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俄裔少女德國遭輪姦真相

音頻 05:00
德國總理默克爾28日在柏林出席新聞發布會
德國總理默克爾28日在柏林出席新聞發布會 REUTERS/Fabrizio Bensch

一名十三歲俄裔少女被有着“地中海人面孔”男子綁架輪姦的傳言終於破解,德國檢方周五指出,這名少女被指慘遭強暴的時間,其實正在她的一位朋友家過夜,“因為學校遇到了問題”,她不敢回家。流言、對難民的恐懼,別有用心的宣傳,使少女被輪姦這一子虛烏有的社會新聞如虎添翼,幾日來撼動德國社會,引發德俄外交衝突,社交網絡上飛傳大量不明真相的議論。

廣告

起因及真相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一位名叫莉莎的13歲俄裔少女,1月11日起,突然失蹤,失蹤持續30多小時。隨後她告訴家人,自己遭到了綁架,綁架者的面孔近似難民。警方開始調查,然而沒有找到任何支持少女指稱的證據。對少女進行的醫學檢查也沒有發現說明問題的證據。面對警方詢問,少女前後提供了四個不同版本的解釋。

柏林檢方周五齣面說明,所謂13歲少女“輪姦案”,真相是少女既非遭到“綁架”,更沒有遭到“強姦”。柏林檢察院發言人馬丁.斯泰奈爾 (Martin Steltner) 表示,檢方對少女砸壞的手機中儲存的資料進行了鑒別,並查清當晚與13歲少女在一起的一位“熟人”的身份,這是一名年齡19歲的“地道的德國人”。當天晚上,“少女到他家尋求住處,原因是她在學校遇到了問題”。

柏林司法部門同時也查實,這位少女在失蹤之前,自願與兩名年齡二十多歲的男子發生了性關係。兩名男子一名是土耳其移民,一名是土裔德國人。考慮到少女的身份並未成年,檢方仍以性侵犯的名義對兩位男子展開調查。

參議員、柏林市公安局長弗蘭克.漢克爾(Frank Henkel) 反駁指出,“事件的最新發展明確揭穿了最近幾周圍繞此事進行的政治宣傳”。他沒有直接點出莫斯科的名字。但他說,德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任何來自外國的壓力”都不可能“改變德國憲法的原則”。

外交風暴

莉莎1月11日起失蹤30小時激起的波瀾遠遠超過事情本身。不但成為極右勢力拿來控訴難民的工具,也在俄羅斯與德國之間引起一場外交事件。

莉莎第一次向警方提供的自己被“地中海面孔”的男人強姦和綁架的證詞很快被警方否認,失蹤是“自願”行為,性關係發生在失蹤之前,而且也得到本人同意。

但是,這麼一件子虛烏有的社會新聞卻迅速演變成一樁德俄之間的外交事件。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毫不知悉真情的情況下指控柏林“長時間掩蓋真相”。拉夫羅夫稱:這位少女“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失蹤三十小時”。

星期四,德國檢方出面說明:13歲少女前後四次改變說詞,失蹤當晚與一名地道的德國人在一起,不能證明發生性關係。在失蹤前曾與兩名成年男子發生性關係,應屬於性侵行為。德方的說明應該說比較清楚,但是,在俄方,沒有任何打算減弱指控德國警方的打算。俄國輿論稱,柏林當局企圖掩藏這一事件,以便不要損害德國總理默克爾慷慨接待難民的政策。

1月28日,俄羅斯要求德國提供所有涉及莉莎的“必要信息”,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以懷疑的語調稱:“我深信,德國如果提供了所有必要的信息,就不會有這麼多的誤解”,這位外長稱:“因為這件事涉及一位俄羅斯公民,我們有權在調查結束前知道內情。…我們必須被告知涉及俄羅斯公民的事故,這符合文明世界已經存在的所有標準”。

1月27日,德國致電俄羅斯,不要把這件事“作為政治工具使用”,德國的批評顯然對準拉夫羅夫有關德國把少女案“掩藏在地毯下面”,並且“長時間地掩蓋”的指稱。德國外長還批評一些俄羅斯媒體在這件事上推波助瀾。

這件事的確超過了國界,甚至超出歐洲,在中文網站上也可看到這樣的文字:“柏林市的一位13歲俄國移民少女麗莎,在放學回家步行的路上,被一位會講德語的MSL以甜言蜜語騙進他所居住的家中,他夥同二位新進入德國的戰民, 三人一起, 合夥強姦了麗莎達三個小時之久”。

謠言籠罩脆弱的德國

現在,來自極右翼及莫斯科的指稱不攻自破。但是此案產生如此迴響,並不單純。發生在新年夜科隆大規模系列侵事件之後,德國警方的調查顯示,涉嫌的主要是來自北非地區的移民。現在,任何涉及性侵涉及難民的事都極其敏感。莉莎事件有被利用作宣傳的成分,但也同時反映出一部分德國人對難民大量湧入的恐懼心態。

近日,在德國,圍繞難民的各種各樣的謠言滿天飛,想象中的難民申請者突然不明緣由死亡、超前發布恐怖預警、輪姦案等等。每個謠言出現,都能在社交網絡上引起一陣憤怒的聲討。星期三,柏林一個幫助難民協會宣布一位敘利亞人,為了申請難民身份,在風雪和冷凍中排隊等了幾天,最後被活活凍死。這件事在媒體上引起巨大爭論,上述協會的一位自願者承認全屬捏造。周四,此人在面書上把此舉歸咎於“神經疲勞,飲酒過多”。不過,當地一家報紙分析說,不管如何解釋這件事,它反映了當地接待難民的現實狀況,數月來,一片混沌,許多人認為發生這樣的事不是沒有可能。

周二晚間,科隆警方宣布正在追捕一位原籍中東地區的男子,此人此前購買了可以做成炸藥的材料。警方第二天趕緊出面消毒,說嫌疑人其實購買的東西是為了製造毒品。在巴黎發生恐襲之後,可以理解這種事在德國產生的迴響。

南德意志報報道說,在發生科隆性侵案之後,不少德國人猜疑心越來越重。該報舉例說,梅斯特滕市為3000名難民提供住宿,社交網絡就有當地一家超市被難民一搶而空、附近一座牧場丟着一顆人頭、牧場的羊群遭偷遭屠、狼藉一片的消息。

在德國其他地區,“大部分謠言都圍繞着性侵案生髮”,而且常常是輪姦性質,作案現場不是在通往中小學的路上,就是在地下停車場,受害者“被砍掉雙耳”。該報還提到幾個荒唐的傳言,“一個五歲幼童被難民活吞吞吃掉”,還有一座難民營工作的一位女傭“被強姦後扔進廁所”...。

13歲少女“遭綁架遭輪姦”風波,更把這一切推向高潮。德國極右翼藉機形容移民是“強姦犯”,俄裔少女父母也說德國當局向其女兒施壓,讓她否認遭到外國人強姦和綁架。這件事發生後,德國總理默克爾仍然一如既往,拒絕對難民申請者閉上眼晴。從今以後,默克爾必須面對本黨內部越來越嚴重的挑戰,也必須得面對德國輿論日益增加的不信任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