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歐洲

歐洲議會選舉 激進保守勢力重回主流政治舞台

音頻 11:58

第八屆歐洲議會選舉塵埃落定,但投票結果帶來的衝擊遠遠沒有雲消霧散。儘管歐洲聯盟整體上仍然由眾多支持歐洲建設發展的歐洲選民護衛,贊成歐洲建設發展的議員擁有絕對多數席位,但28個成員國內卻遭遇程度不同的反歐洲激進勢力明顯增長的政治變化。今日歐洲採訪英國布魯耐大學經濟系教授劉勺嘉。 

廣告

法廣 :
從今年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看,您覺得歐洲建設的健康狀況如何,歐洲建設發展的政治格局發生了重要變化了沒有 ?

劉勺嘉 :
最重要的一個變化是激進保守勢力重新回到主流圈。尤其是移民保守主張的政黨,在他們本國沒有被選舉上,到了歐洲議會上卻成為一隻亮眼的一道線。他們很多獲得了相當多的席位,這是一個主要的變化 。

法廣 :
歐洲持續陷入經濟困境,復蘇艱難緩慢,歐洲大部分國家裡比例不同的選民是不是對歐盟的經濟不滿用選舉反對歐洲的激進政黨來對歐洲做政治懲罰呢 ?

劉勺嘉 :
有很多種原因。我們說的確歐洲有很多問題,有經濟問題,有工作就業機會問題,有跟其他國家競爭問題,也有社會治安問題,也有歐洲人的傳統保護的問題。

比如在英國有一個英國獨立黨 ,這個黨在英國從來沒有人選他們,在英國議會從來沒有過席位,但這次在歐洲議會選舉,獲得了將近百分之20,換算成席位將近20個席位,這讓人跌破眼鏡。這反映英國或歐洲的選民,他們認為對自己文化的保護,對就業的保護,到了需要值得政治家認真考慮的時候了。這與經濟衰退,就業機會減少都有關係。

我認為更重要的,可能跟主流意識尤其有一種危機感,即主流文化危機感。這個危機感主要體現在歐洲的文化,歐洲的宗教是基督教。大量的來自非洲,阿拉伯的移民涌到法國或歐洲,在法國特別明顯。這些移民生育特別旺盛,人口增長很快,一家通常生育5個6個孩子。久而久之,隨着歲月增長,這些移民的人數將會超過歐洲或法國本土的居民人數。這些移民都信奉伊斯蘭教,久而久之伊斯蘭教就有可能代替了基督教。這樣就讓人非常擔心。所以從未來這種變化去考慮,選舉反映了對未來變化的擔憂,激進保守勢力擡頭,激進保守勢力被選進歐洲議會有它的內在反映。當然這也與經濟有關係,但同時也不完全是經濟關係。

法廣 :
英國本身一直與歐洲聯盟有一定的游離距離,根據英國的歐洲議會投票的情況,可以說英國內部反歐洲勢力近期有較大的增長嗎 ?

劉勺嘉 :
現在大家都知道,其實英國在歐盟里,無論英國反對或者不反對,英國接受一個事實,歐洲定的法律大於本國的法律。換句話說,如果本國的法律在執行中間與歐盟的法律有衝突,那麼必須按歐洲的法律去執行。所以英國如果採取不參與的態度,歐洲的法律還是影響英國的法律,最終的結果還是受歐洲的影響越來越多。那就不如參與進去。參與進去至少可以在制定法律方面或修憲方面,影響修憲和影響法律的制定。從而影響歐盟的政策。所以這也說明英國獨立黨在英國沒有被選進議會,但在歐洲倒是被選上很多議會的席位。將來結合歐洲其他一些激進保守黨,會對英國的移民法,人權法會有重大的影響,會做重大的修改。在整個歐洲在移民方面會傾向於慎重和保守。

法廣 :
法國極右勢力在國內選舉中有國民議會議員兩名,但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卻選上20多名議員,您認為這是否與歐洲議會選舉在歐盟各國選民認識中並不那麼重要,才這樣投票有關,而在各國全國選舉中就很可能不會有這樣投票的現象嗎

