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政治

法國社會黨初選為奧朗德總統量身定做?

奧朗德本屆任期最後一次出席紀念戴高樂將軍倫敦呼籲76周年
奧朗德本屆任期最後一次出席紀念戴高樂將軍倫敦呼籲76周年

法國左翼社會黨第一書記出其不意宣布,將於明年元月22日至29日組織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那麼,作為現任總統、並明顯準備競選下任總統的奧朗德到底參加不參加這場初選?如果參加,為什麼民意十分低落的奧朗德總統甘願冒此風險?也有分析認為社會黨這場初選其實就是為奧朗德量身定做,這是伸向左派陣營的奧朗德陷阱,這種說法能否成立?無論如何,第五共和國總統參加黨內初選從來沒有發生過。

廣告

法國社會黨第一書記岡巴德利斯讓所有人措手不及,周五晚間驟然宣布,社會黨將在未來數月組織總統候選人初選,建立“美好同盟”。所謂“美好同盟”應包括社會黨、激進左翼黨以及民主與環保聯盟,從綠黨分裂而出的親社會黨政府的環保黨人。共同目標指向2017年總統大選。岡巴德利斯的建議次日便得到社會黨大會全體通過。

擁護奧朗德的“美好同盟”

社會黨第一書記的建議讓所有人吃驚,因為左翼總統候選人初選前景似乎已越來越遠。法國世界報分析,事實上,岡巴德利斯無非是進行了一個策略謀畫,他提出的初選程序完全是為現任總統奧朗德再度選舉量身定做。因為,社會黨領導層清楚,激進左翼領袖梅蘭順已經出發競選下屆總統,梅蘭順希望把所有反奧朗德的左派力量集結起來;而法共和綠黨拒絕參加奧朗德參加的左翼初選,因為參加初選的條件是,如果奧朗德被指定代表左翼參選,他們必須聯合支持奧朗德。所以,岡巴德利斯決定走在前面,把這場所謂的初選縮小到他所說的“美好同盟”。世界報把這場初選形容為“奧朗德陷阱”。

因為初選時間跟奧朗德的政治時間相符。具體而言,初選定於一月22至29,應於12月1日至15日遞交初選申請。岡巴德利斯對記者稱:“奧朗德參不參加初選,這是他自己的決定,我希望共和國總統參加初選“。其實,根據世界報掌握的消息,社會黨決定組織初選絕非空穴來風,已由社會黨領導層跟總統奧朗德內定。奧朗德為什麼要“降低身份”冒此風險?因為他被幾乎所有民調認定將在第一輪總統選舉時淘汰出局,原來,奧朗德希望利用初選使得自己在自家內部--左翼陣營重新合法化。

奧朗德冒險跳入競技場?

數月以來,社會黨及左翼內部要求進行初選的呼聲越來越高,而且有不少聲音奉勸奧朗德為了拯救左派不要再度競選總統。社會黨高層與奧朗德決定進行初選,大約有這樣幾個好處:如果他參加初選,將給他提供一個盤點五年政績的機會,與黨內走傳統路線的保守政治對手相反,他將明確表示自己是左翼的改革派、革新派。奧朗德這樣做並非完全沒有風險,但是,他希望到了明年元月份,連續幾個月出現的不錯的經濟成績,不斷下降的失業率,民調將會重新變得對他有利,而且到那時,跟一月前右翼初選選定的總統候選人對比,民眾會可能對他的形象有新的看法。這種評估不是完全沒有理由,根據最新一項民調,儘管奧朗德聲望低落,但仍然得到部分社會黨擁護者的堅定支持,支持率大約是百分之二十一,領先現任總理瓦爾斯以及經濟部長馬克洪。另外一個參加初選的好處是,把前工業部長蒙特布以及現在的經濟部長馬克洪兩位潛在的挑戰者逼到牆角。前者不斷要求舉行黨內初選,與奧朗德直接挑戰,奧朗德一旦參加初選,蒙特布將被迫求助於黨外的左翼選票,被迫面對別的左翼候選人的競爭;至於馬克洪,如果參加黨內初選,就必須要辭去部長職務,並且獲得“叛徒”的名聲,從而使他的組織“前進”失去所有信譽。一位奧朗德身邊的親信分析,如此一來,馬克洪被置於兩難境地:假如奧朗德參加初選,瓦爾斯總理註定支持,如果奧朗德放棄,瓦爾斯將取代奧朗德,同時不會招來背叛的指責。社會黨內激進的“好鬥派”懂得,他們正在被奧朗德陷阱包圍,他們表示拒絕參與所謂的美麗同盟的推銷活動。

馬克洪要麼當叛徒要麼歸順

不過,有的分析認為,奧朗德跳進“競技場”,風險仍然不小。有人認為這是奧朗德為“重新合法化”最後一搏,有人認為奧朗德這樣做等於承認自己虛弱:證明了“好鬥派”的預言:社會黨沒有當然的總統候選人。右翼共和黨議員索萊爾挖苦說,這有點像向棺材上釘上最後一顆釘子,強迫屆滿任期的總統必須經由初選再連選。

在左翼,即使在主張進行黨內初選的一派,反應也對比分明,尤其激進社會黨人擔心落入計算,被排斥出局。蒙特布上次初選的發言人卡爾芬認為,我們希望是如同2011年那樣的黨內初選,有一萬個投票場,並有一套嚴格篩選候選人的辦法。

就目前而言,社會黨推出的初選進程除了報名和投票時間,其它仍然模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