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天主教傳統深厚的愛爾蘭以公決方式使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音頻 05:00
要聞分析
要聞分析

愛爾蘭,一個天主教傳統極其深厚的國家。星期六,成為全世界第一個以公民表決方式允許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如此,愛爾蘭向天主教教會代表的深植全社會的保守傳統告別。

廣告

愛爾蘭的勝利不可思議,320萬選民被邀請投票,投票結果,62.3%的選民投票贊成同性戀結婚,一個壓倒性的勝利。愛爾蘭由此成為全球第19個,其中14個在歐洲,把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然而,愛爾蘭卻是唯一一個通過全民公決的方式,而不是議會投票的方式把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一些觀察家表示,用任何形容詞來形容這一事件的意義都不過分。的確,在歐洲談起愛爾蘭人的時候,人們往往喜歡用“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來形容。布朗迪,這位27歲的年輕女子,這次專程從加拿大趕來投票。公決通過後,她激動地對記者說,“愛爾蘭變了!”僅僅在幾年前,愛爾蘭人都完全不可能接受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愛爾蘭全民公決在周五開始投票,投票率超過60%。許多遠在外國的愛爾蘭人也趕來投票,35歲的伯納斯認為,因為這場公決觸動了一根敏感的神經,所以投票的人很多。數以千計的在英國定居的愛爾蘭人專程趕來投票,有些人從更遠的國家趕來。

愛爾蘭能就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組織全民公決本身就反映了愛爾蘭天主教會傳統上強大的影響力正在走向衰落。今天,教會保守的立場一天比一天難以繼續維持。公決前,天主教會堅決反對,天主教會的大主教出面為傳統婚姻辯護,希望民調預示的公決將會勝利的預言落空。

其實,即使在今天,愛爾蘭如同波蘭,天主教傳統仍然深深根植與人民的日常生活中:愛爾蘭仍然禁止墮胎,除非母親有生命危險;超過70%的婚禮仍在教堂慶祝,超過90%以上的小學生仍有教父教母。然而,都柏林的一些歷史和政治學家認為,儘管如此,愛爾蘭天主教會的影響力大大減弱。許多人真誠地信教,參與教會祈禱,但是想讓教會對他們的道德觀、性以及婚姻等方面繼續發揮影響作用的想法越來越後退。因此,這一公決的通過是世俗化正在這個國家立足的重大標誌。愛爾蘭越來越多的認為,宗教屬於私人範疇。

教會的影響力減弱從現實生活中顯現出來,儘管84.2%的愛爾蘭人仍自稱是天主教徒,但參加彌撒的人逐漸減少。 神父羅伯則認為發生在教會內部的一些戀童癖醜聞嚴重衝撞了愛爾蘭人的良知。近年來,神父人數明顯減少。他深感遺憾地表示,愛爾蘭教會失敗在沒有勇敢地站出來正視現實,有些存在一千年以上的教區也面臨消失的危險。

的確,愛爾蘭社會近年來出現了走向世俗化的大轉彎,最有代表性的是總理肯尼毫不客氣地公開抨擊梵蒂岡的政策。

這次公決舉行前,愛爾蘭教會以及保守一方竭盡全力,向民眾解釋,即使到了今天,婚姻仍然是一男一女的特權。 全民公決通過後,愛爾蘭都柏林紅衣大主教馬丁表示:他認為“教會應該睜開眼睛,看看社會的演變”。他認為,教會從今以後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挑戰”,因此,“教會應設法找到如何傳遞自己的信息之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