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朝鮮核武技術進展的來由

音頻 11:56
朝鮮9月16日發射一枚飛越日本的導彈
朝鮮9月16日發射一枚飛越日本的導彈 路透社

朝鮮最新一波的核武威脅令人吃驚,無論國際社會是否承認,朝鮮的近期的多次洲際彈道導彈試射和核武試爆向外證明了他的確已經掌握了具有戰略威懾武器的能力,而這一發展,並非是是其軍備技術的一蹴而就,而是它長期一以貫之發展核技術的國家戰略和嚴密有序的技術間諜網絡的成果,法國《回聲報》9月15號周末刊一篇該報駐東京特邀記者的報道,揭秘平壤多年經營武器技術間諜網的情況,本期專題我們就向聽眾朋友們介紹該報道的內容。

廣告

一所設在東京的朝鮮大學

報道開篇就將讀者帶到日本東京郊區一個普通的居民小區,在一條普通的小街盡頭,一些20多歲的年輕朝鮮學生正三五成群走向學校,他們說著朝鮮語,校園的中間是一個操場,圍繞操場四周的是水泥牆面的四層高樓房,在其中最為寬敞的一個樓頂牆面,醒目塗著朝鮮語的紅底白字標語,“偉大領袖金日成萬歲”。 這裡就是日本唯一的一所朝鮮大學,一個由與平壤有關聯的協會管理並提供經濟資助的大學。

報道進一步介紹這所大學的情況,1956年,一些在日本居住的朝鮮僑民組織創建了這所大學,這些朝鮮僑民是20世紀初朝鮮被日本侵略時移居日本的。大學學生規模約500人,近幾個月來,這所大學因被懷疑秘密從事與平壤政權發展核武及彈道導彈技術的間諜活動而受到關注和指責。

報道引述亞洲人權組織主席加藤(Ken Kato)說,這些學生被灌輸以金日成“主體思想”,也即朝鮮勞動黨的思想體系和理論基礎的稱為“自立”思想,有意願為其祖國提供所有其發展所需。 加藤批評說,這所學校的師生能夠接觸到技術理論上受到聯合國制裁決議禁止的技術信息。

在一封關注朝鮮問題的活動人士向聯合國制裁平壤監督小組致的請願信中,包括要求對這所朝鮮大學展開調查,同時要求停止在該大學開設核物理、化學及電子工程的相關課程。信中還同時列出了一份經常來這個大學授課的朝鮮科學家名單,這些朝鮮科學家往往是日本一些著名大學或者其他國家大學的學者,回聲報報道說,在這份名單中,就有一名科學家曾經在法國奧爾良大學從事過多年的研究。對於這種學術聯繫,加藤表示,這是一種竊取技術的間諜形式,而對此類泄露很難防堵。

朝鮮發展核武目標始終明確

事實上,為了在軍事上擁有尖端威懾性武器,朝鮮近幾十年來不斷向世界各地派出研究學者和學生,尤其是向中國,以為其軍事發展提供人才和技術支撐。 日本一名熟悉朝鮮事務的外交官、在2000年前後曾受命日本政府與朝鮮秘密進行過多次談判的日本前副外相田中均(Hitoshi Tanaka)就說,朝鮮始終保持着明確的目標,即:要發展自身的核能力和擁有洲際彈道導彈。

如果說朝鮮最近的一連串導彈試射及氫彈試爆令外界感到吃驚的話,這卻不是他的技術在近期突飛猛進的結果,正相反,其尋求技術的積累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開始了、尤其在2011年金正恩上台後這一努力更加提速。因為朝鮮年輕的獨裁者金正恩意識到,只有掌握了能夠打擊美國本土的核武,才能阻止美國將其推翻。

至於朝鮮對外技術間諜獲得的狀況,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一名專家麥克 黑伯斯(Mark Hibbs)的評價是: 他們工作勤奮,而且非常堅定。

前蘇聯的推動是朝鮮自主發展核武的最初起步

報道回顧了朝鮮走上自主發展核武的歷程,最早始於60多年前前蘇聯的推動。據麥克 黑伯斯說,在冷戰時期,蘇聯和美國為拉攏各自的盟邦,都曾經向各自勢力範圍的夥伴國分享過核武裝備或技術。在1956年,在經歷參考的朝鮮戰爭三年之後,朝鮮成為蘇聯最大的核研究機構 位於莫斯科郊區的杜布納核聯合研究所(Joint Institute for Nuclear Research Dubna)的成員,先後有許多的朝鮮工程師在這裡受到培訓,他們也在蘇聯其它頂尖大學裡培訓。1965年朝鮮獲得了第一個實驗性小型反應堆的圖紙,並將之安裝建造在了朝鮮平安北道寧邊郡,寧邊隨後就成了朝鮮進行大型核反應試驗的中心。可以說,就是從那時其,朝鮮就有了試爆原子彈的雄心。

