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俄羅斯欲重返非洲鞏固強國地位

音頻 05:38
俄非峰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中非總統舉行會談,索契,2019年10月23
俄非峰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中非總統舉行會談,索契,2019年10月23 Sergei CHIRIKOV / POOL / AFP

首屆“俄非合作論壇”,也稱“俄非峰會”23日至24日在索契舉行引發全球廣泛關注。出席峰會的包括43個非洲國家的領導人、11個非洲國家的代表以及非洲地區多個主要國際組織代表。峰會重點討論俄羅斯與非洲國家在經濟和安全等領域的合作。但分析普遍認為,峰會意味着俄羅斯重返非洲的野心,與中國,美國和西方國家競爭的同時,也要為走出西方制裁封鎖打開窗口,同時顯示自己全球強國的地位。

廣告

簡言之,俄羅斯開啟非洲戰略新紀元,既是主動出擊,也是被迫應戰,還有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

三維戰略重返非洲

蘇聯過去在非洲大陸曾經舉足輕重,但在後冷戰時期,其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大幅減弱。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從非洲撤出,冷戰結束後的非洲大陸長期以來並未納入俄羅斯的外交政策範疇。幾十年後,地緣政治不可同日而語,中國和西方國家在非洲的影響力遠遠超過非洲曾經的老“大哥”。與蘇聯時期的情況完全不同,但是,普京總統明確表示,加強與非洲國家的關係是俄羅斯外交政策的重點之一。

普京也透露出恢復“蘇聯榮耀”的意願,並確保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成為最強大的力量之一,俄羅斯人就再次對非洲大陸表露出了興趣。

分析認為,雖然與其競爭對手相比,特別是美國、中國與法國,俄羅斯為加強其與非洲之間的關係而得以仰仗的資源較少,但是,俄羅斯勢必將不遺餘力地確保其在非洲大陸站穩腳跟,在這個過程中,它將依賴貿易、外交與軍火交易的三維戰略。

但就整體經濟關係而言,俄羅斯與歐洲和亞洲國家的貿易額仍多於與非洲的貿易。2017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最重要的貿易關係是印度、中國和美國,而不是俄羅斯。此外,美國、中國、日本和歐盟在非洲提供的援助和投資也遠遠超過俄羅斯。

在索契峰會的首日,儘管沒有宣布任何具體措施,但俄羅斯總統普京周三承諾將在五年內讓俄非貿易額翻倍。當天,普京使出渾身解數招待與會的非洲貴賓們,先後出現在他身邊的非洲領導人包括埃及總統塞西,中非總統圖瓦德拉,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和剛果總統齊賽科迪等。普京在招待會上表示,俄支持非洲國家奉行獨立自主政策,將全力協助非洲國家調解局部危機、遏制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打擊跨境犯罪和販毒等。願在平等、友好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繼續與非洲夥伴開展積極協作。就在領導人握手言歡的同時,俄羅斯和非洲商人也在會場熱烈的氣氛中觥籌交錯談笑風生,熱情表達着他們之間的深厚友誼……

但是,儘管俄羅斯努力呈現出自己是一個值得信賴的非洲經濟夥伴的話,他們與非洲代表們的談話最後往往導向俄羅斯的強項:武器銷售和軍事顧問派遣問題。

實力與軟肋

實際上,就軍事合作而言,俄羅斯已經在非洲取得長足發展。分析指出,與西方武器相比,俄羅斯武器價廉物美,在經濟實力有限的非洲國家中獨具優勢,直升機、戰鬥機、防空導彈系統等尤其受歡迎。俄羅斯售賣給非洲的武器數量急劇增長,2017年比2012年翻了一番,總量超過美國。針對缺乏現金的國家,俄羅斯還提供“物物貿易”的特殊服務。而且,俄羅斯與非洲的軍事合作不僅限於武器出口,更多體現在軍事服務上。俄不少軍事力量以安保公司名義大規模走向非洲,在非洲不少國家軍隊中擔任軍事顧問,幫助其訓練精銳的總統衛隊。

另外,俄羅斯還於2009年取消了非洲大陸國家近80%的外債,合約250億美元。這種戰略與中國在非洲大舉放債引發的債務危機前景形成鮮明的對比,對那些開始質疑中國非洲策略的國家或許有不小吸引力。

非洲在地緣政治上歷來是大國必爭之地,俄羅斯重新開闢“非洲戰場”,目的也是要彰顯大國全球影響力的同時哦,也在尋求搞“突圍外交”,為自身發展尋求出路。

五年來,俄羅斯因為侵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而遭到西方國家經濟制裁 ,目前繼續國際合作夥伴來刺激和發展經濟,與非洲關係如能打開新的局面,對莫斯科來說至關重要。

莫斯科通過在敘利亞取得的成功重返中東後,走進非洲的目的自然也是要顯示它依然是一個具有影響力的世界強國。

然而,儘管有野心,但俄羅斯疲軟不振的經濟導致其對非戰略投入還遠遠落後於世界其他主要大國,普京走入非洲前景可能遇到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挑戰。在下一個階段,如果西方繼續對俄保持制裁、美國出台對非新戰略的新形勢下,俄羅斯能否在非洲走得更快更遠也是新的疑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