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法國穆斯林與“聖戰”畫清界限拒絕背黑鍋

音頻 11:07

法國人質埃爾維-古爾戴爾9月25日在阿爾及利亞被殺害的消息震驚法國上下,從第二天起,法國巴黎和外省連續幾天舉行了不同形式的紀念死者,和譴責“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集會遊行,其中由法國穆斯林社團和伊斯蘭教會舉行的抗議以“伊斯蘭教”名義殺人的集會更加令人矚目。10月1日在中部大城市裡昂,全法國各宗教團體罕見地舉行聯合抗議集會,共同表達全法民眾不分宗教信仰共同表達反對“伊斯蘭國”聖戰恐怖組織的立場和聲音。

廣告

9月25日,在法國人質埃爾維-古爾戴爾被殘忍的“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殺害的當天,正在紐約出席聯大會議的法國總統奧朗德發表講話說:“埃爾維-古爾戴爾被殺害,是因為他是法國人,而他的祖國法國正在抗擊恐怖主義。埃爾維-古爾戴爾被殺害,是因為他是我們中的一員,而我們為自由,為人的尊嚴與野蠻做戰”。

長期以來,人質問題一直困擾法國政府和民間,但在如此短時間內,並以如此卑鄙無恥的手段殺害無辜的法國人質,實為幾十年來罕見。全法國上下,最先對此作出反應的是擁有500萬以上人口的法國穆斯林社團和伊斯蘭教會,這也堪稱為法國歷史上的首例。在人質被害的第二天下午,法國的穆斯林社團幾百人就在巴黎市中心的大清真寺前聚集,抗議以“伊斯蘭教”為名義進行屠殺。

據本台法語部現場報道:法國穆斯林社團幾百人高喊被害人質的名字“埃爾維” ,“埃爾維”,把他當作自己的朋友或兄弟,並憤怒譴責殺害人質的野蠻血腥行徑。他們舉着人質照片和寫有“不要以我的名義犯罪”的牌子。一位參與者表示:他是穆斯林,也是法國人,更是一個人,他譴責在阿爾及利亞發生的殺害人質事件,並要避免把穆斯林人和伊斯蘭主義以及恐怖主義混淆在一起。一個聲音幼嫩的參與者說:“我來這裡是為了向埃爾維致敬,我們不允許他們如此玷污伊斯蘭教。”

參加這一集會的有法國穆斯林社團,也有法國猶太社團,還有法國左右不同黨派的代表,表達了全法國社會面對恐怖主義的團結一致立場。組織這一集會的法國伊斯蘭教組織CFCM的主席DALIL BOUBAKER布巴克爾當場發表講演。

他說:“面對盲目殺人的恐怖主義,面對這種野蠻行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我們今天如何?如何去討論伊斯蘭和伊斯蘭主義?我們的宗教伊斯蘭教呼籲的是從善,是尊重生命和禁止殺害無辜。《可蘭經》說:殺害一個人就是殺害全人類。我們今天在這裡,是為了見證我們反對這種卑鄙下流的殺人罪行,並高聲呼喊:停止野蠻,停止恐怖主義。”

法國穆斯林社團上街表達譴責“聖戰”和“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殺害法國人質,並與他們畫清界限的行動雖然受到法國政府和輿論的支持,但又引發另一場與此相關的論戰:法國左翼《解放報》刊登laurant Joffrin文章,認為不應當要求法國的穆斯林社團為“聖戰”或“伊斯蘭國”背黑鍋,或感到有什麼責任。

如何看待法國穆斯林社團的迅速反應?這一集會的意義在哪裡?本台法語部採訪了專門研究宗教的人類學學者Bounia BOUZAR女士,她認為:法國目前的局勢是複雜的,因為在法國,穆斯林人和其他法國人一樣都是共和國公民,一般他們都從人權的角度作出反應,但這次情況不同。法國穆斯林社團被迫作出反應是因為在一般民眾輿論看來,“聖戰”組織一直都在利用伊斯蘭教,因為他們是穆斯林。所以法國穆斯林社團感到必須指出這些野蠻行徑並不是伊斯蘭。但這並不是一場能輕易說服人的辯論,因為“聖戰”,穆斯林和伊斯蘭教等概念之間的混淆本身就已經存在了。

本身也是穆斯林人的BOUZAR女士說:她已經在一份不要將穆斯林人與“聖戰”混淆的呼籲書山簽字,因此同意《解放報》的觀點。理由是:20多年前,邪教組織“太陽聖殿”曾經使30多個信徒自殺,當時人們並沒有要求天主教教宗對這一事件表態,因為在人們的心目中,羅馬教皇與此無關。不過,作出以上對比的BOUZAR女士也承認:現在人們要求法國的穆斯林群體對人質被害事件表態,是因為人們確實存有疑問:伊斯蘭教是否允許以這種野蠻方式或所謂稍文明的方式結束一個人的生命?

研究宗教問題15年的BOUZAR女士說她曾經指出面臨的危險在於:一些伊斯蘭極端分子以“正統伊斯蘭”的面目出現,利用法國等西方國家的世俗民主體制,對宗教自由進行保障這道門,利用國家管制上的放任自流和漏洞,利用一般人搞不清什麼是“正統宗教”和“極端宗教”的區別。其實,存在多時的種種“混淆”對這些極端分子才是有利的。

BOUZAR女士還指出:很少有媒體報道在敘利亞的穆斯林人是最早受到“聖戰”組織威脅的群體,如果他們不效忠“聖戰”組織及其專制性的意識形態,他們就會被屠殺。“聖戰”組織是先從穆斯林人內部開始進行清洗,然後才是對外部的清洗。而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和哲學,不管是有神論還是無神論,都認定人的生命是神聖的,任何人都不應侵犯他人生命,都應當尊重他人的信仰自由。

法國的穆斯林社團這次主動發聲抗議聖戰組織殺害人質,也是由於近幾年在敘利亞內戰中,有包括法國在內的居住在歐洲國家的穆斯林人前往敘利亞等地參與所謂的“聖戰”。最初參與的一些人主要是為了支持敘利亞反對派,但隨着敘利亞戰事發展,反對派成分越來越複雜,“聖戰”組織逐漸做大,西方國家不敢貿然支持包括溫和派在內的敘利亞反對派。

在“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掠地攻城佔領大片地盤後,法國和歐洲開始面對本國穆斯林參加“聖戰”組織,“聖戰”分子進入宣傳網站途徑,在網上進行招募等問題。據法國內政部長卡澤納夫的說法,已有930名法國僑民捲入在中東發生的鬥爭。這些人中,150人已經返回敘利亞,350人仍在中東,170人正在返回恐怖組織所在地的途 中,230人正打算前往。法國內政部長表示,法國將內外雙管齊下:在內依靠法律;在外則打擊“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推進。

法國國民議會在9月15日下午討論通過了相關反恐法案,包括禁止涉嫌有意前往恐怖組織所在地的人員出國,並加強在網絡上打擊對恐怖主義的宣傳。在法國人質9月25日被害後,法國民眾群情激憤,穆斯林社團自然必須站出來表明立場,與無人性的“聖戰”組織畫清界限。

聽眾朋友,在以上特別節目中,為您介紹法國人質埃爾維-古爾戴爾9月25日被害後,法國穆斯林群體立即集會抗議這一野蠻行徑,指出“聖戰”極端主義完全不屬於伊斯蘭教信仰,呼籲法國社會不要把少數極端分子和廣大穆斯林群體混為一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