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美國/衝突

法國十字架報:中美對抗開啟緊張時代

法國十字架報中美對抗加劇專輯28052020
法國十字架報中美對抗加劇專輯28052020 © ©LaCroix

法國《十字架報》5月28日推出“中美對抗加劇”專輯,討論冠狀病毒大流行清楚體現美中之間的對抗開啟緊張時代。該報說,世界兩大國在外交領域和意識形態方面的激烈對抗使人想到冷戰,但這一次無疑是一種新的競爭形式。

廣告

十字架報“中美競爭加劇”專輯的首篇文章由兩名記者比亞塞特(Gilles Biassette)和塔萊斯(Olivier Tallès)著名,題為“中美對抗開啟緊張時代”。文章說,在北京,他們辱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嘲笑西方民主;在華盛頓,他們對中國的“謊言”抨擊越發激烈;在聯合國,中美兩國之間的外交衝突導致很多決議陷入僵局。

新冷戰開端 對抗不可逆轉

自1970-1980年代美蘇關係趨緩以來,大國之間如此激烈的言辭攻擊前所未見。英國前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1946年在美國富爾頓(Fulton)的演講中創造了“鐵幕”一詞,以後的歷史學家會不會把2020年4-5月的推文視為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新“冷戰”的開端?對此,法國前駐聯合國副代表(2002-2006年),法國蒙田研究院(Institut Montaigne)顧問米歇爾·杜克洛斯(Michel Duclos)說,在這場疫情大流行引發的危機中,中美之間的對抗似乎已經出現一種不可逆轉和結構性的特徵。

這篇文章說,在過去幾個月,美中兩大巨頭之間的貿易爭端已經轉移到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中國人公開吹噓自己的治理模式在管理這次疫情方面優於別人。

口水戰轉移國內視線

中美口水戰的升級掩蓋了各自國內的政治問題。在中國一方,據法國戰略基的研究員邦達茲(Antoine Bondaz)指出,北京當局利用當前的緊張局勢,助推國內民族主義,以圖在經濟危機與國際緊張局勢下,增強國內凝聚力,增加共產黨的合法性。

在美國,唐納德·特朗普利用“中國威脅”這張牌,讓人們忘記他對這場疫情危機的混亂管理,並在11月總統選舉之前幾個月,對基礎票倉展開動員,這個票倉的選民仍然激賞白宮主人(特朗普)的民族主義言論。

該文說,以雄心相撞代替合作的轉變,在奧巴馬時代已受到關注,特朗普上台後便暴露在光天之下。賓夕法尼亞州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的研究員埃文·埃利斯(Evan Ellis)回憶說,“在特朗普上台的2017年,美國新國家安全戰略文件沒有把中國定為敵人,但至少將中國定為美國的競爭對手。”

打破鄧小寶典 要當頭號強國

也是在那個時候,在北京,中國領導人決定打破鄧小平在1980年代授意的謹慎做法。據蒙田研究院亞洲主管杜懋之(Mathieu Duchatel) 說,“習近平從2017年開始公開談論領導地位和戰略競爭,談論新時代的來臨。” 中國還公開設定了自己的目標:要在毛澤東奪取政權一個世紀後的2049年,成為領先世界的頭號強國。

習近平繼續其前任們未竟的事業,要改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建立的國際秩序。歐盟安全研究所亞洲專家愛麗絲·埃克曼表示,中國政權在國際機構,尤其是在聯合國系統加強影響力。中國並且建立亞投行等新的國際機構,並將自己定位為一個為現有體制框架提供替代方案的國家。北京認為西方主導的現有國際體系不公平。

建朋友圈 換取在國際機構支持 

十字架報的文章說,不過,與前蘇聯相反,中國並不尋求通過簽署軍事聯盟條約來與美國及其同盟進行抗衡;它似乎也不渴望在其軍事風險眾多的地理環境(台灣,南沙群島…)之外,尋求領土控制。巴黎政治學院歷史學家皮埃爾-格羅澤(Pierre Grosser)說,“這與冷戰有很大不同。 我們不是在兩個軍事集團相互對峙的兩極世界中。”

在沒有正式聯盟的情況下,中國當局試圖結成一個“友邦”朋友圈,並通過其世界第一大外交網,無可比擬的財政儲備,高效的企業和技術,換取“友邦”在國際機構提供支持。愛麗絲·埃克曼補充說,“這樣重組的世界格局,不會有鐵板一塊的陣營,但會出現鬆散的,周邊不斷變化的多個極。”

事實上,北京在非洲,亞洲或拉丁美洲的支持者,不僅與中國合作,通常也是美國的合作夥伴。從這個意義上講,中美兩國更像是競爭者而不是敵手。特別是在經濟領域,疫情危機可能成為一個轉折點。海外投資專家和遊說者帕斯卡爾-杜培拉(Pascal Dupeyrat)說:將會有一個“以前”和“以後”。現在模式變了,1990年代以來運行的自由全球化結束了。五,六年來,美國一直禁止中國在半導體等戰略領域投資。歐洲正在跟進。

危機之下誘惑大 一帶一路或招敵對

歐盟委員會3月底開始呼籲各成員國打國家主權牌。很明顯,布魯塞爾這是針對中國的。一切都表明,這場辯論只會更加激烈,特別是在新技術領域。中國用的半導體只有不到20%是國產的。以“國家主權”的名義,中國要在2025年把國產比例提高到70%,這就需要海外收購。對於某些類型的基礎設施(機場等)也是同樣邏輯。”帕斯卡爾-杜培拉說,“現在西方世界,國家或企業,都缺資金。誰有現金?中國有。”

十字架報說,隨着歐洲和北美將出現空前規模的經濟危機,中國的誘惑力會很大。2008年的金融危機已經提供了一個縮小版的劇本,例如,希臘就將比雷埃夫斯港口的特許權讓給了北京。還有北京在2013年啟動的一帶一路項目可能也會因此得到提振,進而引發敵對反應。就是在這個領域,會出現這種戰略對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