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動機與考量

音頻 09:55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聽眾朋友,美國總統特朗普2018年12月突然做出從敘利亞撤軍的決定,讓盟國感到吃驚,特朗普宣稱在敘利亞戰勝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並下令從飽經戰亂的敘利亞撤出所有美國軍人。五角大樓於12月23日披露,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簽署了撤軍行政令。據美國《紐約時報》2018年12月31日報道,特朗普打算4個月內從敘利亞撤出大約兩千名美國軍人。

廣告

特朗普宣布要從敘利亞撤軍後,引發眾多反對聲音,國防部長馬蒂斯於2018年12月20日辭職,並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卸任。馬蒂斯在辭呈中說,與特朗普在政策上的分歧是他離開的主要原因。在其任內,他與特朗普曾就多項政策問題發生意見衝突,其中包括特朗普決定將美軍從敘利亞撤出,以及對待美國盟友的方式。隨後國防部發言人懷特以及美國國防部幕僚長史維尼也相繼辭職。此後,特朗普再度重申從敘利亞撤軍的承諾,不過他表示,在消滅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之前,美國不會最終撤軍。

今年2019年1月6日報道,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表示,在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前,必須達到某些“目的”。博爾頓對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列出條件,似乎與不到一個月前特朗普的主張相矛盾,特朗普當時表示將無條件立即撤軍。 博爾頓在訪問以色列時表示,在美國完全撤軍前必須達到某些目的。博爾頓承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一些武裝尚未被擊敗,美國迅速撤軍將使美國在該地區的夥伴國與盟國,以及美軍自身陷入危險。 在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博爾頓說,以色列與其他盟友的防衛必須得到保證,將確保“伊斯蘭國”被擊敗,無力死灰復燃,並再次成為威脅。博爾頓表示,除非土耳其堅定承諾不會針對美國的庫爾德盟友,否則特朗普政府不會從敘利亞北部地區撤軍。博爾頓表示,特朗普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表示,撤軍有待土耳其做出保護庫爾德武裝人員的保證,在打擊伊斯蘭國的活動中,庫爾德武裝人員長期以來為美國提供有力的支持。博爾頓還表示,他將按特朗普的指示去做。

就土耳其對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反應,半島電視台的文章指出,土耳其對美國撤軍的第一反應就是等待,並推遲了其在敘利亞幼發拉底河東部地區對敘利亞民主力量發起的軍事打擊行動。土耳其的決定一方面似乎表現了安卡拉對美國撤軍決定的滿意,另一方面表現了對實施上述軍事行動的不確定性,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宣布,他打算從敘利亞撤回美國軍隊,但該撤軍決定尚未找到合適的實現方法。

除此之外,安卡拉清楚地知道,特朗普撤軍的決定並不是美國各機構所支持的決定,該決定反而導致了諸多批評與辭職風波,這意味着美國撤軍的決定需要經過進一步審查與讓步,特別是如果敘利亞的實地戰爭狀況發生改變的話,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且總是不斷反覆出現,這意味着撤軍的決定可能被執行,也可能不被執行,可能只被部分執行,或是被推遲執行,抑或是在時間上進行延遲。
另一方面,土耳其的警惕性立場與安卡拉需要與美國保持協調的認知有關,因此,沒有衝突的撤軍,以一種對雙方都有利的方式進行撤軍,並與俄羅斯  在很小程度上與伊朗有關  保持協調,能避免混亂、空白與利益衝突爆發的可能性。

文章說,安卡拉對美國撤軍的決定並不是十分放心,其理由有如下幾點:首先,儘管兩者之間存在強烈分歧,但美軍在敘利亞的存在給予土耳其在應對俄羅斯問題上的一種平衡,儘管兩者的願景不同,但是雙方之間擁有互諒備忘錄與阿斯塔納和談。因為只要安卡拉操縱敘利亞的灰色地帶,那麼美國與俄羅斯博弈軌跡在未來時期內將不復存在,這意味着俄羅斯將在敘利亞獲得更大的政治和軍事作用,並加強了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中的作用,特別是在有關敘利亞停火三方擔保人的框架之內。另一方面,美軍的撤離並不意味着對敘利亞北部地區分裂或聯邦項目的自動破壞,撤軍並不意味着沒有任何作用與影響,此外,撤軍也並不意味着敘利亞境內國際聯盟的消失以及與敘利亞政權的互諒,同時,美國撤軍可能會導致民兵組織重新回到俄羅斯懷抱的可能性。

那麼中國方面又是怎樣看待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呢?新華社1月10日電發表題為“美國難從敘利亞脫身”的時事評論文章指出,“一石激起千層浪”。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年底拋出的撤軍敘利亞這一塊“石”,持續在中東激起波浪。中東地區各種力量的博弈紛繁複雜,教派之間的衝突經年持久,各種勢力與美國的恩怨盤根錯節。雖說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但是美國軍隊想毫不拖泥帶水地撤出敘利亞,顯然不是特朗普在發推特時所想的那麼容易。

特朗普突然宣布從敘利亞撤軍,遭到美國國內的廣泛質疑,其中東盟友更是無法淡定。在沙特、以色列等國看來,特朗普撤軍決定是“衝動的突發奇想”。而此前在美軍支持下打擊地區恐怖組織的庫爾德武裝也擔心,美軍撤出後,他們可能遭受來自土耳其的襲擊。在敘利亞與美國並肩作戰的歐洲盟友,擔心美國撤軍會讓地區恐怖主義勢力重新做大,威脅歐洲安全,使歐洲“更加脆弱”。

在特朗普宣布撤軍敘利亞之後,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發文評論說,美國此舉將給世界留下一個“善變自私”的印象:它會“在一念之下拋棄合作夥伴”。即使現在美方對撤軍的表態改變,美聯社的評論依然認為,撤軍時間表的變化將導致盟友不知所措。

敘利亞方面,阿薩德政權不斷譴責美國干預敘利亞內政。敘利亞外交部1月5日致函聯合國秘書長及安理會,表示美國領導的“國際聯盟”繼續在敘利亞非法軍事行動,導致家破人亡,是對《聯合國憲章》及國際法律的藐視。敘利亞政府多次強烈譴責“國際聯盟”在敘利亞的行動,認為“國際聯盟”以反恐為由,侵犯敘利亞的領土和主權完整,在敘利亞的存在是非法的。去年12月30日,敘利亞官方通訊社引述媒體報道稱,美國領導的“國際聯盟”承認,自2014年以來,其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空襲行動,已經導致了1139名平民“意外”身亡。

聯合國方面,聯合國秘書長敘利亞問題特使德米斯圖拉在離任前表示,應對困擾敘利亞的各項問題,在敘利亞停止戰爭、帶來和平,需要對敘利亞有影響力的國家做出“真正的努力”,彼此溝通並開展建設性的合作。在卸任敘利亞問題特使一職前向安理會所做的最後一次彙報中,德米斯圖拉強調,促成一項敘人所有、敘人主導的和平路線圖,是安理會授予聯合國的責任,“敘利亞人之間的談判,是讓敘利亞人民決定自身未來的唯一手段”。德米斯圖拉指出,假如要讓2019年成為“敘利亞局勢真正的轉折點”,就需要安理會成員國“重新找到共同的目標”,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德米斯圖拉於2014年7月接替阿爾及利亞前外長卜拉希米出任敘利亞問題特使一職,其繼任者,來自挪威的彼得森於今年1月正式開始工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