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國迎回最後一名人質

音頻 05:05

曾遭馬格裡布基地組織關押長達三年的法國人質塞爾日-拉紮雷維奇昨天(周二)獲釋後,於今天(12月10日)早間返回法國。在巴黎附近的維拉庫布萊(Villacoublay)機場受到總統奧朗德及其親屬的迎接。拉紮雷維奇是目前已知在國外遭到綁架的最後一名法國人質。

廣告

拉紮雷維奇擁有法國和塞爾維亞雙重國籍,他於2011年11月24日在馬里東北部的霍姆博里被綁架, “基地”組織北非分支伊斯蘭馬格裡布基地組織宣稱製造了這起綁架事件。周二獲釋後,拉紮雷維奇在尼日爾首都尼亞美作了短暫停留,隨後搭機返回法國,受到總統奧朗德的迎接。自出任共和國總統以來,每有人質獲釋,奧朗德必親臨機場迎接。與總統一同在機場迎接拉紮雷維奇的還有包括他母親、姊妹等人在內的親屬,與他同機返回的,除政府危機中心的負責人和一名員工以及一名醫務人員外,還有他的女兒迪安娜,迪安娜於昨天抵達尼亞美。

奧朗德在最後一名法國人質得以返回的迎接儀式上除表示了欣慰之外,特別提請那些身處富有“風險”地區的法國公民,千萬不要前往可能遭遇綁架的地帶。面對媒體法國總統指出: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危險的世界。有些地區不應成為允許前往旅行之地。這是規則。那裡可能出現的風險已為人們所知。

拉紮雷維奇隨後也發表感言,對自由的價值讚嘆不已。他說:自己過去並不了解“自由”的概念,忘卻了什麼是“自由”。他還發出要“關注自由”的呼請,因為“自由高於一切”。

隨着最後一名人質的返回,法國已不必再為人質問題受困擾。此前,在西非地區,至少有14名法國公民被伊斯蘭極端分子綁架。曾與拉紮雷維奇一起遭關押的另外一名法國人質韋爾東,不幸在2013年3月遭基地組織殺害,為法國在馬里的軍事行動付出代價。

最後一名人質獲釋最初引發的激動情緒稍平之後, 人質獲釋的條件不免成為受到各方關注的話題。法國是否為拉紮雷維奇的自由交付了贖金?一般而言,人們總要為幸福的結局付出代價。有消息披露,法國以釋放在押的聖戰分子為條件為拉紮雷維奇的獲釋買了單,其中包括參與了拉紮雷維奇綁架活動的兩名人員。

法新社報道指出:當局沒有給出與最後一名人質獲釋相關的任何信息,特別是關於是否交付了贖金以及是否以釋放在押聖戰分子為條件。按照官方的說法,法國不會為營救人質交付贖金,但並不排除通過歐洲其他國家、由第三方交付錢款的可能。

法國前反恐法官阿蘭-馬爾索(Alain Marsaud)在接受盧森堡廣播電視台(RTL)訪談時指出:可以肯定的是,有人為此買了單。如果不是政府,那就是某個企業或某個保險公司。

根據紐約時報今年7月29日公布的一項調查,2008年以來,基地組織及其直屬分支機構通過綁架活動至少獲得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的收入,其中僅2013年一年就有六千六百萬美元進賬。大部分錢款來自法國,另外一部分則來自地處撒哈拉的歐洲鄰國。雖然歐洲國家政府否認為人質支付贖金。美國財政部以及各種新聞稿和聲明中引述的數據總合顯示,這一時期的贖金總額約為一億六千五百萬美元。歐洲在無意中成為了基地組織的資助方。美國財政部負責反恐與金融情報的副部長科恩(David S. Cohen)曾在2012年表示:“通過綁架賺取贖金已經成為恐怖分子時下最主要的經費來源,”他說:“每一樁交易都催生了另一樁交易。”

如今,面對恐怖組織將綁架人質做為謀取資金來源的一種手段,如何營救人質才是最恰當、最有效的方法,將是擺在各國決策者面前的一道難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