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運動式抗疫

音頻 14:19
根據中國官方25日最新數據,中國確診武漢肺炎1287,死亡41例。法國首次確診3例。
根據中國官方25日最新數據,中國確診武漢肺炎1287,死亡41例。法國首次確診3例。 reuter

周五一大早,看到朋友圈轉發的有關北京防疫升級的帖子,內容如下:“剛開過會,北京疫情升級為武漢級別,北京醫生一律不再外援,做點準備吧,囤糧食掛面午餐肉之類的生活必需品”。另一個帖是周四發自北京市應急辦的消息,內容是:“18日北京市新增6例,5例來自西城區。5例全部出自北大人民醫院。西城區委 區政府因防疫不利,被蔡奇書記點名批評。”

廣告

周五的轉帖中更提到北京市長蔡奇也在被隔離之列,因家庭成員被感染。但這樣的信息還需以官方發布為準。
一個來自海淀行政督導溝通群的轉帖內容是這樣的:“人民醫院和海淀醫院出現了瞞報引起的聚集感染,問題比較 嚴重。中關村的公寓酒店今天 一個從武漢偷跑出來的病人死了,在屋子裡幾天才發現,附近幾棟樓封閉了。有醫生家屬確診了,估計近期北京可能會反彈,消息比較可靠,近期不要去醫院,也不要外出。”

接下來是一位醫務工作者的跟帖,內容如下:“我就是北大人民醫院的,人民醫院的事是真的,是老年科的病人,家屬有接觸史瞞報了,結果導致醫護人員100人和透析的病人差不多150多人,全部隔離了,現在門診已經停了,不讓收病人了。現在三甲大醫院基本門診都停了,病人只出不進,一是節省醫療資源,二是防止交叉感染。健宮醫院婦產科6號有個武漢回來的女士去看病約人工流產,後來醫院沒收,她就去長辛店醫院做了,結果核酸陽性確診了,導致長辛店醫院都封了,在北京兒童醫院的同學也都在家休息,節省醫療資源吧,沒辦法。”

這兩天,官方發布的新冠肺炎確診數字不斷在急升驟減,據說檢測標準在不斷變化,而哪些人群應該納入官方確診數字也是個不斷變化中的不定數,比如,周五,官方突然發布了一系列監獄確診數字,人數之大一看便知,這些人不是昨天被感染,而是昨天被允許納入官方可公布統計數字的;其中包括山東任城監獄207人被確診,浙江十里豐監獄34人被確診,武漢女子監獄230人被確診,湖北沙洋漢監獄41人被確診。這些數字恐怕是中國境內監獄感染人數的冰山一角,那麼人們不禁在問,部隊的感染人數是多少?

中國的官方統計數字從來是為政治服務的,哪類人能被納入統計數字,以什麼標準納入,完全取決於政治風向。這一點從昨天一名武漢醫生冒死發的帖子足以證明,帖文內容是這樣的:“我在抗疫一線,我們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治病救人! 武漢市的新冠肺炎人數繼續攀升,救治任務依然嚴峻。 管控措施由最初的封城、封路到現在的封小區,愈來愈嚴格。 奮鬥在臨床一線的醫護人員也面臨著新的形勢變化。政治正確高於一切,高於患者的健康,高於大眾的利益。 首先,為了加強病床周轉,確診的新冠患者住院10餘天,沒有生命危險,達到文件規定的出院標準,就要開出院證明。標準如下:1.癥狀好轉。2.胸部CT較前吸收。3. 核酸檢查兩次陰性。一些住院治療的患者前一刻還在吸氧,走路都費勁,下一刻就要出院了,因為達到了文件規定的出院標準。而我們的核酸檢查陽性率不足百分之三十,這些出院的患者並無社區對接,自行回家隔離。將教條主義發揮到淋漓盡致。

其次,中藥參與救治,每一位患者都要中藥治療,不論輕重緩急,不管望聞問切,按照癥狀選擇擬訂好的草藥處方。誰有反抗,就是違抗抗疫大政方針和最高指示精神。有的在住院期間肝功能異常,有的出院時肝功能高於正常值5倍。第三,為了保出院率而撒謊。有的患者複查的胸部CT影像無明顯改善,但是在出院結論里也要寫上明顯好轉。毫無底線可言。 第四,新收的患者有的僅僅是核酸檢測結果陽性,沒有任何的癥狀與體征。現在出院患者的癥狀比新入駐患者癥狀更嚴重,當初為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利益犧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現在為了完成新冠緩和去庫存的目標,犧牲在院確診患者的健康。我們已經走在了運動式的救治之路上,我們在朝大躍進的方向邁進。”

既然是運動式抗擊疫情,當然就要把人民群眾組織起來並給予他們任意執法權,於是,一周來,人們就看到了戴紅袖箍的保安聯防執法人員對沒帶口罩者就地政法的多個視頻,比如他們衝進民宅,用斧頭砸爛麻將桌,抽主人耳光,把一個年輕人綁在樹上,強行戴上胸罩,公然對其人格羞辱,把一群人綁在一根繩子上遊街,逼迫一家人站在小區門口手舉檢討書,檢討在一起打撲克,把一位老人五花大綁在當街電線桿子上,凡此種種荒唐,不能不令人想起五十多年前另一位偉人發動的另一場人民戰爭。

