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渥太華會議能挽救世貿組織嗎?

音頻 04:40
2018年10月25日,加拿大貿易部長與來渥太華參加有關世界貿易組織改革討論活動的13國部長合影。
2018年10月25日,加拿大貿易部長與來渥太華參加有關世界貿易組織改革討論活動的13國部長合影。 圖片來源:路透社/Chris Wattie

10月23和24日,加拿大在首都渥太華召集13國代表開會,希望幫助世貿組織走出困境。《金融郵報》質疑加拿大回歸中間角色,為有164個成員國的龐大俱樂部尋找解決問題之道,但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對這一機構的明顯蔑視下,這種做法能否有效?

廣告

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智利、歐盟、日本、肯尼亞、韓國、墨西哥、新西蘭、挪威、新加坡和瑞士等13國的高級部長參加了渥太華會議,陷入貿易戰的中國和美國儘管沒有與會,但卻如影隨形籠罩着會議。世貿問題專家、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全球化中心主任格雷戈里謝弗(Gregory Shaffer)指“因為霸道的特朗普政府,因為中國,貿易系統正在崩潰、已經變得無關緊要。”

為何美國和中國這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沒有受邀,加拿大貿易部長吉姆卡爾指“這是一種策略,首先在相信基於規則交易的國家間建立共識,然後再將其他國家納入其中”。華盛頓卡托研究所貿易政策分析師西蒙萊斯特(Simon Lester)認為加拿大的嘗試明智、合理,是否成功另當別論:“中美爭端越激烈,在關鍵問題上達成妥協就越難。局勢的緊迫令渥太華決定把兩個超級大國排除在外顯得合情合理。因為當你和美國中國一樣強大時,你是不會坐在房間里與人達成解決方案的”。

加拿大提出的世貿組織改革建議聚焦三個問題:首先改進機構的監督職能,成員國必須告知如何應用規則並允許其他國家有反對的機會。第二是確定更新老舊貿易規則的必要性,以及確定發展中國家免除義務的框架。最具爭議也是最令美國不滿的是如何加強和維護世貿組織爭端的解決機制。加拿大建議簡化程序、將某些問題排除在裁決之外,並在某些情況下使用調解手段。

美國駐世貿組織代表丹尼斯謝伊(Dennis Shea)批評加拿大立場不夠強硬。他本月早些時候參加“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活動時說:“我認為加拿大更傾向於中間道路,諸如‘讓我們進行更多的討論’或‘讓我們開始討論’,我認為我們已經超越了這一點。討論固然重要,對話也很重要,但我們更需要行動”。對此加拿大貿易部長回應說“對複雜國際組織進行任何改革最終都需要廣泛共識,這種共識最好是‘逐步地,但也有目的地’取得。這不是空談,是行動”。

渥太華相信“儘管有明確證據表明貿易促成前所未有的全球繁榮和發展,但促進貿易的規則和制度似乎越來越脆弱”,特朗普奉行“美國第一”政策並對進口商品施以懲罰性關稅,顛覆了世界貿易秩序。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加拿大和墨西哥進口鋼鐵和鋁徵稅,在北美三國就新貿易協定達成一致後,這一關稅並沒有取消。更為嚴重的是,特朗普一再威脅要退出世貿組織,指責它對美國嚴苛,卻未能解決中國工業補貼、國企政策及要求外國公司以技術換市場准入等不公平貿易行為。本應由七名成員組成的世貿組織上訴機構現在只有三名法官,剛剛達到審理案件的最低要求,因其中一名法官將在2019年1月離職,美國拒絕批准任命新法官將使其陷入癱瘓。貿易專家警告說,癱瘓解決貿易爭端機制將導致雙邊協議擴散、增加更多關稅及整個系統崩潰。

不過加拿大貿易部長吉姆卡爾在主持完會議後表示,與會者沒有把世貿組織的困境歸咎於特朗普,因為這困境不是一個國家造成的,也不是一個國家能夠解決的,達成世貿組織的改革共識需要時間,如果沒有美國和中國參與,世貿組織就不可能進行有意義的改革。

抱團為世貿組織改寫複雜的全球貿易規則,並非加拿大首創,也難以一蹴而就。上個月歐盟發布了改革藍圖,同樣希望以“多邊討論”解決爭議,而不是尋求成員國的一致批准,全方位嘲笑世貿組織的特朗普政府儘管沒有就如何改革提出具體建議,但也就制定新規則與歐盟和日本進行了接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