其後,由於莫斯科方面拒絕再向其提供技術秘密,平壤便將目光轉向了另一個親密友邦中國,中國在1964年成功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但是中國對朝鮮要求獲得核技術沒有做出回應,朝鮮的多次要求被中國拒絕。北京並不想將其寶貴的核威懾技術輕易轉讓給朝鮮。因而在幾乎整個上世紀70年代,莫斯科和北京雖然在經濟上支持平壤,但卻都拒絕了朝鮮獲得核技術的多次要求,中蘇兩大共產國家都對平壤發展軍備的野心保持着戒心。

利用灰色地帶在世界各地獲取技術

在失望之餘,平壤決定同時加速其在全世界各地技術獲取進程,朝鮮的科學“間諜”穿梭於各大國際學術會議上,包括世界各個研究機構、國際原子能署的各個高級峰會都有朝鮮學者的身影。需要指出的是,朝鮮在1974-1994年曾是國際原子能署成員國, 據黑伯斯會議,在上世紀

九十年代時,朝鮮專家就曾在維也納與從事鈈元素提純用於商業使用的專家非常接近。而到2000年前後,當國際觀察員就朝鮮核武前往朝鮮檢查時,發現在寧邊的鈈處理工廠就是按照比利時的設計建造的。

黑伯斯說,朝鮮利用了這一灰色地帶獲得技術進步,而在當時,國際社會對朝鮮的控制相對鬆弛,對朝鮮發展核武的防備也沒有非常嚴格。至於建造導彈和核武的材料部件,朝鮮則是通過設在中國或亞洲其他國家的影子公司在國際上採購。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朝鮮從被譽為巴基斯坦核技術之父的物理學家卡迪爾汗(Abdul Qadeer Khan )團隊網絡獲得了關鍵幫助,卡迪爾汗也被指控曾將巴基斯坦關鍵核機密技術出售給了伊朗和利比亞。據黑伯斯說,與巴基斯坦的核技術接觸對朝鮮發展鈾提煉技術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朝鮮獲得了其工程師們夢寐以求的離心機,這一進步使朝鮮在2006年進行了第一次核試驗。緊接着朝鮮又進行了其他多次技術更複雜、威力更強大的核試爆。

據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馬克 費茨帕特里克( Mark Fitzpatrick)說,卡迪爾汗與朝鮮的技術接觸一部分是在巴基斯坦政府框架下進行的。巴基斯坦也尋求向朝鮮購買軍備技術。比如導彈技術,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第四次中東戰爭時期,朝鮮向埃及提供援助,由此獲得了俄羅斯製造的飛毛腿導彈和發射台,以此朝鮮開始以“逆設計方式”,開始自主開發導彈,並將導彈賣給巴基斯坦。

進入到80年代,結果朝鮮工程師的不懈努力,朝鮮先後研製出了C型飛毛腿導彈“勞動”,以及射程超出2000公里的“大浦洞”1號。隨着朝鮮在導彈發射推進技術上的提高,朝鮮目前已經試射了屬於遠程洲際導彈(ICBN)的“火星14”彈道導彈,理論射程可以覆蓋美國幾大主要城市。

在發展尖端軍備時,朝鮮始終沒有停止利用設在亞洲的公司進行國際採購補充軍備所需,2012年通過分析朝鮮試射掉落在海中的導彈殘片,發現了原產與中國、瑞士、英國甚至美國的產品。黑伯斯說,這是一場朝鮮與國際制裁之間的競賽。朝鮮不斷適應國際環境的變化取得進步。為此不惜在國際經濟凋零、人民生活困苦的情況下為發展高端軍備投入巨資。

一位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朝鮮問題專家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就朝鮮核武發展說,“朝鮮的每一步棋都經過了精心考慮,在緩慢地完成它的布局。包括核武器、導彈、網絡戰”。 如果說各種分析對朝鮮發展核武的目的還存在有分歧的話,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時間的緊迫,正如黑伯斯所說,阻止朝鮮達到其最終目標的時間可能不到1至2年,再遲,阻止他就將非常複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