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日本檢方第四次逮捕戈恩能使其“罪名”“板上釘釘”嗎?

音頻 02:24
戈恩的辯護律師在記者會上,公開了戈恩再遭逮捕前的錄像談話  2019年4月9日。
戈恩的辯護律師在記者會上,公開了戈恩再遭逮捕前的錄像談話 2019年4月9日。 路透社

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於4日早晨,以涉嫌違反《公司法》(特別瀆職)對日產汽車公司前會長卡洛斯・戈恩(65歲)實施了第四再逮捕。在日本的司法上,在保釋中進行再逮捕,純屬異例,為什麼日本檢方要這樣做呢?

廣告

戈恩的辯護方面批判檢察方面是在進行“人質司法”。所謂“人質司法”,就是說不斷以新的涉嫌罪名,對涉嫌者進行長期關押。按照日本的《刑事訴訟法》,“涉嫌一樁罪狀逮捕一次拘留一次”,如果檢方要對涉嫌者進行再逮捕,就必須找到新的涉嫌罪名,而長期的拘留,會使被關押者身心疲憊,精神壓力大,最後打熬不住,就會按照檢察方面的意向供述,得到檢察方面希望得到的供詞。

據《日經商貿》4月5日報道(記者西北厚一),原日本律師聯合會副會長山口健一指出:“保釋後以相關事件進行逮捕,屬於異例,會使(被告和律師等)不能在一起碰頭協商,會對公審產生影響。”

而檢查方面為什麼要對戈恩進行異例再逮捕呢?可能是為了使戈恩被指控“罪狀”更加“板上釘釘”。

地檢第一次、第二次逮捕戈恩和凱利的理由,一是以涉嫌從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時間裡,將戈恩計99億9800萬日元的報酬,記載為49億;二是以兩人涉嫌到去年為止的3年裡,以有價證券報告中少記載40億日元的報酬為理由,於去年12月10日的再逮捕,是用同一涉嫌罪名分兩次進行逮捕,因此法院方面指出:是事業年度相連的連續的事件。在去年12月20日,對於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延長拘留戈恩和凱利的請求,予以駁回。

同時這一指控能否定罪,很難肯定。著名律師鄉原信郎去年12月21日在網頁(鄉原信郎Profile)中指出:“如果是大企業,有價證券報告書是由總務等擔當部門集中做成、提出。如果說有價證券報告書幹部的報酬過少記載,那是公司的組織問題,為什麼只有會長和董事長進行了‘虛偽記載的犯罪’呢?”

但是東京地檢特搜部不甘心,又以戈恩涉嫌在2008年將私人投資損失轉嫁給日產汽車公司的新罪名,將戈恩第三次逮捕。檢方指控戈恩涉嫌在2008年10月前後,管理他資產的管理公司與日本新生銀行締結叫做“掉期交易”(Swap)的金融衍生品交易產生損失,而他的沙特阿拉伯朋友為他做擔保,向新生銀行墊付了約30億日元的保證金,使他度過了這場危機。

檢方指控戈恩在2009年6月至2012年3月分4次讓日產的分公司向這個為他擔保的朋友相關銀行賬戶彙入16億3000萬日元,給日產造成了損失, 但是據悉戈恩辯解說:在雷曼兄弟危機的時候,需要緊急追加擔保,我在準備錢的時候,一時讓日產擔保,並保證絕對不會出現損失,實際也沒有出現損失。

據各方面報道,在這次事件中,許多律師和會計師和媒體都認為:日產沒有受到損失。

而第四次對其進行再逮捕逮捕理由是,戈恩涉嫌從2015年12月到2018年7月,通過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日產分公司“中東日產公司”,給與他相識的人擔任負責人的中東阿曼銷售代理店SBA彙款約16億9800億日元,其中有5億6300萬日元彙進了戈恩實質上所有的黎巴嫩投資公司GFI,檢方認為:這家公司的經營者雖然是一名印度人,是SBA的高管,但是實質上這家公司歸戈恩所有的。

據複數的媒體報道:檢方懷疑,彙入GFI的資金,戈恩與其家庭用其中的一部分來購買了遊艇,還有一部分用於其長子在美國設立公司的資金。

檢方認為:這次可能抓到戈恩給日產真的帶來了損失的證據,可以使其被指控的“罪狀”板上釘釘。

而據日本FNN電視台4月9日的報道,戈恩的長子在接受FNN電視台獨家採訪時,對日產的資金流入自己的公司的這一指控完全否認。他說:這不是事實,父親對此進行否定,我也會繼續否定,這裡最值得注意的是:這種疑惑是誰說出來的?是從哪裡出來的?父親會在法庭上證明這不是事實,我也100%支持父親。

鄉原信郎律師也在4月5日也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表題為“戈恩‘阿曼路線’”的特別瀆職的‘重大疑問’”指出:“關於由經營者所決定的支出,是否適用於‘特別瀆職罪’,適用‘經營判斷原則’,要看這一支出對於公司來說的,是否存在‘有用性’‘對價’是否相當,是否‘違背任務’。”“戈恩被捕後的報道,幾乎所有的報道都以其‘支付給SBA的資金,還流到戈恩那裡’為由,說戈恩‘挪用公司資金’,但是被問‘特別瀆職罪’的,歸根結底是日產向SBA支付資金,但是只要不是‘違背任務’,就不能認定為‘特別瀆職罪’,即使結果上這一支付和戈恩個人的利益相聯繫,那麼‘利益相反’等經營倫理上的問題另當別論,但是‘特別瀆職罪’是不成立的。”

戈恩事件時轟動整個世界的事件,如果審判結果是“無罪”,那麼不僅徹底動搖日本的檢察機關的威信,對於日本整個國家的司法制度都將產生極大的衝擊,因此日本檢察方面正在竭盡全力,使戈恩被指控的“罪行”“板上釘釘”。(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