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刷臉”應用日益廣泛 風險有幾何?

音頻 11:29
人臉自動識別技術日益應用到日常生活.
人臉自動識別技術日益應用到日常生活. Getty Images/Science photo library/Alfred Pasieka

科技的高速發展深刻影響和改變着世界,在互聯網和移動技術已經並還在不斷深入我們的生活之際,人工智能技術又快速進入公眾的視野,從“深藍”打敗人類象棋冠軍到無人駕駛汽車、人臉識別技術的日益興起,全球最頂尖技術企業如谷歌、微軟、亞馬遜、facebook等幾乎都在高歌猛進地瞄準發展這一被稱作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技術,加上輿論坊間對其應用前景的熱議和預測,都在給人以印象:人工智能時代即將來臨。人們難以估計這一技術又將給世界帶來怎樣的變化,亞馬遜的CEO Jeff Bezos就寫道:“未來20年裡,人工智能對全社會產生的影響將大到難以想象。”而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工智能技術走入我們的生活。其中發展最快的或許就是人臉識別技術、也就是人們所稱的“刷臉”。

廣告

人臉識別,和早已為人熟知的指紋識別、視網膜識別一樣,都屬於人體生物特徵的識別技術,只是隨着現在光電技術、計算機及圖像處理、模式識別等技術的發展而得以快速被推廣應用,與其他識別相比據稱更快捷、精準和不可複製,已經在國防安全、防止犯罪、打擊恐怖主義、金融網絡商務以及智能門鎖、手機及智能玩具等民用市場被廣泛應用。

在此領域,擁有世界第一大龐大人口的中國,在經濟高速發展對和倡導數字化生活的大環境下,發展的需求和熱情都與日俱增,也是該領域目前令人矚目的發展和應用大國。而與此同時,相伴產生了諸多如安全、隱私等倫理疑問。

據《法國24小時》電視的專題報道,中國的人臉識別技術正以年增15%的速度快速發展,預期到2020年,年銷售將超過60億歐元。中國目前具有人臉識別系統的監控攝像已有大約1億7千萬個 , 預期到2020年將增加到4億5千萬個。由此是否存在數據安全和個人隱私的倫理問題,在集權的中國目前並沒有聽到對此有公開質疑的聲音,報道中的受訪使用者多表達了對這一技術提供的便捷和革新感到新奇和滿意。

報道中展示的人臉識別技術應用,首先是北京天壇公園一個普通的公共廁所內,今年三月剛剛安裝使用的刷臉取紙機,機器可以識別使用者的臉部,從而限制每人取衛生不超過三張。另一個“刷臉”的試點,是北京師範大學的女生宿舍管理,學生們可以不再需要鑰匙,只須在宿舍門口的“刷臉”門禁機前通過識別,就可以開門進入,進入後宿舍門會重新鎖住,報道說,按計畫該大學在幾個月後將在所有的宿舍安裝該系統。

一位受訪北師大音譯名為劉麗的女大學生說,新門鎖系統更安全了,外面的陌生人再也見不了宿舍了,對於可能影響個人隱私的提問,她表示,“沒有什麼,科技發達改善了我們的生活,(即使有這個問題)也是可以接受的。”

報道採訪了一家在中國人臉識別技術領域領先的技術新創公司Face++(曠視科技),這個公司的技術人員向記者展示了他們研發的識別處理技術,可以從一定的角度或者側面識別人臉,可以供警方實時識別在逃犯的行蹤。這名員工不無自豪地說,“雖然美國等其他國家都有類似的技術,但是中國是第一個真正將之使用起來的國家”。這家公司的所有員工,都須無條件提供自己的人臉記錄,在公司的一舉一動都被記錄下來。

那麼是否就真的沒有質疑?一位叫徐冰的藝術家和電影編導2017年製作了一部影片,Dragonfly Eyes《蜻蜓之眼》,片中沒有演員,沒有攝像,全部影像都來自網絡上可以公開獲得的監控視頻資料,他們用從中識別出人物組織構建出影片懸疑的劇情。據豆瓣網的介紹,影片在2017年第70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上,獲得費比 西最高影評人獎、人道精神提及獎等重要獎項。

影片提到,在當今社會每個人平均每天會被監控攝像頭捕捉到300 次。 徐冰在接受採訪時說,為製作影片,他們的下載工作用了近兩年的時間,20台電腦不分晝夜的工作,集中了約7千小時的影像。而面對如此巨大而廣泛的監控數據,其員工在下載的同時難免心中產生不安和害怕,此後在他們出門時變得更加小心。

如何看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如何面對它相生相伴可能給我們帶來的問題?法國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教師、計算機安全公司Yogosha的創辦人之一:Fabrice Epelboin接受了法國24小時電視的採訪,以下就是對他採訪的內容

中國現有1億7千萬人臉識別系統監控攝像,這一規模是否過多?

