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未正式簽署的利比亞停火能否維持到柏林峰會?

音頻 06:00
2020年1月13日,土耳其外長和俄羅斯外長在莫斯科就利比亞衝突停火談判舉行記者會。
2020年1月13日,土耳其外長和俄羅斯外長在莫斯科就利比亞衝突停火談判舉行記者會。 Pavel Golovkin/Pool via REUTERS

俄羅斯與土耳其兩國斡旋利比亞衝突雙方停火的莫斯科談判未能取得預期的成果。利比亞民間武裝力量領導人哈利法•哈夫塔爾14日已經離開莫斯科,走前並未簽署其對手接受簽署的停火協議。當地本就脆弱的停火狀態是否還能持續、原本可能在下周日19日在柏林舉行的利比亞危機國際會議能否舉行都因此成了懸念。

廣告

這次莫斯科會談由俄羅斯和土耳其兩國發起。交戰雙方領導人,也就是獲得聯合國承認的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總理薩拉傑,以及民間武裝力量領導人哈夫塔爾13日均應邀前往莫斯科。在此之前,雙方部隊已經在俄羅斯和土耳其斡旋下,自12日零時起,在當地實施停火。這次莫斯科會談的目的是交戰雙方正式簽署停火協議,為19日在聯合國主持下,在德國柏林召開利比亞危機國際會議創造條件。

利比亞自2011年卡紮菲政權垮台後,一步步走向內戰。聯合國承認的民族團結政府始終未能在全境內行使職權。2019 年4月起,一直稱霸利比亞東部地區、自稱利比亞“國民軍”的民間武裝力量在哈夫塔爾領導下,以清除西部地區的“恐怖分子”為名,開始挺進首都的黎波里,與民族團結政府的部隊交戰。長達九個月的戰火令當地居民苦不堪言。根據聯合國數據,280多名平民百姓死於非命,雙方將士損失超過兩千,近15萬人被迫流亡,成為最近幾年歐洲面對的難民危機壓力的最大因素。

今年1月8日,俄羅斯和土耳其宣布已推動交戰雙方接受一項停火倡議,並自12日零時起實施,以便在13日赴莫斯科進一步商談,正式簽署協議。其間,儘管剛剛啟動的停火十分脆弱,雙方不斷指責對方違反停火,但因為交火行為減少,當地居民仍然獲得了片刻喘息,已經關閉多日的首都機場,13日也重新有飛機起落。但是無論是觀察人士,還是當地居民,對莫斯科會談的前景並不抱太大希望,因為雙方此前都提出了對方無法接受的前提條件。民族團結政府要求“國民軍”停止進攻首都,並撤離首都郊區。已經控制利比亞東部地區以及南部大部分地區的“國民軍”則要求民族團結政府解散民兵組織。交戰雙方領導人雖然都抵達了莫斯科,但並沒有安排直接會面。民族團結政府總理在停火協議簽了字,但“國民軍”領導人哈夫塔爾在一番猶豫之後,還是決定一走了之。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4日承認談判未能取得實質成果。但他表示,將與土耳其政府繼續努力。

莫斯科談判無果而終,但卻是俄羅斯與土耳其在中東地區努力推動各自影響力的最新表現。俄-土兩國其實在利比亞危機中立場並不相同。土耳其支持聯合國承認的民族團結政府,而莫斯科則更傾向哈夫塔爾領導的“國民軍”。但在對立中,雙方顯然都更在意推進各自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埃爾多安政府不久前決定向利比亞派出軍隊,而俄羅斯則有不少僱傭軍在當地參與交戰。這次莫斯科談判,既沒有聯合國參與,也沒有歐洲國家代表。在俄羅斯政府看來,西方大國應當對利比亞現今混亂局勢負責,因為美歐國家在2011年向利比亞反叛武裝提供軍事支持,並最終導致卡紮菲政權垮台。此後,歐洲對利比亞的混亂內戰局面也沒有拿出有效的解決方案。

歐洲國家面對利比亞亂局的確顯得有些束手無策。一方面,當地內戰局勢導致歐洲難民危機持續;另一方面,土耳其與俄羅斯在利比亞的努力也讓歐洲擔心利比亞會成為中東地區第二個敘利亞。事實上,土耳其與俄羅斯似乎也正試圖在利比亞推行他們的敘利亞合作模式。在敘利亞,俄-土兩國都支持不同的當地力量,但卻都成為解決敘利亞危機繞不過的對話者。

從這個角度來說,原本可能於19日在柏林舉行的利比亞危機國際會議,可以是聯合國與歐洲等其他國家加入利比亞危機解決努力的機會。柏林會議將由聯合國主持,將至少有10個國家參與。除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外,還有德國、土耳其、意大利、埃及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13日,莫斯科會談啟動之際,法國總統馬克龍特彆強調,必須要達成一項“可信任的、持久的、可以核實的”停火協議。法國外交途徑消息向法新社透露,倘若柏林峰會召開時,利比亞交戰雙方能簽署停火協議,那將是一大進步。法國方面認為,柏林峰會的目標應當是鞏固國際共識,促進利比亞各方恢復對話。

莫斯科談判之際,聯合國也於13日起展開討論,以便成立觀察員代表團,監督可能達成的停火協議執行。

但利比亞雙方簽署停火協議的希望,至少目前沒有變成現實。這會在當地產生何種影響?目前的停火狀態是否隨之不復存在?

土耳其政府14日向哈夫塔爾發出警告:倘若“國民軍”重新開始攻擊行動,土耳其將給予他應有的教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