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看文在寅的北方政策

音頻 10:41

聽眾朋友,自從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之後,與其前任相比,文在寅在應對朝鮮方面採取了對話與接觸的溫和政策,似乎人們又重新回到了金大中的北方“陽光政策”時代。有人認為他對金正恩奉行綏靖與妥協的策略,不敢採取正面的強力對抗立場。還有人認為他過於幼稚,對朝鮮獨裁政權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但平昌冬奧會南北韓的出色合作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同意將與金正恩會晤,這些都使文在寅的支持率大幅攀升。韓國民調機構前不久發布的一項最新民調結果顯示,韓國總統文在寅的支持率近70%,執政的共同民主黨支持率也水漲船高,重新過半。分析稱,文在寅政府一系列對朝外交策略使其獲得民眾支持。

廣告

怎樣看待文在寅其人其事,英國《金融時報》 的文章指出,在幾乎整個政治生涯中,韓國總統文在寅一直被批評是一個綏靖主義者,欠缺與朝鮮打交道所需的高超外交手腕。現在,朝鮮半島局勢似乎即將取得突破性進展,朝鮮看起來願意在核武計畫上妥協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沒有文在寅低調謹慎的外交斡旋,這種局面是不可能達成的。

韓國世宗研究院研究員白鶴淳說,“文在寅應該受到讚揚,他通過與朝鮮展開對話,大大降低了朝鮮半島爆發戰爭的風險,”他表示:“文在寅找到了朝韓兩國的共同利益……他還理解美國在應對朝鮮核及導彈問題上的困境。不展開對話,美國總統特朗普要阻止朝鮮的導彈研發計畫幾乎是不可能的。”

現在,文在寅面臨的挑戰是能否成功地把接力棒交給特朗普,讓美國就朝鮮的武器項目與朝鮮展開談判。當選總統近一年來,這位韓國領導人一直不得不小心謹慎地維持一種平衡。長期以來一直支持採取接觸策略的文在寅試圖與金正恩政權建立起橋樑,同時維持與美國的政策統一性  美國是韓國的關鍵盟友,而美國一直尋求孤立和從經濟上懲罰發展彈道導彈和核武器的朝鮮。在文在寅邀請朝鮮代表團參加在韓國舉行的冬季奧運會之後,這一挑戰變得更為艱巨。因為這不僅可能與韓國選民疏遠,還有可能與華盛頓政界中的鷹派疏遠。

但此舉似乎正在帶來回報,金正恩高興地告訴韓國代表團,他的政權願意考慮無核化,並將在對話期間停止武器試驗。朝鮮經常違背許下的諾言,與平壤方面的磋商常被證明是徒勞的。但金正恩的提議還是被稱頌為半島局勢的突破性進展,畢竟數月前朝鮮半島看似將要滑向戰爭邊緣。觀察人士認為,這些發展是文在寅循序漸進的外交斡旋促成的;尤其是,他堅持無核化要在討論範圍內,然後才同意下月舉行朝韓峰會的提議。

韓國首爾朝鮮研究大學的楊武仁教授說,“文在寅沒有立即接受朝方關於舉行朝韓峰會的提議,而是討論起舉行峰會所需的正確氣氛和條件,這是明智之舉。這是考慮到美國在對話上的立場而做出的舉動,”“他設法把朝韓對話擴大為美朝對話,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進展,”雙方決定將金正恩和文在寅的峰會舉行地點從平壤轉到兩國之間的非軍事區,凸顯出首爾巧妙外交手段的作用。這可有效防止金正恩獲得在朝鮮國境內舉行這場舉世矚目的峰會將帶來的金錢利益和宣傳效果。楊武仁教授說,“在朝韓之間非軍事區舉行峰會也是聰明的一步,因為這為峰會走向常態化鋪平了道路。峰會不太可能只是舉行一次就作罷,”一名首爾的金融專業人士說,他很高興地看到韓國在應對朝鮮局勢上發揮主導作用。他說。“我依然對朝鮮無核化的誠意心存疑慮。但至少我們開始看到積極的信號。我認為這歸功於文在寅總統,”

但分析人士警告,接下來的局勢可能更加變幻莫測。韓國統一研究院一名研究員指出,“從現在開始,事情將由美國推動,而華盛頓的所作所為可能不會如文在寅所願,”“最重要的有待觀察的事情是,如果無核化方面未能取得明顯進展,他將如何處理韓國與美國和與朝鮮的關係。”

