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當朝鮮導彈逼近加拿大

音頻 05:03
朝鮮導彈試射
朝鮮導彈試射 KCNA/via REUTERS ATTENTION EDITORS

7月4日美國國慶,朝鮮試射首枚洲際彈道導彈,射程可達美國夏威夷和阿拉斯加,28日朝鮮又發射第二枚洲際導彈,覆蓋面擴大到美國大陸,7月26日金正恩甚至揚言要對美國發起先發制人的核打擊,朝鮮咄咄逼人核威脅加劇了加拿大是否加入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的爭論,因為加拿大人擔心朝鮮核彈會帶來致命打擊。

廣告

加拿大國際事務專欄作家費沙(Matthew Fisher)在《多倫多星報》撰文指出,如果朝鮮、中國或俄國發射洲際彈道導彈,彈道軌跡是通過北極、經過加拿大南下美國本土,加拿大和美國本土之間幾乎就沒有區別。北美防空司令部在阿爾伯塔冷湖、魁北克巴溝威爾的戰鬥機群,皇家海軍在哈利法克斯和維多利亞的基地都會是高危的攻擊目標,甚至在北極地區的黃刀等地的四座機場也會受到攻擊,因為它們是美國和加拿大阻擊導彈的前沿陣地。這種情況如果此刻發生,加拿大並沒有做好準備,因為大部分雷達系統定位仍然鎖定在冷戰設置中,也就是密切監視的對象是俄羅斯。費沙甚至用戰略想象的失敗這一軍事術語來形容目前急速升級的朝核危機,因為它使加拿大面臨無法想象的災難。

儘管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指責朝鮮最近的洲際彈道導彈試驗為“挑釁”和“不負責任”,但對其給加拿大帶來的後果及政府應該如何應對沒有給出個說法。在朝鮮第二次洲際彈道導彈試射後,金正恩宣稱他的導彈已經可以打到芝加哥,這令加拿大人更加擔憂和恐懼。加拿大廣播公司說,儘管大多數國防專家相信加拿大不會成為朝鮮導彈故意瞄準的目標,但加拿大人擔心的是朝鮮核彈在到達美國目標之前,就墜落到了北邊的加拿大境內。美國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的理查德•威茨(Richard Weitz)認為“在朝鮮導彈瞄準美國大陸時,加拿大可能受到打擊,朝鮮不斷增長的核打擊能力令加拿大面臨著一個新的世界”。

但加拿大政府最近出台的防務政策沿襲了十多年前由前總理保羅•馬丁制定的風格,不參加美國的反彈道導彈計畫。理查德•威茨希望“在局勢發生變化後,加拿大政府會重新考慮最符合其利益的政策,否則不明智”。

加拿大最新的防務報告指“作為北美空防司令部現代化建設的一部分,加拿大將與美國就北美地區出現的威脅進行更廣泛的合作”。威茨稱這一說法“籠統且審慎,沒有具體細節”,“實際上是想依靠美國擊落可能落到加拿大的導彈,這給世人造成加拿大人並不掌握捍衛加拿大使命的感覺,當然加拿大人可以相信華盛頓會保護他們,但這種做法不會令人感到舒服”。

加拿大反對黨保守黨力促自由黨政府改變防務政策,前內閣部長彼特肯特(Peter Kent)更指朝鮮核威脅為加拿大加入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提供了機會,不過渥太華的國際政策及戰略防務智庫麗都研究所(Rideau Institute)所長佩吉•梅森(Peggy Mason)就質疑耗資巨大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的有效性。

在與導彈有關的政策討論之外,人們還關心朝鮮半島一旦重新爆發戰爭加拿大會扮演什麼角色?加拿大在1950年代加入聯合國軍赴朝參戰,之後也沒有中斷與朝鮮半島的軍事聯繫,目前還有5名加拿大軍人駐紮在三八線附近的非軍事區內。就在今年七月,一艘加拿大海軍軍艦還訪問了韓國。有分析認為一旦戰爭爆發,聯合國可能會要求曾經參加韓戰的17個國家重新履行軍事承諾,加拿大甚至會首當其衝。

不過,前加拿大駐聯合國裁軍大使羅斯(Douglas Roche)就相信在核打擊和戰爭之外,仍然有外交斡旋及和平的一線希望,儘管特朗普政府表示“奧巴馬時代的戰略耐心”已經結束,但韓國新政府擺出了願意與北方對話的姿態,羅斯認為打破目前僵局的唯一辦法是簽署禁止核武器的世界性條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