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洛桑尼瑪談香港局勢和達賴喇嘛傳承問題

音頻 19:04
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2017年9月在北愛爾蘭
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2017年9月在北愛爾蘭 路透社

香港、西藏和新疆的共同點之一是,從民族結構或政治制度上看與其他中國地區存在着巨大的區別,香港1997年主權回歸後被稱為“行政特區”,西藏、新疆乃至內蒙等省的全稱中也都含有“民族自治區”的字樣,北京中央政府都這些地區都曾經做出承諾,賦予以高度自治的權利。但實現了多少?

廣告

針對西藏,還有一個極為敏感的話題就是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未來的傳承問題,北京政府希望和11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一樣,由他們來控制,但達賴喇嘛自己也一再強調傳承的定位有西藏人民自己決定。流亡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也指出,不接受北京指定的靈童,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權利。面對多方角力和未知的局面,美國有官員甚至建議由聯合國對此進行干預。達賴喇嘛的繼承人問題未來如何解決,目前還是一個大問號,另外,在藏區越來越漢化的大格局下,藏人未來前途如何?是否是沉默的火山?帶着這些問題,我們專訪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先生,請他做出一定的解讀。

首先,他比較了香港和藏區局勢的異同:

洛桑尼瑪:一個共同點就是當時中共用武力進入西藏以後,(1951年)簽下了城下之盟《十七條協議》,那是西藏人在武力和高壓的條件下接受的條約。那個條約幾乎是高度自治,包括西藏可以擁有自己的軍隊和警察,有自己的一套政治體系,西藏還可以擁有自己的國旗,可以說自治程度比香港還要好一些。如果按照《十七條》來執行的話,西藏幾乎就是一個比較有特權的地區,但不是完全的自治權,還是受到一定的約束。西藏有駐軍,外交也是由中國政府負責。

其實當時這也是中共的權益之計,因為他們都還不可能完全控制西藏,加上交通和西藏駐軍補給的問題,西藏的老百姓也不接受他們等等……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幾萬人的軍隊在西藏駐紮下來,但是沒有任何群眾基礎。基於這些原因,從政治軍事各個角度來講,就採取了一種誘騙的手段。

在香港,英國統治一百年租期到了之後,主權自然就回歸中國,中國採取了鄧小平倡議的“一國兩制”其實也是一個欺騙的手段。但鄧小平和現在的習近平等領導人相比還是更加老練,在政治上不會太露鋒芒,他需要的是實質的控制,而不是在西方國家面前逞能或表現出非常不成熟的強大一面。我認為現在的這些領導人不知天高地厚,有點經濟和軍事實力就認為自己擁有了對抗的實力。從整個歷史脈絡看,跟共產黨談判,無論怎麼談都會讓共產黨鑽空子。國共兩黨談判也讓共產黨逐漸擁有了輿論優勢和空間時間,最後將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趕到了台灣。西藏是這樣,內蒙古也是,當時內蒙古的共產黨領導人烏蘭夫等人也希望高度自治,但中共先應允他們,利用他們的力量控制地區之後就殺雞給猴看,卸磨殺驢,將內蒙古的很多人和很多精英殺害了。

香港和西藏問題處於不同的歷史時期,但同樣面對中國政府都了用欺騙和狡詐的手段,從香港問題就可以看出,中共根本沒有任何誠信可言,他們對香港的做法不僅是對台灣,對西藏蒙古和維吾爾地區都採取了同樣的手段。跟中共談任何條約都是不可信的。

法廣:至少從表象上看,西藏目前可以說局勢相對平靜,依您看,這是高壓政策還是商業誘惑的結果?

