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G7是否走到終點?

音頻 04:54
2018年6月9日的加拿大世界七大工業國領導人非正式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夥伴國陷入孤立。
2018年6月9日的加拿大世界七大工業國領導人非正式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夥伴國陷入孤立。 圖片來源:路透社

2018年6月在魁北克舉辦的第44屆七國峰會,在各會員國和美國關係的惡化中結束,提前離開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簽署聯合公報,並指責東道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國舉辦?是否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把美國放在一邊成為G6,或是如特朗普所願重新接納俄國成為G8,或是乾脆被G20所替代?

廣告

即將於今年七月擔任英國皇家戰略研究所(Chatham House)所長的著名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在《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撰文《為什麼G7是零》,指“全球金融市場對魁北克峰會的混亂局面並不擔憂,說明創建於1970年代的七國集團在新興大國的世界裡變得越來越無關緊要。聲稱代表主要民主經濟體卻不包括巴西和印度的G7不可能具有領導全球所需的合法性”,他坦承自己“一直懷疑來自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英國和美國的領導人開這樣的年度會議有什麼用”。2001年,奧尼爾提出金磚四國概念,並預測“巴西、俄國、印度和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重要性最終將導致全球經濟治理的重大變革。全球治理機構至少應該包括中國,即使不是全部的金磚四國”。

奧尼爾認為“G7隻是過去時代的產物,17年過去了,G7峰會只是讓其成員國的公務員忙碌起來,幾乎沒有任何其他作用。它仍然包括七個經濟規模最大的西方民主國家,但僅限於此。從經濟上看,加拿大的規模並不比澳大利亞大,意大利的規模也僅略大於西班牙。鑒於法國、德國和意大利擁有共同貨幣、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框架,這三國就沒有理由在同一機構中佔三個位置”。他還“質疑加拿大和英國是否仍然應該被列入世界最重要的經濟體”。

“1970年代當G5接納加拿大和意大利時,這個新組合確實主宰了世界經濟。日本正蓬勃發展,人們看好它會趕上美國;意大利正在成長,那時沒有人會想到中國。但今年中國預計將超過整個歐元區。按照目前的增長速度,中國將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再造一個意大利。印度的GDP也超過了意大利,危機四伏的巴西也不甘落後。換句話說,G7的唯一合法性是它代表了一些主要民主國家。但自2010年以來,世界GDP(以美元計)的增長中有85%來自美國和中國,而近50%來自中國。另有6%來自印度,而日本和歐盟經濟體的美元價值實際上已經下降”。

奧尼爾設想“如果加拿大、法國、德國和意大利被中國、印度和一個代表歐元區的國家所取代,這樣的G7會更像樣。目前已經有一個代表七國集團和金磚四國的組織:那就是G20。自2008年首次峰會以來,G20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的論壇有明確的目標。代表1970年代經濟規模的G7已經力不從心了,目前的G7甚至不能應對任何全球性挑戰,從恐怖主義到核擴散再到氣候變化,沒有非成員國幫助,G7幾乎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加拿大《蒙特利爾日報》也在G7峰會後撰文《特朗普判了G7死刑嗎?》,指特朗普導致魁北克七國峰會悲劇收場,可能會令這一有43年歷史的世界最強大國家之間的重要會議走向終點。蒙特利爾大學政治學教授讓·菲利普·德里恩(Jean-Philippe Thérien)認為特朗普給他最親密的西方盟友帶來了“不信任氣氛”,給峰會發出了“非常糟糕的信號”,他相信七國峰會可能會從此消失。“自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各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難以預測。與此同時,七國集團與其他會議相比正失去了優勢,如包括中國、印度和巴西等強大新興國家的G20。”退休外交官布魯斯·馬布利(Bruce Mabley)會前就已預測白宮會破壞今次峰會,“特朗普在G7峰會上大吵大鬧”為的是讓這些國家組成G6。曾為加拿大組織過多次峰會的倫納德·愛德華茲(Leonard Edwards)不認為G6行得通,因為“美國在七國集團中扮演着關鍵角色,美國對G7的抵制將對這個集團構成威脅”。

倫納德·愛德華茲指“無論特朗普是否願意合作,只希望七國峰會能熬過特朗普的總統任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