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美元走勢不穩 但其最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不變

音頻 05:42

聽眾朋友,美元走勢持續震蕩,與其它貨幣的兌換率繼續波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要對進口的鋼和鋁徵收重稅,引起人們對爆發全球貿易戰的擔憂,導致美元進一步走軟。而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辭職也加大了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科恩此前被市場視為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穩定器。雖然周四歐洲股市開盤後美元略有回升,但總的低迷勢太並未真正改變。

廣告

亞洲方面,路透社的調查結果顯示,投資者仍然看漲多數亞洲貨幣。這項調查集中於亞洲新興市場九種貨幣的當前倉位情況,它們是人民幣、韓國韓元、新加坡坡元、印尼盧比、台幣、印度盧比、菲律賓 披索、馬來西亞馬幣和泰國泰銖。韓元多頭押注在過去兩周增加了一倍,主要是因為在貿易戰擔憂加劇之際美元料將進一步走軟。周四,美元獲得短暫喘息,美元指數在兩周低點上方持穩,因白宮稱主要貿易夥伴可能得到美國鋼鋁關稅計畫的豁免。市場等待特朗普簽署加征關稅的公告,以獲得進一步交投線索。在這種背景下,投資者增持韓元和馬來西亞林吉特,維持做多人民幣和泰銖等其他貨幣。

雖然過去一年美元一直處於下跌勢頭,最近有關貿易戰的威脅進一步加劇美元的跌勢,這種狀況重新燃起有關美元作為全球最重要儲備貨幣地位的擔憂。但路透社的數據顯示,這種擔憂有些過慮了。鑒於美元在全球外彙儲備中的絕對優勢份額,以及有限的其他替代選擇,還需要很多年才能對其主導地位構成實質性的威脅。去年美元指數下跌10%,跌幅創下2003年以來最大,因為有跡象顯示歐洲、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經濟增長比美國更快,儘管美聯儲三度升息。今年以來,美元指數已經下跌近3%,市場擔憂全球貿易關係變得緊張,以及其他國家央行收回刺激政策。美元2月一度跌至逾三年低點。

 

一名瑞穗駐紐約外彙策略師表示,特朗普的保護主義立場可能對美元產生短期負面衝擊,但不會產生持續影響。有鑒於美元在全球儲備中的主導地位,以及替代品相對缺少,對美元超群地位的任何真正威脅可能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實現。另一名駐費城投資組合經理表示,“二十年內我都不會擔心美元為最大儲備貨幣地位的問題。”自從1980年代以來,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就一直受到質疑。歐元面世以及中國經濟突飛猛進等都是影響因素。今年1月,美國財長努欽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曾經表示,” 很顯然美元走軟對我們有利”。但一天後,特朗普卻稱,他希望看到一個“強勁的美元”。

有分析師指出,儘管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元可能持續下跌,但除非出現外國政府拋售美債、美元計價的貿易額下滑、以及美元指數跌破2009年創下的歷史低點等跡象,否則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可能不會有什麼危險。根據彙報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美元儲備數據,2017年第三季美元儲備總額升至6.126萬億美元,第二季時則為5.912萬億。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外彙委員會1月公布的半年度調查報告顯示,去年10月北美日均彙市成交量同比上升7%。彙市成交量是基於美元交易量的替代指標。總而言之,美元自2017年初以來雖然風光不再,但短期內還不至於有被摘下全球最大儲備貨幣桂冠的危險。

與此同時,今年一月又有一批歐洲國家央行披露了在外彙儲備中持有人民幣資產的計畫,似乎凸顯出人民幣已躋身世界主要儲備貨幣之列。西班牙央行稱,正在考慮投資人民幣;比利時央行稱,已經購買了價值2億歐元的人民幣;斯洛伐克央行也表示,已購買了人民幣,但未披露數額。瑞士和英國央行已經持有人民幣資產,德國央行也表示計畫投資人民幣。歐洲央行去年賣出了價值5億歐元的美元儲備,轉投人民幣資產,顯示其對人民幣的信心,且可能鼓勵其它央行效仿。但並不是所有央行都看好人民幣。瑞典央行和斯洛文尼亞央行均表示,他們不持有人民幣,也不計畫投資人民幣。在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後,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彙儲備配置中的佔比以相對較快的速度增加。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