洛桑尼瑪:實際上情況不是這樣的。其實西藏就是一座沉默的火山,新疆也是。從歷史上看,從59年以來,西藏每九年就爆發一次,基本上是一個不成文的歷史規則。

現在中共對西藏的政治高壓和對新疆維吾爾地區採取的高壓政策只會讓這些民族的幾代精英不斷反感。雖然現在沒有採取大規模的反抗,但是歷史一直是在不斷的惡性循環中。現在中共將大量的維吾爾族關押起來,培養的是真正反抗中共的力量。這幾十萬人也許本來沒有什麼想法,但也遭到隔離和管制,導致他們對中共越來越反感。這種“株連九族”的方式也會讓中共樹敵越來越多,有一天就會形成更大的爆發。

西藏人的靈魂他們永遠控制不了  這也是中共最怕的。他們為什麼要打壓維吾爾人,我認為並不是因為他們所稱的暴力或鎮壓恐怖主義等原因,中共的特點就是欺軟怕硬,和特別陰柔狡猾,這樣的做法也為將來埋藏着很多潛在的危險。

法廣:關於達賴喇嘛尊者轉世的問題不斷被提出來,美國有官員建議聯合國干預,您如何看?

洛桑尼瑪:美國官員這麼說,只是一個提法,但聯合國由五個常任理事國控制,本身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起作用的首先是尊者本身的決定,他自己對轉世有一定的安排,尤其是西藏五個大宗教派別,加上西藏原始的宗教笨教,這些高僧都會進行彼此協商,由他們來決定,另外就是藏傳佛教格魯派有很多高僧,尤其是他們學問最高的法坐,都在流亡社區,由他們做出決定是最權威的,尊者也一再強調傳承的定位有西藏人民自己決定,尤其是境內的藏區人決定。因此我們對尊者達賴喇嘛的傳承問題,我們並不感到擔憂,因為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六世達賴喇嘛被清朝廢除的局面,但是西藏人永遠不承認清政府指定的那個達賴喇嘛,所以強權和政治干預不了人民靈魂深處的信仰。

法廣:總體上講,您對藏區的前途是否擔心?

洛桑尼瑪:中共現在自我感覺良好,因為經濟實力特彆強大,但這是一個壟斷式的經濟,是高度壟斷的獨裁政權,在這樣的狀態下,看上去十分強大,但經濟實力一旦衰落,就會完全崩潰掉,

我對西藏的未來並不十分擔心,因為年輕人越來越清醒,明白共產黨統治下的百姓受到高度的壓制。現在達賴喇嘛尊者在世,最大的期望就是漢藏兩個民族未來不要有矛盾和衝突,這也是為什麼他到現在為止都那樣努力為中間道理奮鬥的原因,他不希望藏人和漢人隔閡,因為共產黨的政治高壓和政治手段導致藏漢兩個民族之間很深的隔閡。

2008年,共產黨差點將西藏問題變成了漢人和藏人之間的矛盾,但是達賴喇嘛尊者在這個問題上下了大力氣,分解了矛盾,加大漢藏人民之間的交流,發出很多對漢族人民的善意表白,讓很多漢人了解到藏人對他們並沒有仇恨。共產黨當時的宣傳稱藏人對漢人有種族仇恨。尊者在世不會出現大的問題,我希望他在世的時候共產黨里的開明人士做些最後的努力,如果繼續高壓政策,執行現在的文革式的高壓政策,和紅衛兵式的統治,繼續下去的話,將來就不可收拾了。

實際上,共產黨摧毀的首先是漢民族,把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基本上摧毀殆盡。現在中國年輕人至崇尚物質主義,不崇尚精神的原因就是共產黨把中國人里的優秀精英殺得殺,關得關,最後導致中國人喪失了主見,也沒有自豪感。其實我覺得藏人還有自己的靈魂,還有自己的信仰,但是現在漢人和文化由誰保存着?是由台灣,南亞華人,香港人保存着。悲劇是,日本人保留了中國唐朝的文化,韓國人保留了中國宋朝文化,中國人沒有自己的文化了。

尊者非常慈悲,他自己的民族受這麼多苦,自己流亡到海外這麼多年,但是他還是說“不希望中國亂,中國再亂,那麼多中國老百姓怎麼辦。”他還替中國的老百姓着想。

感謝洛桑尼瑪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