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媒體

法廣隆重紀念吉斯蘭•杜邦和克洛德•威爾龍 遇害一周年

2013年7月,遇害前,克洛德·威爾龍 (左)和吉斯蘭·杜邦(右),在馬里基達爾的工作照。
2013年7月,遇害前,克洛德·威爾龍 (左)和吉斯蘭·杜邦(右),在馬里基達爾的工作照。 RFI

2013年11月2號,本台派往正陷入戰亂的非洲國家馬里實地採訪的的記者和技術人員吉斯蘭•杜邦和克洛德•威爾龍在北部基達爾地區採訪當地一個部落首領後,剛走出門就被一群武裝分子綁架,不久後,噩耗傳來,在當地執行任務的法國軍隊在距基達爾市以東10公里左右處發現了他們兩人的屍體。法廣兩位同仁遇難後,在法國政府的倡議下,2013年11月26日聯大通過一項決議,將每年的11曰2日定為“國際新聞日”,終止針對記者的暴力行為,反對施暴者逍遙法外。

廣告

法國有關當局對兩個遇害兇殺案的調查前一段時間停滯不前,這是由於基達爾當地的局勢複雜化,超出了巴馬科政府的控制。

兇殺案發生後,伊斯蘭馬格裡布基地組織(AQIM)聲稱對這起雙重謀殺負責,稱兇殺是對法國軍方在馬里實施“新十字軍東征”式的軍事干預的報復。當時,馬里總統凱塔,在兩名記者的遺體前,含着眼淚承諾將盡一切可能找到兇手,但自此以後,有關兇殺案的所有線索似乎消失在馬里北部的沙漠里。

法廣所屬的法國世界傳媒集團總裁薩拉科斯女士日前明確表示:如果對這一罪行不調查清楚,那麼將是對遇難者的第二次謀殺。

遇難者克勞德•威爾龍的女兒也對案件的調查表示:調查一開始,就被告知調查過程需要很長時間,會讓人很痛苦,因為,(家人)想很快地、確切地知道事件發生的詳細經過,想知道兇手的名字和長相。在和負責吉斯蘭和我父親案件的調查法官見面後,我感到欣慰,他給我的感覺是,對調查非常認真、不忽略、放棄任何線索,正是我所期待的,是為我們遇難者家屬爭取真相的人。當然我也擔心因為政治原因(真相不能大白),總之我希望能了解真相,至少是部分真相。

針對案件的調查的進展,法國外長法比尤斯今天早晨接受本台晨間採訪時表示:對案件的調查已經進入關鍵階段,目前我持有的證據,我想、我希望能夠讓我們逮捕兇手和指使者。當然,眾所周知,馬里北部地區的情況非常複雜、困難,但是,首先法國和馬里政府間的合作很緊密,這是非常重要的,其次,還有巴馬科當局和北部武裝組織,目前正在阿爾及爾展開的對話,也可能方便對兇手的確認和逮捕。當然, 目前人們正沉浸在對兩名記者的懷念中,但是,必須要找到兇手,並將其逮捕,我想,我希望對這一問題的解決是走在正確的路上。

今天是吉斯蘭 ∙杜邦和克洛德 ∙威爾龍在馬里遇難一周年紀念日,為紀念兩名同仁的遇難,今天上午11點30分在本台在集團總部的會議廳舉辦紀念活動。與此同時,在馬里首都巴馬科,也舉行了紀念活動,兩位記者的家人也前往出席。在紀念儀式上,還宣布了首屆“吉斯蘭和克洛德獎學金”獲得者的名單。

今年的獲得者是記者蕾切爾•特素蓋(Rachelle Tessougué )和技術員西迪•穆罕默德•迪科(Sidi Mohamed Dicko),克洛德的女兒、同時也是吉斯蘭的教女,向兩位獲獎者頒發了獲獎證書。

本台所屬傳媒集團總裁薩拉科斯女士表示:這項獎金的設立是紀念兩位遇難同事,獎勵在新聞領域有出色表現的非洲年輕記者和技術員。非洲是克洛德和吉斯娜生前熱愛的土地,希望藉助此獎金讓吉斯娜和克洛德的敬業精神以及他們生前主張和捍衛的記者價值觀傳承下去。

儘管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每年依然有不少記者為民眾的知情權獻身,據記者無疆界組織統計,2014年就有56名記者殉職。

 

(艾娃編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