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感恩總書記 誰在犯神經

Selon le président Xi Jinping, «le peuple chinois n’a pas peur des agresseurs».
Selon le président Xi Jinping, «le peuple chinois n’a pas peur des agresseurs». REUTERS/Eduardo Munoz

北京當局最近的一系列表現很反常,抗疫還在進行,只不過疫情有所平穩,社會的經濟的後果遠遠無法估量,就發動了兩個平行的令人驚異的攻勢:對外,外交反攻,請外國“抄作業”;對內,吹噓勝利,一直到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說出武漢人民要懂得感恩,“感恩共產黨,感恩總書記”,算是破了底線。

廣告

 

這句話一出,激怒了許多中國人。政府救災是政府的責任,當下就有人痛斥:“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褚朝新『稍有良心,此刻都不會讓驚魂未定的武漢人感恩』一文率先開炮,“2349條生命,2349次死亡,他們屍骨未寒,他們的家人、朋友、同學都還在悲痛之中,他們的家人、朋友、同學甚至自己都還在醫院裡躺着等着搶救,根本無力悲傷,此時卻有人要對他們加強感恩教育,這是沒有人性的行為。 ”

政府要儘快向人民謝罪

一直身居危城,見證武漢人生死的作家方方憤怒地表示,“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這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是,站出來的感恩者應該是政府。”作者點出了問題的實質:“政府還要儘快向人民謝罪……一個理智的有良知的並能順應民意安撫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時,急需做的一件事,即迅速成立追責小組,立即詳細復盤疫情始末,查明是誰誤了時間,是誰決定不將疫情真相告知民眾,是誰為了面子上的光輝,欺上瞞下,是誰把人民的生死置於政治正確之後?”她質問:“這些手上帶着血的人,怎麼還可以在湖北或武漢人民面前指手畫腳呢?”

北大教授鄭也夫則在『感謝 道歉 平反』一文中寫道,“要災民感謝政府是荒誕無恥,加上向其上司的諂媚,這在今日世界已屬罕見,而元首和官員感謝人民,則是空洞乏味,卻仍流行於世。這其實不是源自民眾和媒體,而是政客們最先說出的,他們這麼說是為了向大眾諂媚,你把事情辦好就行了,說感謝人民作甚?”作者文章最後說,“感謝、道歉、懺悔,這些東西不好索要。而對當事者的責任則要一竿子到底,迫使他履行”。

這一次激起的憤怒排山倒海,統治者感到害怕,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武漢書記王忠林第二天全部改口,要感謝人民。

中共的官員們為什麼昏頭昏到這一步?頗令人費思。紐約時報有評論懷疑習近平的神經受到了強烈刺激。這是否意味着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感謝你隱瞞了疫情?

這場自武漢始、繼而泛濫全球的新冠疫情,造成的災難無比深重。北京因為一開始的遲緩行動,打壓輿論,導致疫情嚴重失控,被迫封城,武漢幾百萬人流離失所,湖北死亡三千多人。目前中國國內疫情表面上大體控制,疫情在海外泛濫,世界開始恐慌,習近平的中央開始準備總結中共為什麼能夠抗疫勝利了。

先是官方宣布出版宣揚習近平親自指揮抗疫的『大國戰疫』,繼而有了官媒理直氣壯的要求世界感謝中國。雲峰俠客在『如此厚顏無恥必遭世界人民唾棄』一文寫到:

“如今,中國的疫情稍有好轉,中國的有關部門就一反常態,既不反省曾經的過失,也不對前期來自世界各地的援助有任何感恩之言,卻急於推出所謂的《大國戰疫》,開始歌功頌德、彰顯領袖偉大,還在海內外大造輿論,試圖轉移目標,逃避問責,甩鍋他國。昨天,新華社更發表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聲稱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不知道世界人民要感謝你什麼?感謝你隱瞞了疫情?感謝你給我家送來了病毒?感謝你搶光了我的口罩?感謝由於你的過失給世界經濟帶來的災難?無恥之尤!”

這位作者也提到“感恩”二字,他這樣說:“一個沒有廉恥、不懂感恩的人,是走不遠的。同樣,一個厚顏無恥、缺乏人性的社會,是會遭世人鄙視和唾棄的!”

王忠林的表現,表面看急於邀功,但隱約透露出習近平統治集團的某種緊張。

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地方官員的隱瞞,中南海的傲慢無知,導致中國出現了後六四時期最嚴厲的對政權的聲討。

許章潤的先見之明

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寫下人民不再恐懼的檄文時,許多人對人民不再恐懼不太認同,在一個專制社會,的確,人民是一群看不清的迷霧。然而,人民從來都是先通過極少數挺身而出,最後一呼百應的。後來的情形越來越顯示出,許章潤是有先見之明的,人民不再恐懼不是一句誑言,至少,他們從心裡不再恐懼。

幾乎與許章潤同時,在祖國流亡的許志永寫下勸退書,曆數習近平罪錯後,勸其趁早下台,免得進一步鑄成大罪,許志永明白無誤地邀請習近平下台。許志永知道自己要為此付出更大的代價,他已被再次抓捕,目前不知道他在遭受何等殘酷的折磨。

李文亮醫生之死引起的多年不見的輿情洶湧,審查官們一時失去了功能,中南海的高層聽到了人民要求言論自由的吼聲。隨後,當局盡量塑造另外一種敘事,把李文亮說成是中共的先進代表,中宣部的官僚們想象如此輕而易舉,能夠改變人心嗎?

更不要說同一時期在現場,從千絲萬縷中試圖澄清事實的『財新』『財經』等媒體人耐心的調查,他們捕捉到的一些非常有價值的細節,讓無數的讀者對真相窮追不捨。還有那些不怕死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接二連三向全世界公布的視頻。也引起中國人對當局隱瞞真相的無法遏止的厭惡和懷疑。

習近平不停地召開常委會,政治局會,甚至17萬人大會,然而,署名任志強的文章對核心集團毫不留情地揭露戳穿了十七萬人大會虛偽的內幕。之後,還有民主黨人趙士林的『庚子上書』,還有一些大學教授挺身而出。

習近平的神經受到了嚴重刺激?

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敢於直言,沉寂的幾乎不存在的言論開始洶湧,習近平遭遇到了他的前任不曾遇到的空前的責難。壓制越厲害,反彈越厲害,敢對習差不多是點着鼻子罵,之所以到這種地步,就是習把最近中共的一系列愚蠢做法人格化了,是他的專橫跋扈,中共今天已不是一個集團,而是一個個人,天下已不是中共的天下,而是習的天下。

越是在緊張的時候,越昏頭轉向,越是謊言暴露的時候,越要設法彌補,越是行動遲緩耽誤了抗疫時機,偏偏要說成是她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求是』一篇文章比新華社的文章更上一層樓,把習近平捧到了天上,稱“大國領袖”以處變不驚的信心處理了這場災難,證明了自己不僅是“14億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主心骨”,也是因疫情而神經受到刺激的世界的“定心丸”。

正是從這個角度,紐約時報有評曰,“從這種誇張的說法來看,中共或總書記本人的神經似乎已受到了嚴重的刺激”。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變了! 今天的中國人再也不會對統治者感恩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