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人物特寫

辛比康瓦—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機器得以運作的一隻齒輪

音頻 06:10
資料圖片:盧旺達人帕斯卡-辛比康瓦。
資料圖片:盧旺達人帕斯卡-辛比康瓦。 (圖片來源:國際刑警組織)

盧旺達人帕斯卡•辛比康瓦(Pascal Simbikangwa) 2014年2月4日起在巴黎重罪法庭出庭受審,成為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事件中首位在法國接受審判的被告。雖然辛比康瓦此前只是盧旺達軍隊中的一名上尉軍官,但鑒於多年來圍繞法國政府在這場大屠殺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種種爭議,這次審判得以在巴黎舉行也因此而有了歷史性的意義。

廣告

從外形來看,需要靠輪椅行走的辛比康瓦似乎更是屠殺的受害者而不是殺人者。但是,在盧旺達西北部吉塞尼省的大屠殺倖存者的記憶中,辛比康瓦早在屠殺開始前就已經是一個殘暴無情的人。他在這裡出生、長大。在這裡有自己的農場。在胡圖族人掌握政權時期,他是總統衛隊中的上尉軍官。1986年,一場事故造成他終身殘疾。但這並不妨礙他讓當地居民對他望而生畏。有人回憶說,他每次回到他的農場時,都會打罵農場僱傭的圖西族牡牛人。由於截癱,辛比康瓦從作戰部隊轉入軍隊情報部門和國內情報機構工作。曾經被他審訊過的人都領教過要下跪,遭受他的拳頭的滋味。早在1992年,也就是大屠殺發生之前,比利時盧旺達人權與民主委員會就在一份報告中提到他毆打一家媒體負責人的事件。人權觀察1994年初的一份報告也提及他曾參與多起對秘密關押者使用酷刑。

辛比康瓦出生並成長的吉塞尼省是盧旺達胡圖族總統哈比亞里馬納勢力的地盤。1994年4月6日,哈比亞里馬納遭暗殺身亡引發了一場針對圖西族人的大屠殺。僅是在辛比康瓦的家鄉小寨,就有近1400名圖西族人遇害,其中包括躲進教堂避難的老人、婦女和兒童。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數據,100天之內,盧旺達全國80萬人被殺害,大部分受害者是圖西族人,但那些溫和的胡圖族人也沒能倖免於難。大屠殺之後,圖西族反叛力量最終走上政權,辛比康瓦逃亡國外,隱性埋名,但於2008年在法國海外省馬約特島因為倒賣假身份證件被捕,暴露了真實身分。

但辛比康瓦究竟在這場屠殺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在大屠殺後掌握政權的圖西族人把他列入了“一級”罪人的名單,認為他是前總統哈比亞里馬納身邊的小集團中的一員,與哈比亞里馬納的妻子和兄弟,以及其他前政府高官組成了最接近權力核心的組織阿卡祖。非政府組織非洲人權1995年在一份報告認為,在屠殺開始時,辛比康瓦仍然十分強勢,在民兵組織中十分活躍。人權觀察以及國際人權聯盟組織則在一本關於盧旺達大屠殺事件的書著中指出,美國在1994年4月22日曾呼籲盧旺達軍方負責人立即停止暴力行動,辛比康瓦就在被點名的軍方負責人之列。

不過,辛比康瓦雖然並不否認他與胡圖族總統哈比亞里馬納關係密切,但駁斥一切對他的指控。辛比康瓦原本被起訴種族屠殺和反人類罪行,但由於相關證詞多有矛盾與模糊,難以確定他是否確實直接參與了1994年4月8日發生在他出生地的大屠殺,法庭最終放棄了這項指控罪名,只追究他同謀犯罪的責任,起訴書指控他在“知情的情況下,對執行大規模系統的草率處決、其他非人行為以及種族屠殺有貢獻。”他被指控向胡圖族民兵提供武器,並鼓動他們設置哨卡,攔截並殺害圖西族人。

倘若罪名成立,他可能會被判處終身監禁。

開庭首日,辛比康瓦的辯護律師就要求法庭裁決指控罪名子虛烏有,認為這場審判更是在法國涉嫌對大屠殺的發生負有責任的壓力下的一場政治與外交審判。這種立場表述的潛台詞是法國被圍繞他在大屠殺事件中角色的爭議束縛了手腳,不得不面對盧旺達現政府讓步。的確,由圖西族反叛力量組成的盧旺達政府自上台之日起,就一直指責法國是大屠殺的“同謀”,因為法國當時訓練、武裝了盧旺達軍隊,而且,大屠殺的責任者後來又借法軍人道援助行動的機會,得以逃亡國外。

辛比康瓦究竟是製造了種族大屠殺的權力核心的成員?還是各種形勢錯綜交織而催生出的替罪羊?他的辯護律師認為,拋開當時的歷史環境,控方並沒有確鑿證據,辛比康瓦是總統衛隊成員,的確與時任胡圖族總統來自同一地區,很崇拜哈比亞里馬納,但這並不能說明他是種族屠殺罪嫌疑人;他從沒有掩飾他的觀點,但他的觀點也並不是種族屠殺者的觀點。

對於代表受害人起訴辛比康瓦德的盧旺達種族屠殺民事團體主席阿蘭-郭蒂耶來說,不能小看這個同謀罪名,在他看來,辛比康瓦猶如一個齒輪,這個齒輪讓一個由別人操作的機器得以運作。他認為,無論是種族屠殺罪名,還是同謀種族屠殺罪名,重要的是對被告的指控罪名被裁定成立。而且,也不能說辛比康瓦不是重要人物。他畢竟是阿卡祖組織的成員,非常接近權力核心。他是智囊,是規畫者。那些發號施令的人中,很少有人親自去殺人,但是,大屠殺之所以發生,正是因為有這些人思考、組織並推動了屠殺的發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