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時事觀察

海參崴,俄羅斯重返亞太地區的橋頭堡?

音頻 05:55
俯瞰俄羅斯為迎接亞太經合峰會在海參崴新建的跨海大橋。
俯瞰俄羅斯為迎接亞太經合峰會在海參崴新建的跨海大橋。 (路透社/Yuri Maltsev)

第二十屆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已在俄羅斯遠東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落下帷幕,只留下這座城市為峰會整修一新的面貌繼續承載着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重返亞太的雄心。但是多年的冷落與蕭條之後,符拉迪沃斯托克在會在何種程度上真正成為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橋頭堡呢?

廣告

符拉迪沃斯托克又名海參崴。華人世界面對這座城市有一種複雜的情結。在歷史上,中俄曾長期圍繞這片土地的歸屬發生糾紛。對於俄羅斯來說,爭取這個面向太平洋的不凍港自然有着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但兩次鴉片戰爭使滿清政府已無力與外來強國抗衡,1860年的《中俄北京條約》最終將烏蘇里江以東包括海參崴在內的地區畫歸俄國。一個半世紀的風雨滄桑之後,華人世界對“海參崴”這個名字仍然熟悉,但是,中國大陸媒體已經坦然使用符拉迪沃斯托克這個冗長的名稱,而台灣媒體仍然更多地稱之為海參崴。

符拉迪沃斯托克在俄語中意思是“統治者”。它地處俄中朝三國交界地帶,三面臨海,有天然的不凍港,是俄羅斯在太平洋沿岸和遠東最重要的港口。前蘇聯時代,這裡也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的所在地,凡人不得入內。俄羅斯冷戰時期的超級大國雄風隨蘇聯解體而消散,這座港口城市也就在冷落中走向蕭條,當地工業逐漸衰敗,犯罪率日漸上升,居民大批遠走他鄉,追尋更好的生活。

不過,亞太地區的經濟活力顯然讓重新成為總統的普京意識到了這種忽視的錯誤。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前夕,普京向成員國工商界領導人承認,到目前為止,俄羅斯沒有給予這個地區應有的重視。他指出,最近二十年,亞太地區一直以極高的速度在發展。西方經濟體深陷危機的時候,亞太國家經濟仍然在增長,其增長速度讓發達國家望塵莫及。他認為西方國家的危機有可能持續,但是,不幸的是俄羅斯超過50%的對外貿易在歐洲,其次是美國,亞太的比重就更小。他因此希望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以及哈薩克斯坦結成的關稅聯盟可以推動歐亞經濟聯盟的建設,從而成為一座連接歐盟與亞太的橋樑。普京甚至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文章,為這種未來勾勒藍圖,指出,未來,可以考慮將歐盟、亞太以及歐亞經濟聯盟之內存在的不同經濟制度、不同流通管理標準接軌,在一個規模驚人的區域內,提出通用易懂的商業規則。

正是基於這種考量,普京政權在全球經濟危機衝擊、迫使財政緊縮的背景下,依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投入了估計高達兩百多億美元的巨額基建資金,將這個早已關閉的遠東窗口整修一新,利用亞太領導人峰會,重新吸引世人的目光。峰會會場所在的俄羅斯島不久前還空曠荒涼,如今已披上了象徵生命的綠色;新建的大學園區可以與美國的學園相比,將在峰會之後,迎來遠東聯邦大學的兩萬五千名學生。最引人注目的工程應當是連接符拉迪沃斯托克與俄羅斯島的跨海大橋,全長一千八百七十二米,是目前世界上最長的斜拉橋。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內也修建了一座斜拉橋,連接金角灣兩岸,以舒緩城內困難的交通;這裡還新建了一座機場,也終於有了一個污水處理系統……

整修一新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是否從此重新成為俄羅斯遠東戰略的橋頭堡呢?

巨額投資目前尚無法掩飾多年冷落留下的印記。一名俄國社會政策問題專家向法新社表示,要想讓這裡像領導人所期望的那樣,成為遠東可以與香港、與新加坡相比的投資中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事實上,普京建立貫通歐亞橋樑的設想目前還只是一個目標宏偉的藍圖。且不說俄羅斯與周邊鄰國複雜的關係有可能使合作未必順利,就是作為普京戰略核心的歐亞經濟聯盟也還未真正成型。歐亞經濟聯盟設想來自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與前加盟共和國謀求經濟聯合的努力。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以及哈薩克斯坦之間的關稅聯盟醞釀多年,幾經分歧,相關協議才於2010年7月正式生效,算是為建設普京期望的可以在歐洲與亞太之間發揮連接作用的強大超國家聯盟拉開了序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