一篇題為《紅袖章們的春天》的網文這樣寫道:

五十多年前最牛逼的人就是戴上了紅袖章的人,紅袖章賦予他們失去人性的權利,他們揭發父母,毆打師長,為所欲為,罪惡滔天。記得讀季羨林先生的《牛棚雜憶》,季老被戴上紅袖章的學生們一次次毒打,直打到陰囊血腫,他拖着兩個皮球大的陰囊,爬到學校外面的醫務所,醫生說他是右派,拒絕為他治療,他只得拖着血腫的陰囊再爬回去,來回好幾里。還有那位著名的歷史學家剪伯贊,被紅袖章們裝進糞筐 從房頂扔到地上。當然還有很多被紅袖章們活活迫害致殘致死的普通大眾,只是他們沒有機會發出聲來,為他們悲慘的過去討個公道。人們都以為那個時代永遠不會再來了,生活會越來越健康,越來越法制,越來越道德,越來越人性。事實證明這只是人民的一廂情願而已,不曾想到那些紅袖章們不聲不哈生了眾多的二代三代,後代們完全繼承了他們的思想,他們混跡於人民群眾之中,比例不在少數,只是沒機會戴紅袖章而已。他們的暴戾、殘酷、無人性隨着他們的血液時時在流動,只差時代的一個突破口。

如今隨着瘟疫肆虐,他們的突破口終於到來了,繼承者們戴上了紅袖章,出現在村口,小區大門口,高速路口,他們的身影無處不在,寒冬既盡,春日將臨,這個春天註定是屬於紅袖章們的,在特別時期,他們不把內心的齷齪惡毒揮灑殆盡,絕不會善罷甘休,做這些事情的紅袖章們,做得理直氣壯坦坦蕩蕩,毫無愧疚,毫不手軟。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糞堆,上面圍滿了蒼蠅,蒼蠅嗡嗡叫的聲音就要淹沒整個宇宙。

作家馮驥才在《一百個人的十年》再版序里有句意味深長的話:“艱辛探索”會不會重來只是需要一個導演,中國從來不缺“艱辛探索”的演員,一旦開始“艱辛探索”,所有人都會登上舞台。如果都是受害者,哪來那麼大的悲劇?“艱辛探索”的過程還沒有走完,只是暫時潛伏了下來。
既然是運動式抗疫,就必然伴隨着一波中宣部主導的宣傳攻勢,正如網友發帖所說:疫情期間無論發生什麼事,那怕是天塌下來了,只要你聽黨話跟黨走,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你信嗎?看我們整天宅在家憋得慌,宣傳部派了三百多個段子手,分派到全國各地!編段子、逗樂子,給大夥解悶……有出生20天的孩子喊媽媽的,有給政府扔一萬大洋就跑了的,有方艙醫院內垂死病人載歌載舞的,有住院住得不想回家了的,有騎單車三百公里去抗疫的,有臨盆護士挺着大肚子奮戰在一線的,有啞巴會開口說感謝的,有植物人看見自己妻子會微笑的,各種正能量應有盡有目不暇接,全國人民真的好開心。”
這個帖子講述的就是一周以來發表在各類官媒上的有組織的正能量擺拍式報道。更有將女性醫護人員集體剃光頭和給她們吃黃體酮推遲月經的報道,以表彰她們的英雄主義。有網友發帖說:任何鼓勵別人去犧牲奉獻的, 都是想利用別人的鮮血,去染紅自己的頂戴花翎。 不要去鼓勵別人成為英雄,更不要把疫情宣揚成一場戰爭。 因為它只是一場災難,沒有贏家。”

武漢方艙醫院一位甘肅籍護士寫的一組詩這兩天在網上瘋轉,正如網友所說,這組詩足以讓有組織的讚美變得可恥。這位網名弱水吟的護士在其中一首題為《請不要打擾》的詩中這樣寫道:

請容我脫下防護服和面罩
把我的肉身從鎧甲抽離
讓我靠一靠身體
讓我平靜呼吸
唉……
口號是你們的
讚美是你們的
宣傳、標兵,都是你們的
我只是在執行崗位職責
做一個醫者良心的拯救
常常,不得已赤膊上陣
生和死來不及選擇
真的沒有什麼高大上的想法
請不要給我花環
不要給我掌聲
也不要什麼工傷、烈士,幾等功
來武漢,我不是來欣賞櫻花的
也不是來風花雪夜,接收吹捧
只想疫情結束能安全回家
即使剩下一把骨頭
也要把自己帶回給兒女、爹媽
試問:
誰願意抱着同伴的骨灰盒
踏上回家的路程
媒體,記者
請不要再來打攪我
所謂的真相、數據
我沒有時間和心情關注
累了一天,一夜
休息,睡覺
比你們的讚美更需要
如果可以,請你們去看看
那些滅頂的家門
是否升起了炊煙
火葬場那些流浪的手機
有沒有找到主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