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國安法

黃之鋒羅冠聰周庭“難料自身安危”宣告退出香港眾志

2017年8月16日,在面對法院覆核刑期前夜,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中) 和羅冠聰(左)在港府門前公民廣場參加集會。
2017年8月16日,在面對法院覆核刑期前夜,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中) 和羅冠聰(左)在港府門前公民廣場參加集會。 ©REUTERS/Tyrone Siu

北京今早(30日)通過香港國安法,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突然在面書宣告,他已辭任香港眾志的秘書長一職,同時退出他是創辦人之一的香港眾志,但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黃之鋒稱,世界注目在國安法下其個人情況,“我會繼續堅守我家--香港,直到他們把我從這片地上滅聲、抹殺”。同時宣告推出香港眾志的,尚包括主席羅冠聰以及周庭。

廣告

黃之鋒表示,自創立眾志而來,團隊夥伴未曾離開政治風眼,但面對國安法壓境,“在香港從事民主反抗,憂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無稽之談”。他稱嚴峻的命運放在眼前,“個人禍福難料,更要拿起承擔的勇氣。我現在宣布辭任香港眾志秘書長,同時退出香港眾志,並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

黃之鋒說,相信此刻世界上仍有無數雙眼關切着香港,“也注目在國安法下我個人的情況,我會繼續堅守我家 - 香港,直到他們把我從這片地上滅聲、抹殺。”

此外,經常為香港民主運動向日本宣傳的周庭,亦宣布從今天起退出香港眾志,她表示,作為創立團體其中一員,這是沉重且迫不得已的決定,並表明無法再參與未來的國際連結工作。

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指,在港版國安法下,香港掀起“一鼓腥風血雨的文革潮”,在浪尖的政治人物風險更大,難料自身安危。他稱港人的抗爭不會止息,並宣布退出香港眾志,並以個人名義繼續參與反抗運動。

長期在美國從事國際遊說的眾志常委敖卓軒亦宣布辭任,並遞交退會通知,即日起正式離開眾志。

另外,曾加入學民思潮的元朗區議員張秀賢在面書表示,不會離開香港,他指由一開始參與社運,最多隻會想過留案底,但門檻愈來愈高,由社會服務令變成以年計監禁,甚至是終身監禁。他稱任何人都害怕面對如此代價,包括他自己,但想到去年反修例示威以來,多人被控告暴動罪,面對以年計的監禁,更有人因此“流亡海外”,“我們如果走了,又怎能對得住香港這個地方?”

黃之鋒30日在面書宣告退出香港眾志的全文:

自創立眾志而來,團隊夥伴未曾離開政治風眼,在抗爭路上即使面對再高的巨浪,大家未曾退卻,跟我迎難以上,我實在心存感激。

然而當國安惡法壓境、解放軍演示狙擊“斬首”,在香港從事民主反抗,憂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無稽之談。以十年起計的政治牢獄、送到白屋嚴刑銬問、乃至直接送中,誰也沒有辦法確定明天。

嚴峻的命運放在眼前,個人禍福難料,更要拿起承擔的勇氣。我現在宣布辭任香港眾志秘書長,同時退出香港眾志,並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

香港的意志,不會因國安法或任何一條惡法而冰封。一年的時代革命,造就無數覺醒的人,走在城市裡的、每天肩碰肩的,清潔工到西裝友,都有可能是抗爭中的無名傳奇。只要香港人仍在,他們就得永遠懼怕我們、防範我們。

我相信此刻世界上仍有無數雙眼,關切着香港,也注目在國安法下我個人的情況,我會繼續堅守我家 - 香港,直到他們把我從這片地上滅聲、抹殺。

願榮光歸香港,願眾人平安。

黃之鋒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