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世間真有桃花源?——記地球村成立五十周年

音頻 14:44
印度的烏托邦城Auroville的精神與行政中心金球Matrimandir,攝於地球村建立五十周年。
印度的烏托邦城Auroville的精神與行政中心金球Matrimandir,攝於地球村建立五十周年。 RFI/yang mei

1968年是在世界歷史上留下深刻印記的一年,五十年後回首當年,更是令人驚嘆不已。1968年年初,捷克共產黨啟動政治民主化改革,揭開了“布拉格之春“的帷幕,同年八月,蘇聯坦克開進布拉格,徹底粉碎捷克民主運動,也使西方的親莫斯科者開始對蘇聯的共產模式產生懷疑。同一年,法國的文藝界以及各大院校的學生從三月起走上街頭抗議消費社會,抗議資本主義社會模式,抗議以戴高樂為代表的建制派,抗議風潮隨後蔓延法國全國各大行業,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五月風暴最終導致總統戴高樂的下台。在大西洋彼岸,一場曠日持久的反對越戰運動蔓延美國全國,震撼美國社會,而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也在同年遇刺。1968年不僅是全球大學生示威風潮此起彼伏的一年,同時,也是現代女權運動蓬勃興起的一年。

廣告

正是在政治事件接二連三,社會運動此起彼伏的國際大背景之下,1968年的二月,印度政府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支持下宣布在印度南部面臨孟加拉灣的龐迪切里(Pondicherry)城附近修建一座烏托邦城,這座城市的名稱叫做曙光城,在五十年後的今天,這座烏托邦城不僅依然存在,而且繼續吸引着全世界追求理想國的人們,這裡的居民們親切的將這一城市稱為地球村。

烏托邦社會在人類歷史上早已有先例,從十九世紀的巴黎公社,到二十世紀中國的人民公社,都被稱為是烏托邦式的社會模式。然而,印度的地球村卻是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延續了最久的烏托邦城。今年二月底,印度總理莫迪親自前往地球村參加地球村成立五十周年的紀念活動,並且承諾印度政府將給予更多的經濟援助。

{{ scope.counterText }}
{{ scope.legend }}© {{ scope.credits }}
{{ scope.counterText }}

{{ scope.legend }}

© {{ scope.credits }}

地球村建立的來龍去脈

地球村的設想最早來源於居住在前法屬殖民地龐迪切里城的一位名叫米拉·阿爾法撒(Mirra Alfassa)的法國女傳教士,她曾經是印度著名傳教士Sri Aurobindo (1872-1950)的精神伴侶,在她的伴侶辭世之後之久,Mirrra陳述了建立烏托邦國的設想。對她來說,在這一理想國中,應該沒有國界,沒有國籍之分,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說這是屬於我的土地,人們可以自由地在這裡生活,金錢並不是上帝,個人的價值高於社會地位與物質財富,在這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互相競爭,而是在博愛的背景下的互相合作。

1968年2月28,Mirra所設想的理想國在離龐迪切里城十多公里的荒漠上平地而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及印度政府為此提供了首批資金。人們在荒漠上挖渠灌溉,植樹造林,將原先的荒漠改造成了今天的綠洲。今天這裡生活着來自五十多個國家的2500多名村民。

為什麼來自不同國家,不同社會背景的人會在這裡彙聚在一起?根據記者的了解,首先村民們在這裡追求的並不是物質享受,也不是為了跟隨一位精神領袖,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期待尋找一種新的生活以及社會模式,期待通過提高自己的公民意識,通過分享,能夠共同打造出一個新的社會體制。

地球村擁有19個大小不等的綠色農場,村民自己在這裡種植自己的食物,村裡還生產服裝,生活用品以及各類樂器,用於自己消費以及向村外出售,文化演出一律對村民免費,兒童可以享受免費教育,村中擁有九所學校,教學方式有傳統式,也有創新式,學校提供免費教育,即使是地球村附近的印度兒童也可以在這裡享受免費教育,學生的總人數因此超過八百人。

地球村村民的住房以及工作由村委會統一分配,每人每月可以享受13000盧布的補助,補助金可以滿足基本的生活所需,但倘若需要出外旅遊,或者回國探親,那麼,還需擁有別的資金來源,印度政府每年向地球村提供援助經費,另外,地球村還在全世界各地募捐。

地球村2800多位村民中有將近一半來自印度,第二人數最集中的國籍就是法國,在這裡經常能夠看到金髮碧眼的西方人,流亡海外的藏人也在這裡修建了規模不小的藏人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地球村修建的第一時間就來此地訪問,並且斥資援助修建藏人館。在地球村也能夠看到亞洲人的身影,據介紹有來自中國大陸以及台灣的家庭近期在地球村安家落戶,成為正式的村民,本台有幸採訪到在此地安居六年多的一位來自中國四川的女士。