Epelboin:從人口上看,這一數字相當與英國的人口,接近與法國人口,但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中國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度,絕對數字上看是相當大的,但是如果結合其人口總數來看,與西方相比並不算太離奇。

是否有其他國家也如此將人臉識別應用的?

Epelboin:所有的國家都在發展這一類的技術,中國對此公開化,因為它的專制體制允許它可以這麼做。在民主國家,一般要更加秘密一些,但是幾乎所有大的國家都在開發此類技術

對於現實民主社會,是否存在應用風險?

Epelboin:風險有多方面的,有私人信息徹底消失的風險;如果有數據失竊,正如現在在互聯網上的存在的數據泄露,很可能就可以用以解開你的智能手機, 如果你使用三星手機提供的人臉識別功能來解鎖手機的話,泄漏問題仍然是非常容易。

但是泄漏的問題是多方面的,比如我們看到的電視中的遊行畫面,在一個集權專制國家,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會非常容易地確認一個參加示威人士身份,從而逮捕他。所以干預一個示威將變得非常容易,只需利用安裝在街頭的監控相機就可以了。

對於人臉識別技術的可靠度問題,是否是完全準確可靠,是否存在某種辦法來躲避類似的監控?

Epelboin:目前為止,還不是百分比的可靠,可以想象,識別技術的精確度會逐漸增加,而逃避被識別的方法包括化妝易容等改變臉部容顏做法會顯得非常奇怪,所以,除了完全將臉部遮蔽之外,沒有什麼可以逃避被識別的辦法。而遮蔽臉部,在法國法律上也是不允許的,在這一點上,這一規定也是有原因的。

那麼對於一個不那麼民主的國家,比如中國,這一技術是否可以讓當局更加穩固其控制?

Epelboin:當然,它可以讓當局圍捕反對者,在中國或在別的地方都一樣,同時它也降低了民眾參加抗議示威的行動意願,因為人們知道自己始終都在被監控着。這一點,我們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都已經看到出現了這種情況。

這一監控技術在工業領域有什麼樣的使用?

Epelboin:最明顯和最早的應用,就是對一個保護區域的進出的控制,其次也有考勤、對員工的監控盯梢等,除了這些,在一些工業領域還有相當多的應用,但其中最主要的還是在安保方面。比如三星已經宣布在下一代手機將推出人臉識別技術鎖定功能,我希望其運行順利,而facebook之前就開始嘗試、此後又宣布停用人臉識別功能,蘋果照片管理軟件也提供這一功能,我們已經看到出現了一些問題,尤其是在幾年前倫敦騷亂期間,一些市民利用人臉識別功能辨識出騷亂分子,之後對其私刑懲罰,而這在民主國家是完全違法的。

這一新技術已經為公眾所用,出現的問題除了你剛才提到的倫敦騷亂,還有其他的例子嗎?

Epelboin:我們將遇到愈來愈多難以預料的問題,尤其是通過照片被確認身份問題。現在人人都有相機,人人都可以照相,人人都有多個發布平台, 所有這些都可能涉及私人生活,比如一個朋友間的私人聚會,或者其他什麼事件,你都可能被認出,你可以在網上很快找到公開的辨識應用軟件,幾乎所有公布的照片、在所有平台上公開的照片都可以被很快地識別確認出來

有沒有什麼具體的保護辦法?

Epelboin:沒有什麼辦法,而且我們也不能完全依靠法律來解決。識別和監控技術一直在發展,到目前已經有很長的發展時間,而在另一邊,對於監控行為的立法規範機制遠遠沒有跟上,所以辦法只有提前對不良後果做出預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