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曼谷專欄

泰:透過協商解決羅興亞人生存危機

音頻 06:17
曼谷專欄
曼谷專欄 RFI

緬甸實權領導人昂山素姬上周赴國際法庭聆審後敦促法官撤銷指控緬甸當局種族清洗的罪名。泰國媒體評論認為來自國際社會的輿論壓力無助於解決緬甸羅興亞人的生存危機問題,學者認為外界有必要釐清羅興亞人的種族來源,以便敦促緬甸開展內部種族協商。

廣告

泰國媒體報道,緬甸實權領導人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上周在國際法庭聆審3天後公開發表了6分鐘的聲明,聲稱國際法庭若繼續審理此案恐怕將破壞緬甸各族群之間的和諧局面。此次庭審來自兩年前緬甸若開邦地區近75萬羅興亞穆斯林被迫流離失所。

泰國媒體評論人素提柴(Suthichai Yoon)採用了“同情、理解、矛盾與困惑”三個關鍵詞來形容媒體大幅報道此消息的心情與感受,同情的是往日飽受軍人獨裁迫害的昂山素姬,今日必須替軍人辯護並以一己之力單挑羅興亞人這個矛盾而複雜的問題;理解的是作為緬甸國務資政兼外交部長必須面對來自國際社會的公正指責;困惑的是往日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今天竟然站在被指控種族清洗的審判台上接受審訊。

泰國法政大學東南亞問題研究學者頓亞帕(Dulyapak Preecharushh)分析稱,昂山素姬此次發表講話時每一個遣詞用句都非常謹慎而不失公允,間接承認緬甸軍方存在執法過度的可能,同時也對國際法庭提出了嚴肅警告。此舉關鍵是贏得了緬甸全體國民支持,徹底改觀了緬甸民主聯盟(NLD)此前低迷的民意支持狀態,使之再次重振聲名。緬甸明年底即將舉行民主大選,昂山素姬此番選擇代表緬甸親自赴海牙國際法庭聆審,成功地將遭到提訴的危機化解成了一次政治轉機。可以說,此次控告緬甸種族清洗的提訴,加速了昂山素姬與緬甸軍人之間的協商與合作,為昂山素姬跟軍人集團之間的周旋贏得了籌碼。

泰國東南亞問題研究項目出版的研究書籍《羅興亞人-民族與國家-歷史與衝突》,內容對羅興亞人種族來源與定居地進行了研究性探討,指出羅興亞人的居住地與國籍問題迄今仍是學界辯論眾說紛紜的話題,國際上不少人類學與宗教學專家均在試圖詮釋羅興亞人的種族來源。其中被媒體引用最多且含混不清的是法國人類學家貝利 (J.A. Berlie 2008: 7)提出的詮釋,他將緬甸穆斯林分作四個族群,分別是“從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移民進入緬甸的印度裔穆斯林”“稱之為羅興亞人的 阿拉甘穆斯林(Arakan)”“由波斯和中亞遷移而來的阿拉伯後裔,隨着商業貿易發展演變而來的中國回族,也稱盤西人”以及“被稱為西巴迪(Zerbadee)的緬甸穆斯林”,這些穆斯林族群在文化與生活方式上不盡相同,各有特色。值得注意的是,西巴迪穆斯林(Zerbadee)一詞最早出現於公元1891年在英國公務員制度下編撰的《緬甸人口普查報告》中。

換句話說,緬甸各個穆斯林族群在自我認知以及國家法律認可上存在差異。進一步研究表明,即便在同一穆斯林族群中也存在生存差異,美國歷史學家Aye Chan ( 2005:397)試圖將定居在緬甸若開邦的穆斯林分作四類,發現由於歷史背景不同,四類穆斯林人的種族來源和生存境遇各有不同。

泰國學者從歷史年代角度將羅興亞人畫分成三個歷史階段,首先是公元7世紀到13世紀傾向於在若開邦建立社區和貿易站的穆斯林,有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和孟加拉人。其次是公元15至17世紀在孟加拉灣城邦開闢集團貿易和商業中心,成為在公元 1784-1785期間掀起第二次穆斯林移民浪潮的經濟和政治吸引力所在。最近一個階段是英國殖民統治時期,英國殖民統治者從孟加拉地區引起大批穆斯林勞工移居到若開邦謀生,促使近十萬人口的當地穆斯林人口在短時間內激增超過一百萬。即今天所指的羅興亞穆斯林。

關於解決羅興亞人生存危機的話題,泰國緬甸問題媒體人拉莉達(Ruklida Hanwong)評論稱,隨着緬甸招徠外資的不斷發展,採取經濟制裁的手段愈發不被國際社會所接受。而來自外界壓力無益於協助緬甸政府解決羅興亞人問題。羅興亞種族和宗教信仰乃至穆斯林與佛教徒之間的衝突都只是表面問題,該現實問題真正的核心癥結是緬甸政府與民間老百姓全部否認羅興亞人在緬甸的合法存在。外界必須了解無論昂山素姬擁有多大的政治權力,單憑一己之力根本無法解決緬甸羅興亞人問題。而協調緬甸內部複雜的族群關係,根據不同背景開展周全而細緻的協商,才是永續性解決緬甸羅興亞人問題的有效途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