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看羅興亞人的遭遇和昂山素季面臨的壓力

音頻 10:36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聽眾朋友,緬甸羅興亞人的遭遇繼續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而緬甸實際上的頭號領導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季也面臨更大的壓力,受到更多的批評。緬甸西部的若開邦居住着大量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他們長期在緬甸遭受系統性的歧視,甚至沒有國民身分。由此,羅興亞人與當地的若開族人之間的關係十分緊張,並反覆引發族裔暴力。去年8月25日,據稱若開邦北部30個警察站及警察總部遭到武裝分子襲擊後,緬甸安全部隊發動了“清剿行動”。自從最近衝突暴發以來,截至目前已有大約67多萬羅興亞人逃離家園,在孟加拉國避難。羅興亞人流動的速度和規模使其成為了世界上增長最快的難民危機和一個重大的人道主義緊急情況。

廣告

曾經是全世界最受人敬重的民主英雄與人權鬥士的昂山素季,作為國家領導人,她在國際輿論中已成為眾矢之的,受到多方抨擊,外界指控她未有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發聲。美國大屠殺紀念館前不久宣布撤銷過去頒發給昂山素季的人權獎項。該紀念館指出,昂山素季沒有達成此獎項寄託的期望。這項獎項是感念那些為"面對仇恨、防止殺戮、提升人類尊嚴"的行為。在紀念館給昂山素季撤除獎項的通知書中寫道"但願"昂山素季"做過任何事情去譴責、去阻止軍方對羅興亞人施加的暴行,或是表達對羅興亞人的支持。"

美國民主黨議員詹姆斯麥戈文讚賞紀念館的決定,認為這是"與受害者站在一塊"的重要表態。他說"任何不公都威脅着正義。昂山素季拒絕譴責或是阻止羅興亞人清洗行動是可恥的事情。": "我們絕不能保持沉默。"

去年11月,英國牛津市撤回頒給她的“牛津市榮譽市民”嘉許,以示對她在羅興亞問題上噤聲的不滿。有“慈善歌王”之稱的愛爾蘭歌手格爾多夫,宣布退回“都柏林市自由獎”,不想與昂山素季共獲同一獎項。“英國緬甸羅興亞人組織”成員吞欽(Tun Khin)指,昂山素季沒有捍衛羅興亞人權益,令人“極度失望”。“重點是,昂山素季在為軍方的罪行作掩護。”  一位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也兩度呼籲她就此問題採取行動。達賴喇嘛曾表示,“我與她見過兩次,一次在倫敦、一次在捷克。我向她提及這個問題時,她說她遇到了困難,事情很複雜、沒那麼簡單。” 一名英國官員曾經向《獨立報》表示:“老實說,我期望她能夠在此事上發揮道德領導力,但她根本沒有真的就這件事發聲。”

大家都知道,從上世紀1990年代初到2010年,昂山素季一直被緬甸獨裁軍政府軟禁, 1992年她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並終於在2012年赴奧斯陸,發表得獎感言。昂山素季在感言中說:“緬甸是一個多種族、多宗教國家,她的未來必須建立在真正的共融精神之上。”“(和平獎)為緬甸的人權、民主抗爭,引來全世界的目光,” 昂山素季還讀出了她在《世界人權宣言》中最喜歡的段落。“我們的終極目標,是建立一個自由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人們不再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失去希望,世上每一個角落都是人類真正的家園,都享有自由與和平地生活的權利。”在昂山發表和平獎得獎感言的同一年,緬甸若開邦的佛教徒與穆斯林爆發衝突,造成最少200人死亡,並令10萬羅興亞人失去家園,只能住在臨時搭建的難民營。當時昂山素季仍是在野黨領袖,

2015年11月,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選舉中大獲全勝。由於軍方在2008年、即緬甸落實民主化前制定的憲法所限,家人擁有外國國籍的昂山素季無法成為總統。她於是出任“國務資政”,雖無總統之名,但是實際掌權者。然而,軍方目前仍然掌管三個重要部門,即內政、國防及邊防部門,包括警隊。在與孟加拉接壤的若開邦北部,軍方才是真正的掌權人。昂山素季若表態支持羅興亞人,必然會招來佛教民族主義者及軍方的反彈,所以當昂山素季偶爾針對羅興亞問題發言時,大部份是在淡化、或指控他人誇大事件的嚴重性。她甚至曾表示軍方在若開邦的行動“符合法治”,昂山素季未有譴責軍方、或回應種族清洗指控,令她飽受國際組織的批評,包括國際特赦組織。美國資深外交官比爾·理察德遜已從緬甸領導人昂山素季設立的若開邦問題國際小組辭職。理察德遜說,該小組是為"洗白"而設,並指控本身是他好朋友的昂山素季"沒有道德領導力"。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副助理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南亞和中亞地區高級主任麗莎·柯蒂斯前不久視察了孟加拉考克斯巴紮爾羅興亞難民營後表示,美國將追究責任並且阻止對羅興亞人的暴行。美國去年12月曾向13名“嚴重違反人權者和腐敗人物”實施制裁,包括指揮鎮壓羅興亞人的緬甸將領蒙穆梭。

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紮伊德去年12月就緬甸問題向人權理事會特別會議發表講話指出,緬甸境內所發生的暴力或許可以被視為等同於種族滅絕的行為。紮伊德表示,今年早些時候在緬甸警察站遭受襲擊後,該國軍隊在羅興亞聚居的若開邦實施了大量侵犯人權的行為。紮伊德說:“羅興亞人受到攻擊、壓制,被剝奪權利和公民權。緬甸羅興亞人在他們的權利得到政府和世界的承認之前還要再忍耐多久?……基於上述情況,難道可以排除其間可能存在的種族滅絕的因素嗎?”

聯合國緬甸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李亮喜最近對人權理事會表示,她越來越相信緬甸若開邦發生的事件具有種族滅絕的特徵,並以最強的措辭呼籲進行問責。李亮喜指出,緬甸“先前的軍政府的壓制性做法現在再度成為常態”,民間社會面臨的形勢“越來越危險”。李亮喜表示,迄今為止,在2017年8月25日和2016年10月9日之後對若開邦發生的犯罪行為的追究仍然遙不可及。但她強調,現在這必須成為國際社會努力的重點,以便緬甸實現持久的和平、穩定與民主。李亮喜呼籲立即進行徹底、公正和可信的調查,以便讓在若開邦實施的罪行以及現在當地仍在繼續發生的侵權行為的責任人承擔責任。她強調,必須讓那些下達命令和實施針對個人、整個族群和宗教團體的侵犯行為的個人追究責任;沒有干預、阻止或譴責這些行為的政府領導層也必須受到問責。李亮喜還呼籲在收容了大量緬甸羅興亞難民的孟加拉國考克斯巴紮地區建立一個聯合國機構,為期三年,以調查、記錄、收集、整理、繪製地圖並分析侵犯人權行為的證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