法廣: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協家搬遷到此地的原因。

中國村民: 當然一開始是出於比較自私的個人原因,是為子女尋找合適的教育模式。我們的兩個孩子從一開始接受的就是德國的盧德福的教學方式,大女兒已經讀到初中畢業,但是,她們在中國沒有可以對接的高中。所以,當時迫切需要尋找一個適合她們的教學模式。正好我的大女兒班上有一個同學隨母親來到地球村生活了六個月,我發現孩子在六個月之後完全改變,所以我們對地球村很感興趣。但是,我們來了之後才發現,不僅孩子們被改變了,就連我們父母也被徹底地改變了。也許這種生活方式對我們家庭特別合適,我與我先生都是學美術出身,我是學油畫的,先生是學國畫的。畢業後在國內為了生活所迫從事了二十多年的商業設計工作,雖然與原先專業有關,但總覺得人不得志,不能充分的展現自我,沒有精神支柱。所以,我們今天在陪伴孩子的同時,自己也對自我進行了徹底的反思,如何最大程度地發揮人的價值。地球村的精神領袖Sri Aurobindo提出的“人類精神凈化論“中最核心的價值就是如何實現人的價值,他說,只有在學習,克服自我,最後完全放下自我,將自己完全奉獻給社會,給集體時,才能夠實現最大的個人價值。這句話很打動我。我覺得這裡同中國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太現實,太物質化,國內人都非常熱情地去追求的是物質上的舒適,但在精神上卻缺乏追求。而印度人,無論是在地球村還是在村外,他們在物質上都很樸素,甚至有些過於簡樸,辛苦,我們感覺他們不太入世,他們追求的是來世。因此,如果能夠把這兩種傾向中和一下,比較理想。所以,我覺得當物質追求達到一定程度時或許有必要停下步子傾聽一下靈魂的訴求,學習一下精神的成長,比較有價值。

視頻:人間真有世外桃源?--採訪地球村

法廣: 進入地球村當公民必須走什麼程序?

中國村民: 這一程序其實非常苦難複雜。尤其對我們來說,我和我先生由於在大學沒有學過英文,所以融入地球村的過程比較複雜。我的大女兒是全家英文最好的。一般被地球村接受的考察期是一年半,但是,由於我們的英文太差,所以我們花的時間比別人要長得多。我花了三年,我的先生花了三年半才成為地球村的正式村民。在考察階段,先成為新村民,然後才能夠成為正式村民,這期間必須經過兩次面試,填寫大量的表格,遞交很多證明,工作單位證明你的工作時間。而且,被正式接受還必須獲得三個村民的推薦。還必須填寫大量的表格,經過審核。

法廣: 你們現在在地球村做什麼工作?

中國村民我現在在小學,幼兒園當老師,主要教手工,這同我以前的專業比較配套,而且,我選擇也是華德福的教學方式,因為我之前因為自己的孩子在華德福上學也接受過培訓。我的先生在金球內部從事一些服務性的工作,金球是地球村的靈魂,這裡的行政管理機構都設在內部。他在工作之餘可以從事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他終於有了一個大環境可以做他自己想做的事,而不總是敷衍應對,完成任務。

法廣: 你們的孩子在這裡學什麼?喜歡這裡嗎?

中國村民大女兒已經高中畢業,目前在阿姆斯特丹大學就讀,進修的是教學與心理學,她對教育十分感興趣。高中畢業後她收到了多個外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因為大學都非常喜歡這些在開放的環境中就讀的學生。她學成之後,無論是回到地球村還是到印度或者中國工作,我們都會支持。小女兒目前還在讀小學,英文成為她的第一語言,當然我們在家裡會給她補漢語課。暑假的時候,我們也會回中國讓她到學校插班,中文一定不能丟。

法廣: 經濟上怎麼承受?

中國村民我們是用了原來工作的積蓄,當我們決定留在這裡之後,我們便回國賣一套大的房子,因為在試驗期一切費用都必須由自己負擔。留下了一套小的房子為我們回國小住。

非常感謝接受本台的專訪。

當然,地球村並不是一個十全十美的理想國,不然,這裡村民的人數將遠遠超出今天的數字,五十年前,設計者曾經設想彙聚五萬多村民,但是,至今,村民的人數卻總是保持在數千人左右。其中原因,首先,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承擔其經濟費用,尤其是舉家遷移,必須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其次,有法國媒體報道說,在地球村曾經看到持槍的保安人員維護一些豪華居所的安全,記者在當地時保衛看到上述現象,不過,這並不意味這完全不存在,但是,如果土地與房地產並不屬於個人的話,那麼,武裝警備似乎並沒有必要。最後,輿論對地球村的資金來源多有非議,地球村在全世界各地募捐,他徵收的某些捐款中來源可能並不十分合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