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律生活

潛逃十五年之久波黑塞族前軍事領導人姆拉迪奇被捕歸案

音頻 05:55
2011年6月三日,姆拉迪奇在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上
2011年6月三日,姆拉迪奇在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上 Dr

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比利時籍檢查官布拉梅茲按計畫6月6日周一,向聯合國安理會口頭彙報其在5月17日所遞交的有關塞爾維亞與海牙國際法庭之間合作情況的半年度書面報道。

廣告

法新社指出,海牙檢察官布拉梅茲此前向聯合國遞交的書面報告,對塞爾維亞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但在此之後,發生了一樁受到國際輿論全面關注的事件,那就是貝爾格萊德當局在5 月26日在塞爾維亞境內捕獲了遭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通緝了十五年之久的波黑塞族前軍事領導人姆拉迪奇(Ratko Mladic)。

現年69歲的姆拉迪奇被控在1992年至1995年的波斯尼亞戰爭期間,犯下了戰爭罪行和危害人類罪行。具體而言,姆拉迪奇被控在1992年4月,在以塞爾維亞族為主的前南斯拉夫軍隊圍困薩拉熱窩(Sarajevo)期間,與波黑塞族前政治領導人卡拉季奇一同領導了在44個月期間殺害近一萬一千四百人的行動。另外,姆拉迪奇被控在1995年7月中上旬組織了針對斯雷布雷尼察穆斯林的包圍,有近八千穆斯林遭到屠殺。

海牙國際刑事法庭在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事件發生後不久,即1995年7月25日就指控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在造成二十萬人喪生的波黑戰爭期間,進行種族清洗,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的罪行。一年後,海牙國際法庭在1996年7月11日簽髮針對姆拉迪奇的國際通緝令。同年11月9日,姆拉迪奇被免去波黑塞族部隊總參謀長的職務。

海牙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長期以來,一直抱怨塞爾維亞在緝捕姆拉迪奇等人的事務上,態度消極。早在2001年11月27日,國際刑事法庭檢察長德爾蓬特(Carla DEL PONTE) 就曾公開指責貝爾格萊德袒護姆拉迪奇,他就匿藏在塞爾維亞。對此,貝爾格萊德予以否認。但到了2006年2月,貝爾格萊德情報部門在報告中,承認姆拉迪奇在2002年6月以前,一直享有塞爾維亞軍方的保護。同年10月21日,國際刑事法庭檢察長德爾蓬特再次明確指出,姆拉迪奇就在塞爾維亞,而且就在貝爾格萊德及其周邊地區。2009年6月11日,波斯尼亞電視媒體播出了姆拉迪奇的畫面,並聲稱,部分鏡頭可能就是在大約半年前錄製的。一年後的2010年6月16日,姆拉迪奇家人要求申報其死亡,但遭到塞爾維亞司法部門的拒絕。同年10月28日,塞爾維亞政府把緝捕姆拉迪奇的懸賞從二十五萬歐元提高至一千萬歐元。

就姆拉迪奇於5月26日在塞爾維亞境內被捕一事,本台法語組6月1日在新聞報道中說,部分觀察家認為,這是協商的結果。本台法語組記者Laurent ROUY發自貝爾格萊德的報道說:“姆拉迪奇在拉紮雷沃村莊的被捕是否屬於事先和罪犯談判的結果?這是一家以嚴謹著稱的克羅地亞媒體所提及的一種論斷。據說,塞爾維亞當局和姆拉迪奇就其投降的細節進行了歷時一年的談判。姆拉迪奇獲得除了涉及其家人命運的保證和支付被拖欠的四萬七千歐元退休金以外,還得到承諾,可以為他的女兒上一次墳。而塞爾維亞方面則可以選擇政治上的最佳時機,來執行逮捕行動。同樣是根據克羅地亞媒體的說法,歐洲多國情報部門對這一談判知情,甚至有可能間接地介入了。為了支持這一論斷,媒體不僅引述了一些匿名外交人員透露的消息,並且還指出,姆拉迪奇在被捕時所匿藏的住宅,業主旁若無事地被警方放了回家。”

法新社報道注意到,在被引渡至荷蘭海牙當天 - 5月31日周二一大早,姆拉迪奇在離開貝爾格萊德之前,首先前往墓地,為他的女兒上了墳。姆拉迪奇在5月31日晚抵達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的拘留所後,態度極其合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