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烏克蘭危機:歐盟與俄羅斯的對立將曠日持久

音頻 14:10

隨着克里米亞公民表決絕大部分居民都贊成加入俄羅斯的結果出籠,烏克蘭危機有激化的危險。歐美和西方各國都立即表態拒絕承認這個公民表決,並威脅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而俄羅斯也警告將採取報復措施。儘管烏克蘭危機還沒有戰爭的危險跡象,可是這個危機顯出緊張僵持的種種跡象。今日歐洲為此採訪國際問題評論家齊墨。

廣告

法廣: 您認為克里米亞公民表決的結果是不是讓歐美與俄羅斯的對立加劇了,為什麼歐美不承認克里米亞的公民表決呢?

齊墨:德國方面就烏克蘭危機有不同看法。危機開始的時候,德國是不同意對俄羅斯採取制裁措施。但是在克里米亞決定舉行公民投票,特別是把公投時間定在3月16日,德國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德國與歐盟其他國家特別是法國保持一致的立場,堅持要對俄羅斯進行制裁。

從國際法的角度看,一個國家的地區要獨立,要舉行公投,必須是整個國家的人民參加公投,不僅僅是這個地區的人民參加公投,這樣才有合理性和合法性。今天從克里米亞的個案看,也應當按照國際法這樣一個基本原則,應當由全體烏克蘭人來投票表決克里米亞人是否可以獨立,這是國際法一個基本的原則。但是,也還有另外一個原則就是人權原則,也就是地區和人民自決的權利,一個地區的居民理論上是有權利通過公投來決定這一地區的歸屬。這兩種權利產生了矛盾。而現在國際法有一種新的理論,提出可以採取一種內部的公投,就克里米亞來說,當地公民可以採取投票,但必須是有保留在烏克蘭國家內的前提才能投票決定自己自治的權利,這是可以的。因此從國際法的角度看,目前烏克蘭克里米亞的公投是無效的。

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來看:當年德國與法國在薩爾蘭州這個地區歸屬上產生了爭議。其實在歷史上這個地區就不斷歸屬於或是德國或是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由法國佔領。但後來法國與德國同意,由這個地區的公民舉行投票表決,在表決之後薩爾蘭就歸屬於德國,這個公投是有德國與法國兩個國家同意協商同意的前提。那麼現在克里米亞的做法,顯然是在沒有烏克蘭中央政府的同意之下而單獨採取的行動。因此歐盟認為克里米亞公投並不符合國際法。

法廣:歐美如何應對克里米亞公民表決後烏克蘭危機進一步加劇的危險呢?

齊墨:現在確實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情況。一方面當地居民自願投票表決加入俄羅斯,而另一方面如果歐盟為此對俄羅斯採取經濟制裁那將是兩敗俱傷的結果。德國這些天有很多討論,德國對俄羅斯進行制裁,而俄羅斯對德國進行反制裁措施,那就會對德國的經濟造成嚴重的損害。首先是能源供給,德國目前的天然氣百分之30左右是靠俄羅斯供應的,通過烏克蘭的管道供給。同時俄羅斯供應歐洲還有北海一條管道,而當年建設北海管道正是因為擔心俄羅斯與烏克蘭產生矛盾,俄羅斯對烏克蘭斷氣而波及歐洲。但現在與俄羅斯發生這樣直接的矛盾,能源損失很嚴重。

另外一個就是德國在俄羅斯的投資很大,一旦這些公司在俄羅斯不能正常的運作,將影響到德國國內30萬個工作崗位。

目前對俄羅斯的制裁,按德國的想法,還處於第一層面。首先是簽證方面,就是不再發放進入歐盟的簽證;第二個就是對一些人員在歐洲的存款進行凍結。制裁還沒有涉及貿易層面。但如果涉及貿易制裁就會嚴重危及德國的經濟。所以目前德國國內有很多企業家擔憂。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一些人認為,整個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危機到了今天的地步,歐盟也應當承擔責任。他們認為,歐盟特別是美國支持了烏克蘭激進的反對派,儘管反對派同當時的總統亞努科維奇達成協議,同意到5月份舉行新的選舉等等,但反對派沒有遵循這樣的一個協議,而進一步採取更大規模的示威遊行的方式,逼迫總統亞努科維奇逃竄,這樣導致發生變革。但變革之後西方國家很難全力承擔這一變革的後果。因為烏克蘭需要大規模的經濟援助,而且烏克蘭內部面臨分歧,而這個分歧歷史上就曾經有過。烏克蘭長期分為東西兩個部分,東部居民傾向於俄羅斯,西部地區過去因為被波蘭後來是奧匈帝國佔領,東部則一直在俄羅斯的控制之下。烏克蘭內部的分歧現在可能還會進一步加劇,比如烏克蘭東部受俄羅斯的影響較大,其他俄羅斯居民佔主要成分的地區,有可能仿效克里米亞地區公投的方式也想加入俄羅斯。因此烏克蘭內部會面臨進一步分裂的危險。危機以及制裁會走到多遠,如果會受到俄羅斯的反擊,因為俄羅斯現在也在進行沙漠推演,面對歐盟和美國的制裁,俄羅斯採取哪些反制措施,這些又會有哪些後果,現在看俄羅斯是不會退卻的,而歐盟與美國的進一步制裁升級,必然也會危害到自己的利益。所以歐盟其實是陷入兩難的境地。

法廣:您認為烏克蘭危機持續,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會有嗎?

