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劉曉波周年祭:國家是可自由表達土地之夢尚遠?

音頻 06:52
劉曉波去世周年祭
劉曉波去世周年祭 @網絡圖片

2017年7月13號,中國最著名的異見人士,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病在警方監禁下因癌症逝世,兩天後,他的遺體在瀋陽火化後,骨灰被撒入大海。一年後,值得欣慰的是,劉曉波的遺孀,今年57歲的劉霞在其夫周年忌日前夕終於結束了多年遭到軟禁的生活,抵達了德國柏林,開始她嚮往的自由生活。但祭奠劉曉波在中國大陸依然是禁忌,中國也還有眾多仍然深陷囹圄,被剝奪人身自由的異見和維權人士命運需要繼續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廣告

中國官方稱,劉霞是根據本人的意願,赴德國治病,與劉霞被釋同時訪德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行程無關,劉霞問題也“非外交性質的”。但多種跡象顯示,劉霞是在德國政府一年來不懈的努力和壓力下終於獲得了自由,她能夠出國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訪德國,中美貿易戰壓力劇增,即將召開的中歐峰會等背景有密切關聯。據紐約時報報道,當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時對習近平提起劉霞的情況,並且要求還其自由時,她得到的回應是劉霞可以被釋放,但條件是不能大肆宣揚這件事。

劉霞的弟弟劉暉未能陪同他前往德國,而2013年,劉暉因受詐騙罪指控,被判11年監禁,後以保外就醫名義監外執行。劉霞在海外的一舉一動都有可能牽制着劉暉的命運,所以可以說,劉霞出國是有條件的,她獲得的並不是完全自由。

因此,就在劉曉波去世一周年,柏林,巴黎,華盛頓,舊金山,香港等全球多個地方都在舉辦紀念劉曉波的活動之際。劉霞已經向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表示,她不能前往參加柏林的劉曉波追思會。原因並不是因為她身體太弱,而是她不能。劉霞表示非常感謝港人和國際社會一直支持她和劉曉波,要等“適當時候”才見記者。雖已成為自由人,但有些事仍不能做。報道解釋說,劉暉在假釋期間,任何前提下都會被馬上投入監獄。

而在中國大陸,紀念劉曉波依然是禁忌話題,敢於衝破阻力進行悼念的人就要付出代價,@曉波助瀾會和”自由劉曉波工作組”今天在社交網站上發帖表示,一年以來,悼念劉曉波的學多人人受到了種種報復,被投入大牢、被流離失所、被失去工作。他們包括參與廣東新會海祭的13人,參與於瀋陽醫院悼念的9人,在大連悼念的兩人,為劉曉波出詩集的浪子,與“劉曉波衣冠冢”合照的張毅等。自由劉曉波工作組在其臉書上詳細公布了這些人的情況。

曉波助瀾會強譴責當局對這些悼念者持續的騷擾及打壓,並要求立即釋放尚在囚的陳劍雄、許光利及朱承志。曉波助瀾會發帖表示,今天,是劉曉波先生逝世一周年的紀念日,也將是中國人的自由日 。今天,我們要的不僅是追思,不僅是哀悼,還要表達我們的憤怒,我們的抗議,我們的追求 今天,我們邀請您到水邊去,高舉象徵抗爭、自由、希望的三指,哀悼被海葬的曉波,聲援中國人為自由而抗爭 。

追思劉曉波的同時,自然也是對仍在獄中的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命運的關注。

2018年7月12日,多名美國議員和關注中國人權的人士在美國會山,展開的集會就名為“要改變不要枷鎖,與良心犯並肩”。

香港多個團體今天遊行前往北京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一方面悼念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週年,另一方面要求北京釋放維權人士,香港示威人士向媒體說,希望外國不要因為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釋而降低對中國民主進程的要求。

一位西方外交官對法新社表示:中國釋放劉霞是因為需要減輕一些壓力,向世界其它國家展開魅力攻勢。”但這並不預示着中國的人權狀況將得到改善,這位外交官說,相反,“我們看到,情況越來越糟糕”。事實上,當劉霞在柏林機場露出燦爛的笑容,張開雙臂向他的朋友跑過去的幾乎同時,但中國許多人仍身陷監獄或遭判重刑,中國知名異議人士、“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現年65歲的秦永敏在被關押3年半後,7月11號被湖北省武漢市中級法院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中央社報道稱,這樣的局面堪稱“釋然與沉重相伴”。

@國際特赦組織今天也發推表示:“劉曉波已經成為中國 爭取人權運動中的最重要標誌。”該組織其推特上再次發布今年五月份為呼籲劉霞獲釋而錄製的視頻,邀請多為藝術家朗誦劉霞與20年前為劉曉波寫下的一首名為《風》 的詩歌,追思劉曉波。

風──給曉波

你命中註定和風一樣
飄飄楊揚
在雲中遊戲

我曾幻想與你為伴
可應該有怎樣的家園
才能容納你
牆壁會令你窒息

你只能是風,而風
從不告訴我
何時來又何時去

風來我睜不開眼睛
風去塵埃遍地

1992年12月

@國際特赦組織的推文配上劉曉波的一張黑白微笑照片和他的一句話:寫的是“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