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看與塔利班的有關談判

音頻 10:51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聽眾朋友,美國和塔利班最近在多哈展開新一輪談判,華盛頓期望在阿富汗9月總統大選前能取得突破。美國與塔利班舉行過多輪談判。上一次談判是今年5月初進行的,因塔利班拒絕在華盛頓宣布撤軍時間表之前停止敵對行動而陷入停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月25日出訪阿國首都喀布爾時曾表示,期盼能在9月1日前與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

廣告

與美對話前,阿富汗塔利班6月29日凌晨在北部巴格蘭省伏擊親政府民兵,致死至少25人。7月1日,阿富汗武裝在首都喀布爾發動近期罕見的汽車炸彈襲擊,目標直指阿富汗政府軍事機構和政府大樓,雙方隨後還發生激烈交火。這輪襲擊共造成至少34人死亡、65人受傷。這些暴力襲擊呈現兩大明顯特點,塔利班將目標集中於阿富汗政府的行政、軍事機構和武裝人員,並強調淡化平民受到的傷害;阿富汗政府盡量壓縮襲擊損失而避免引發大面積的穩定擔憂,塔利班則誇大襲擊的效果,凸顯自己的軍事實力,並傳導武力威懾。

由美國領導的北約駐阿聯軍也曾於6月21日夜間空襲位於坎大哈省的塔利班藏身處,擊斃至少9名武裝分子。坎大哈省警察局發言人阿紮德說,空襲在坎大哈省的沙阿瓦利科特地區進行,被炸死的武裝分子中包括一名當地塔利班頭目。阿紮德還表示,對塔利班武裝的空襲還將繼續。

有分析指出,塔利班以暴力方式爭取主動,堅持以打促談,顯然要體現它有能力通過武裝手段奪取政權,以便爭取在談判桌上贏得更多籌碼,加速並主導談判進程。此外,塔利班日益將攻擊目標聚焦於非平民目標,顯然着意於削弱國內外輿論壓力並爭奪民心,為“後阿富汗戰爭”時代再次主導政權做準備。

6月20日,塔利班二號人物、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及首席談判代表巴拉達爾率領的代表團首次公開在北京亮相,引發輿論普遍關注。6月2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稱,日前阿富汗塔利班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和他的幾名助手訪問了中國,中方官員同巴拉達爾一行就阿富汗和平和解進程、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俄羅斯專家認為,阿拉伯之春後,北京開始逐漸認為,應該與地區衝突各方舉行對話和磋商。塔利班是其中一方,而且,如果外國軍隊像所承諾的那樣大量撤出,塔利班有可能填補政治真空。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專家瑪利亞·帕霍莫娃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 正因為如此,北京開始積極與塔利班直接談判。談判過程中,中國當然有自己的利益所在,其目的最終是為了實現地區穩定和阿富汗人的福祉。她說:“這些利益與安全有關,其中包括經濟安全和國家的整體安全。中國當然有和塔利班需要商談的不便對外公布的內容。首先與瓦罕走廊有關。據一些非官方資料,中國正與阿富汗發展軍事合作,不允許‘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在阿富汗紮根,然後再潛入新疆,對中國安全直接構成威脅。從經濟角度看,也許對於中方很重要的是,討論在阿富汗延長中巴經濟走廊,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發展這個項目。”

中國與塔利班談判有着怎樣的目的呢?西北政法大學反恐怖主義研究院張金平教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書面採訪時闡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說:“第一,可以推動阿富汗的和平進程。塔利班是阿富汗主要的政治與武裝力量。而阿富汗和平進程的波折、長期的動蕩現實表明,排斥塔利班是難以實現阿富汗的和平進程的;第二,目前阿富汗反恐工作還面臨三個主要問題:其一,伊斯蘭國迴流分子在阿富汗的活動。伊斯蘭國將阿富汗作為迴流戰略中的主要活動中心,試圖將阿富汗建立成國際恐怖活動中心;其二,中亞、南亞一些恐怖勢力、東突勢力在阿富汗長期活動,將阿富汗作為重要活動據點;其三,‘基地’恐怖勢力在阿富汗依然有活動。因此,通過與塔利班直接談判,有助於推動在阿富汗的國際反恐怖工作;第三,促進上合組織在地區事務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阿富汗是上合組織觀察員國。中國作為上合組織的成員國,通過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對地區安全與發展的積極意義是顯而易見的。”