中國海外安全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戚凱的文章說,2月20日,美國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諾爾特向媒體界提供了一份書面聲明,大意如下,“副總統彭斯在冬奧會訪韓期間,已經準備好利用這個機會與朝鮮代表團進行會談,但在最後一刻,朝鮮官員們決定不進行會面。我們遺憾他們未能把握這次機會。”這一官方聲明,終於證實了讓外界懷疑已久的一個重大新聞: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對朝政策發生了一個很小、但微妙,但潛在意義特別重大的變化,即在朝鮮答應放棄核武器計畫之前,美國就願意與其展開談判。當然,迄今為止,美國政府對於自己的終極原則始終沒有鬆口,即朝鮮最終必須放棄核武器計畫,半島要回歸無核化。也就是說,美國的當前對朝政策是,可以與朝鮮不帶前提條件地討論一切問題,但最終想要達成任何協議,朝鮮必須放棄核武器。

作者稱,“當年尼克松與基辛格突然跨過太平洋來到北京城,震驚了世界,更震驚了蘇聯,那麼平壤與華盛頓會不會再演一出震驚北京的大戲呢?”目前看來,朝鮮與美國震驚世界的“基辛格時刻”沒有出現,但是媒體曝光了更多細節,讓我們不得不驚嘆,平昌冬奧會期間,朝美之間的“基辛格時刻”差一點點就到來了。《華盛頓郵報》接觸到了白宮內部的一位高管,他們在2月20日的報道中披露了以下一些重要細節:1.早在彭斯出訪韓國前,美國中情局收到消息,指平壤政府有意在韓國和美方會面,白宮高層商討後同意,但會面細節未有敲定。2.美國總統特朗普據報曾作出指示,要彭斯面對面向朝鮮表達華府的強硬立場。3.彭斯在2月8日抵達韓國後,朝美同意冬奧會開幕式後第二天,即2月10日,在彭斯離開韓國前,與到訪平昌的朝鮮領袖金正恩妹妹金與正,以及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委員長金永南進行私人會面。4.計畫會面地點是韓國總統府青瓦台。5.朝鮮在2月10日早上,還曾向美方再次確認,表示將如期舉行會晤,但在會面前大約兩小時突然取消。6.一些消息認為,彭斯在冬奧會期間的一些強硬姿態嚴重激怒了朝鮮,使得朝鮮在最後一刻決定取消會面。譬如開幕式上彭斯絲毫沒有搭理與自己同處同一個貴賓包廂的金與正;拒絕向進場的朝韓聯合代表隊鼓掌;會見了一批朝鮮脫北者代表等。

回過頭再去看,朝鮮“皇妹”金與正之所以會破天荒地駕臨韓國,出訪冬奧會,其緣由就更加清晰了。金與正參加冬奧會開幕式不過只是一顆煙幕彈,會見文在寅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見彭斯。出於外交對等的原則,金正恩不能也不敢親赴韓國,那麼派出自己最信任的胞妹,當然是不二之選。

作者分析說,誰在為說和朝美緩和關係而努力?毫無疑問就是韓國文在寅政府。朝美早已隔絕多年,近期特朗普政府開展對朝“極限施壓”行動,使得朝美成為最勢不兩立的對頭,那麼兩國如今願意軟化態度,期待利用冬奧會進行秘密會談,這個變化的源頭在哪裡?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文在寅。一場原計畫利用冬奧會場合、在青瓦台舉行的朝美秘密會談,雖然流產了,卻足以證明文在寅對朝美兩國都展開了超強的外交攻勢,最終說動了兩國的心。

文章分析了文在寅的成長背景,指出,文在寅可以說是一個帶有濃烈理想主義色彩的“文藝青年”,對於“南北韓同屬一個民族,半島統一”這樣的民族大業,他心潮澎湃的可能性很大,否則他不會熱衷於推動組建韓朝聯合冬奧代表團,並使用所謂的“半島旗”入場。另外,盧武鉉對文在寅也有巨大了的影響。

盧武鉉是對朝鴿派政策的代表人物,也是渴望半島統一的政治旗手之一。盧武鉉認為“朝鮮半島統一的方式將與德國有所不同,而且希望與德國不同。朝鮮半島的統一正確途徑應是不急不躁地做準備,首先促成和平局面,並在此基礎上,通過交流與合作推動雙方關係向前發展,在朝鮮也具備了可以接受統一的實力後,經過國家聯盟階段,最終實現完全統一。”文在寅近期的一些行為舉止,是否正在按照盧武鉉的“統一推進路線圖”前進,是值得深思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