劉勺嘉 :
不能這麼說不重要。以前會這麼說可能不那麼重要。但選舉的重要性體現在不同方面。如果說錢怎麼花,這個錢使用在修路方面或福利方面,這就跟政黨,國家執政有關,你選誰就決定公共財政安排怎樣花。但移民法那就不是成員國所能決定,而是歐洲大法,每個成員國的移民法必須服從歐盟的移民大法。所以從這個層次上看,大家已經認清楚了。從法律或者從制定法律的角度來講,要影響整個歐洲就必須到歐洲議會裡邊去。因為所有的移民法,所有的法最終都要在歐洲議會表決通過的。 我們說,如果你能夠在歐洲議會有席位,你就能對法律的修改就會有聲音,就會有影響。這也是為什麼有選民選激進政黨,在法國叫做國民陣線,在英國叫激進保守勢力,到歐洲議會,讓他們去影響歐洲法律程序的制定,影響法律,從而影響各國的移民政策和保守文化。

我認為國家選舉和歐洲選舉都重要,表現在不同的方面。國內選舉的只能主要是決定公共開支,比如收多少稅,這個稅怎麼用,這是各個國內政黨能體現作用,在這樣的選舉中激進保守勢力可能因為沒有執政經驗或其他什麼原因,選民就不太看重他們這方面的能力。選舉因此有偏重。就像每一個人能力不一樣,將你放在不同的崗位一樣。這是選舉的不同安排,應當與重要性沒有太大的相關。

即使有相關也是在制定法律方面,歐洲議會更加重要。在怎麼制定公共財政方面,國內的選舉更加重要。這是選民的偏好導致的結果。

法廣 :
根據選舉結果的現狀,您認為歐洲聯盟應當會有哪一些應對和變革 ?

劉勺嘉 :
我認為歐洲整體將反映將來對自己文化的保護和移民政策將會更加傾向於保守。同時會對現有的移民法人權法,和有關影響到文化,未來會不會受伊斯蘭教影響呀,或者伊斯蘭教會不會成為主流宗教呀等等方面,會做一些重大的修改,然後更加傾向於保護主流文化方面的一些制度的安排。

法廣 :
這一次選舉是在歐洲仍然處於困境狀態。接下來歐洲就要致力於發展經濟刺激經濟,讓經濟在各個成員國都有改變。您怎麼看歐洲未來經濟走向 ?

劉勺嘉 :
剛剛說到,歐洲經濟對選舉歐洲議員的影響不太大。因為議會的作用主要是制定法律,對法律修改進行表決。當然也有預算最後的通過。但預算是各國貢獻的稅務,針對歐洲整體有影響,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各國主要執行自己的經濟政策。比如法國的經濟政策,英國的經濟政策對自己國家有影響。在這個層面,選民都更應該選舉有執政經驗的政黨來刺激經濟。選民選更有執政經驗的一些大黨來執政,通過他們的執政來刺激經濟。

這些激進保守勢力法國叫極右,英國叫激進保守勢力,選舉他們主要是影響法律的制定,我因此認為
選舉他們並不是出於經濟考慮,而是出於文化,宗教和未來移民保守方面的考慮。

未來對歐洲經濟發展來看,根據英國這幾個月數據來看確實已經出現了正增長的正能量,連續保持在百分之0。1,0.2的增長率。英國宣稱,只要有3個月的正增長率,就證明經濟走出了衰退。從這一點看,英國也正在走向復蘇的方向。

還有德國也一樣,德國的經濟增長也比較好。唯有法國的情況,目前的就業率好像還比較疲軟,在增長的潛動能看上去不高。應該說從整體上看還是樂觀的,但不排除一些因素會導致經濟衰退再次來臨。如果沒有個別因素的影響,我們說還是朝着健康的方面在轉化。對未來幾年的歐洲經濟發展我們應該持樂觀的態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