齊墨:目前看來烏克蘭危機發展下來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是沒有的。首先克里米亞邀請俄羅斯的軍隊進駐,邀請俄羅斯的貨幣在克里米亞發行。克里米亞百分之93到95的居民是贊成加入俄羅斯,儘管公投中投票的居民為百分之80,一些少數民族採取抵制公投的立場,但這個公投結果下俄羅斯不會動用軍隊,也不會打仗。

唯一面臨的打仗危險就是要看烏克蘭是不是動用軍隊同俄羅斯開戰。但現在看來,烏克蘭的軍隊根本沒有戰爭的能力,也絕對不是俄羅斯軍隊的對手,所以烏克蘭不動用軍隊就沒有戰爭爆發的導火線,而沒有戰爭,北約組織是無法干預插手的,因為烏克蘭不是北約正式的成員國。而且當年匈牙利布達佩斯備忘錄中西方國家只是承諾烏克蘭在遭受核武器攻擊的時候,才出手援助。而現在從種種跡象來看,西方武力介入還沒有充分 的理由和根據,在這樣的情況下西方是不會投入軍隊直接跟俄羅斯交鋒。而烏克蘭也沒有這個能力。一般認為這樣的狀態會是一種冷戰的狀態。

法廣:歐洲聯盟通過對解決烏克蘭危機是否體現出有一個共同的外交了嗎?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立場有距離嗎?歐盟其他成員國對待克里米亞公投問題的立場是不是有區別?

齊墨:我認為是有區別的。目前歐盟國家中其實最希望看到烏克蘭有變革的是波蘭。波蘭靠近烏克蘭,而且在歷史上波蘭與烏克蘭有很深的淵源。歷史上波蘭長期統治過這塊土地,西烏克蘭。所以波蘭外長支持烏克蘭反對派的力度是最大的。其次在歐盟中是法國。

德國面臨非常多的問題。德國與俄羅斯的經濟關係是非常緊密的。德國有一個左翼黨主席甚至提議讓德國前總理施羅德與普京作為歐盟的協調員去溝通烏克蘭危機。施羅德與普京的關係很密切,在施羅德不再擔任總理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京任命施羅德擔任俄羅斯天然氣公司監事會主席,給他這個職務,也給他很高的薪酬。但這個提議沒有得到響應,因為當時時局進展太快速,德國當時顯示並不希望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而目前的制裁其實也是很象徵性的,只是凍結簽證與賬號,美國的制裁也是象徵性的,雖然宣布制裁措施,但卻是沒有實施。而且也沒有針對普京個人實行制裁,而是將他歸於例外。這顯示對俄羅斯威脅制裁,歐美有投鼠忌器的心態。德國尤其如此,因為德國的經濟利益在歐盟中規模是最大的,一旦制裁所受到的傷害也會是最大的。

法廣:綜合這些情況,您對烏克蘭危機的前景如何看,會不會有一個很快的解決出路呢?

齊墨:烏克蘭這個國家其實很重要,在歐洲面積為第二,它的糧食出口佔世界第三,當年也是武器出口第六大國,可以說在國際上也是一個影響力非常大的國家。烏克蘭面臨很大的問題,當年從前蘇聯分離出來以後,經濟發展其實很困難,從烏克蘭的政局混亂就可以看出。這裡面涉及很多原因。從地緣政治來觀察,烏克蘭正好處於歐盟與俄羅斯之間,自然受到歐盟與俄羅斯的影響。烏克蘭國土遼闊,烏克蘭的東部受俄羅斯的影響多,而在西部則受歐盟的影響多。

從歷史的角度看,大約在公元五世紀,六世紀的時候,基輔就處於一條從北歐到希臘,到地中海的商道上,最先形成基輔羅斯的國家,成為白俄羅斯,俄羅斯以及烏克蘭三個國家共同的起源。然而這個國家最初就決定了基輔處於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中間的命運,歷史上一直受到東西方兩個方面影響。烏克蘭這個名稱就是邊區邊疆的意思,是處於東西方交界的地區。東西方的角力是一隻會持續下去的。如果按照法國一些編年史學家主張的角度把烏克蘭危機放到歷史幾百年幾千年的背景里去看,烏克蘭危機會解決的時候,就是通過各種影響和演變,俄羅斯發生了變化,俄羅斯成為歐盟的朋友,甚至有一天成為歐盟的一個成員國的時候,屆時烏克蘭危機才能化解。但在目前的狀況下,這個危機還會持續下去,很難找到一個立即能解決危機的方式方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