俄羅斯也積極介入阿富汗政局,試圖在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間進行斡旋。塔利班與數名阿富汗官員雙方組成的代表團,今年5月30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展開談判,商討阿富汗可能的和平方案。塔利班代表團由首席談判代表阿胡恩領銜,會晤數名阿富汗地方首長、總統候選人,希望透過外交手段停止內戰。

塔利班發言人沙辛在會後向媒體說道:“我們對於結果很滿意,這是一次成功的談判,我們希望以後可以照著這個節奏前進。」並表示會中有提到停火協議,但沒有提供更多細節。沙辛再次強調,塔利班要求所有國際軍隊撤出阿富汗,這是任何和平協議的前提。他說:「我們堅持所有外國軍隊必須撤出阿富汗,並且讓阿富汗成為一個穩定而開放的政府,所有人民都可以參與未來政府的運作”。

俄羅斯方面近年來一直在警告來自阿富汗的"伊斯蘭國"威脅,並且早在美方開始斡旋前,就嘗試接洽塔利班。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五月警告稱,"伊斯蘭國"在被驅離出敘利亞、伊拉克後,已經將阿富汗當作恐怖襲擊的策源地。

與美國一樣,俄羅斯也認為讓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軍達成和解協議是最佳反恐途徑。莫斯科此前已經召集了兩次圓桌會議,要求塔利班、阿富汗政府以及該國其他重要政治勢力代表參加。不過,俄方的和平斡旋近幾個月進展緩慢,俄軍因此加強了軍事部署。紹伊古透露,俄羅斯已經向吉爾吉斯斯坦軍隊提供了直升機、裝甲車等重型裝備,並且提升了駐吉爾吉斯斯坦以及塔吉克斯坦斯坦軍隊的戰備等級。

1996年至2001年間,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國政權。由於它在阿富汗實施獨裁專制和政教合一政策,因此僅被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沙特阿拉伯三個國家承認是代表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它曾經多次不顧聯合國的要求,為本拉登提供庇護。

2001年9月11日,美國多地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史稱911事件。這一系列的恐怖襲擊事件震驚了全世界,後經過調查得出結論,該系列事件為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所為。美國再次要求塔利班政權引渡本·拉登,但遭到拒絕。同年,北約與北方聯盟一起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將塔利班政權推翻。

2015年7月29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塔利班領導人奧馬爾已於2013年4月在巴基斯坦境內病逝。2018年2月,阿富汗總統加尼宣布,可以承認塔利班是合法政治團體。6月7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將對塔利班實行為期一周的停火。6月9日,塔利班宣布與阿富汗政府軍進行為期3天的停火,這是2001年阿富汗戰爭17年來,塔利班首次宣布停火。

聯合國方面, 聯合國秘書長阿富汗問題特別代表兼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團長山本中通2019 年 6 月 19 日在安理會就阿富汗局勢進行通報時表示,9月28日,阿富汗將舉行總統選舉,這是重申阿富汗民主政治結構合法性的“關鍵時刻”,但時間緊迫,還需要克服巨大的運行和技術上的挑戰,以便帶來可信的選舉結果。同時,去年的議會選舉面臨著極大的爭議,隨後所有選舉委員會成員都被解僱,因此目前新的選舉管理部門  獨立選舉委員會最迫在眉睫的任務是重新獲得公眾的信任。

山本中通說,“政治風險很高,競爭激烈。所有政治行動方有責任確保選舉在公平的基礎上進行,包括總統候選人、安全和政府機構。”他敦促所有方面保持克制,避免採取行動讓任何候選人獲得過度的優勢。山本中通指出,阿富汗人民及其國際合作夥伴比以往更關注通過談判解決爭端,“這一勢頭不能喪失”。

山本中通指出,聯合國在阿富汗的首要工作是實現和平。聯合國正在着手開展各種倡議,幫助在阿富汗創造條件,實現和平,包括支持阿富汗基層組織、與塔利班等有關各方進行對話、代表國際社會召開討論會。即使達成了全面和平協議,地方的衝突也可能讓其無法得到落實。在這方面,阿富汗援助團一直在加強和支持地方調解機制來獨立解決衝突。

山本中通指出,僅今年的第一季度,就有約1800名阿富汗平民被殺死或受傷。衝突對兒童造成的影響尤其令人震驚。在2017年至2018年期間,針對學校的襲擊幾乎翻了三番。不安全導致更多的學校關閉,約50萬兒童無法接受教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