清真相不回頭,哪怕自己不幸感染疫情,他說自己死都不怕,還怕什麼,他唯一的願望就是盡公民記者的職責,了解武漢疫情發生的真相,以及武漢人民抗疫的情景,通過自己的視頻把真實的信息傳遞出去。然而當局以他接觸過病患為名把他”隔離“了。

滕彪表示:“中共對這些少數敢說話的人採取種種辦法讓他們消聲,像陳秋實,名義上說他接觸了病人,要對他採取強制隔離,實際上是強迫失蹤,沒有人知道他被關在什麼地方。如果是被作為疑似病人隔離的話,他的通訊聯絡不應該受到任何限制。”

陳秋實已消失了半個多月,網上到處是尋找他的呼聲。武漢市民方斌最初的願望就是要探清楚武漢封城真相,他聽說許多人求醫無門,進了醫院也無法確診,無法入院,他冒着危險進入一家醫院,發現八具屍體。隨後警方找上門來,最後,被關在家裡無法出門的方斌呼籲“推翻暴政”,他終於被抓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武漢疫情如此嚴重,出現了許多敢於說真話的人,這場瘟疫最終會不會給中國帶來改變,在滕彪看來,“事態看起來超出當初的想象,越來越多的人對政府不滿,看清楚了這樣一個體制的的真面目,但中共 也在借這個機會加強對整個社會的控制,很多毛時代的做法又重新出現在全國範圍內,比如戴紅袖標的人 隨便抓人隨便打人,讓人感覺到文革又要重演。”

如果說這場疫情對整個中國社會有什麼大的轉變的話,大致有兩方面,滕彪對本台強調:“兩個相反的方面”,:“一方面有一部分人認清了中共的腐敗無能和殘酷,但是另一方面,中共借抗擊疫情,以此為借口, 來強化對社會的全面監控,打造一個更加無所不在的監控體系,一個完全意義上的警察國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