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國際/新聞自由

全球關押記者數量:中國第一 土耳其第二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 DS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12月11日公布的報告指出,今年全球有至少250名記者因履行自己的工作職責而被監禁,其中98%被本國當局關押。中國今年成為監禁記者最多的國家。土耳其第二。

廣告

位於紐約的非政府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網站公布的報告表示,截止到2019年12月1日,全球連續第四年,有至少250名記者因履行工作職責而被監禁。這個數字比2018年全球255名記者被監禁略少5人。

保護記者委員會指出,習近平主席再出重拳鎮壓媒體,今年中國至少有48名記者被監禁,比去年增加一人,超過土耳其,成為全球監禁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保護記者委員會的報告提出中國記者黃雪琴被監禁案例,指出,這名活躍在反性侵運動中的女記者,今年6月發表文章講述自己參加香港大遊行的經歷,以及港人大遊行的規模之後,於10月在廣州被警方拘押。

保護記者委員會的報告還強調,自從習近平主席壓縮收緊對國家的政治控制以來,被監押的記者數量不停增加。北京在新疆的鎮壓,將上百萬穆斯林關入集中營,導致數十名記者被拘押。

路透社說,在北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宣稱,位於美國的保護記者委員會沒有任何可信度。當被要求確認中國拘押記者的數據時,這位北京發言人表示,她無法給出具體數字,但她補充說,中國是法治國家,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保護記者委員會的報告說,土耳其今年監禁記者47名,比去年的68名有所減少。但法新社說,該國打壓新聞自由的力度一點都沒減。土耳其還有數十名記者正在等候審判或上訴,隨時面臨入獄的危險。另外,土耳其上百家媒體被當局關閉。安卡拉並以“為恐怖主義”辯護威脅和鎮壓記者。

沙特和埃及在黑名單上並列第三。這兩國今年各自關押了26名記者。其中沙特26名被拘押的記者中,有18名不清楚自己受到什麼指控。保護記者委員會表示,包括記者在內的沙特政治犯在獄中遭受毒打,燙燒,饑餓等虐待令人憂心。

保護記者委員會舉例說,埃及拘押的26名記者當中,有位名叫穆哈默德-穆薩艾德的記者,他在當局封網期間,發送推特,報道抗議燃油漲價示威活動,而被拘禁。

排在中國,土耳其,沙特,埃及之後的是厄立特里亞,越南,伊朗。這三國今年分別監禁記者16人,12人,11人。

保護記者委員會指出,政治是最有可能導致記者入獄的報導題材,其次是人權和腐敗。全球多數被捕記者都面臨著反政府的指控,但以“假新聞”罪名被捕的記者人數上升到了30人;而早在2012年,保護記者委員會在全球只發現一名因“假新聞”入獄的記者。

保護記者委員會執行主任喬爾·西蒙(Joel Simon)說:“監禁任何一名記者都是極不公道的行為,為其親友和同事帶來嚴重的影響。而年復一年地監禁上百名記者對我們所依賴的全球信息系統構成了威脅。專制政府利用這些殘酷的手段剝奪了本國和全世界人民獲取基本信息的自由。”

保護記者委員會表示,他們的統計名單是2019年12月1日凌晨12點01分顯示的被監禁新聞工作者的數據。該名單不包括許多今年被捕但已獲釋的記者;此類案例的詳情可登錄https://www.cpj.org 查看。列入本名單的新聞工作者,除非本機構有可靠理由確認他們已獲釋或在關押期間死亡,否則將一直保留在名單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