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鄭鹿年 :文革的本質是人道的災難

音頻 13:43
文革歷史資料照片
文革歷史資料照片

2016年是文革五十爆發五十周年紀念,中國人對文革都各種各樣的紀念方式,但不可否認的是,文革是一個詞,但涵蓋的卻是中國十年的歷史,在十年中全中國人刻骨銘 心的傷和痛,紀念文革的方式可以從政治,社會和心理等等學術研究的角度來分析,來反省,但也可以通過個人的經歷和反思來回頭看這段歷史留給每個人的傷。

廣告

今 天的文革50年紀念專題節目採訪的嘉賓是旅居法國多年的鄭鹿年先生,他願意講述自己在文革中的舉動,並進行反思,尤其強調不反思文革給當代社會造成的影 響。


法廣 : 請講述一下您在文革中的經歷。

鄭鹿年 :文革十年,我正值20歲到30歲,不僅全過程經歷,而且相當積極地參與。

我有一次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經歷 :66年8月的北京,“紅色恐怖”籠罩全城。一次我坐公共汽車回學校,經過動物園站時突然闖上來四個中學生模樣的女孩,一律光頭,舊軍裝、紅袖章,一手叉腰,一手提着軍用皮帶,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一個領頭的喝令司機不準開車,然後向乘客吼道:“非紅五類的站起來,讓紅五類坐!”我和大約十幾個乘客乖乖地離開了座位。她接着用更尖利的嗓音吼叫:“黑五類滾過來!”三個乘客驚恐地走向女孩。走在前頭的是一個頭髮花白的男人。“什麼成分?”那個男人低着頭回答:“壞分子”。所有的人馬上就明白,這是一個亂搞男女關係的流氓。女孩們隨即揮舞皮帶,用金屬頭劈頭蓋臉地打去,一邊罵:“老王八!自己說:‘我是老王八’!”。

那個額頭被打得鮮血淋漓的“壞分子”囁嚅着:“我是老王八”,“我是老王八”......另外兩個“黑五類”,一個是右派分子的“狗崽子”,一個是地主婆,也都挨了打,並且被勒令抱着頭蹲下來,四個紅衛兵衝著他們,尖聲唱起了“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要是革命就跟着毛主席,要是不革命就滾他媽的蛋!滾他媽的蛋!”她們揮舞着皮帶,一邊吼叫,一邊跺腳,車廂不停地晃動。

這時我朝她們看去,這一眼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腦海里:那是幾張洋溢着青春的漂亮臉蛋,可是被狂熱和仇恨扭曲得非常恐怖,眼神里透着兇惡和殘忍。他們有節奏地喊着“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口號下了車,走向別的車輛去“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了。汽車重新啟動,乘客們看着那三個繼續蹲在那裡索索發抖的“黑五類”,那個血流滿面的“老王八”,誰也不敢說話,那幾個女孩製造的“紅色恐怖”像一張有魔法的網把眾人都鎮住了。我不知道在場的別人在想什麼,但是我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的想法:我心裡特感激我的爸爸,慶幸他一輩子幾次創業一次也沒有成功,最後進企業做了職員。假使他成功了一次,就是資本家,我就是狗崽子,黑五類,就不能上大學,還要挨皮帶抽。想到這裡我不禁不寒而慄 。

法廣:你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文革進行反思的?

鄭鹿年 :2009年,我在法國出版了自傳體的著作«小鏡子»,其中花了相當篇幅,回顧了我的文革經歷和心路歷程。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想:文革應該反思,可是怎麼反思?文革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毛左們堅持認為文革是一場為了“紅色江山永不變色”、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偉大運動。主張否定文革的也眾說紛紜,官方版本是毛澤東晚年錯誤估計階級鬥爭形勢,被反革命集團利用;也有的把文革歸結為毛的極左路線和劉鄧右的路線之爭,或者是權力之爭等等;還有把毛的錯誤和毛澤東思想分割開來,把文革運動和文革時期分割開來等奇怪說法。

法廣 : 那麼據您分析,文革的本質是什麼呢 ?

鄭鹿年 : 我認為,文革的本質是:毛澤東為了確保毛氏皇朝的延續,把全中國人民拖進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滅絕人性互相殘害的人道災難。其標誌性口號就是:“八億人口,不鬥行嗎”。在這場災難中,沒有什麼左右之爭、路線之爭、“保皇”與造反之爭,不管是“天派”、“地派”、“好派”、“屁派”,還是五花八門的什麼派,互相勢不兩立,鬥得死去活來,其實統統都是毛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保皇派。為了“誓死捍衛偉大領袖”,人群分裂,互相死掐;人格分裂,人性泯滅。

當我帶着“首都紅衛兵”的袖章,回到上海家中見到年邁的老父親,第一句話居然是: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你死了,也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導火葬,不能睡棺材。把我父親氣得七竅生煙。幾個月不見,一個聽話用功的兒子突然變成了六親不認的“革命小將”,不但“自行抄家”,把家裡的康熙字典、聖經等“四舊”送到當地紅衛兵大隊,還一頭紮進我哥哥工作的萬人大廠上海電機廠,去“煽革命之風點革命之火”,鼓動工人起來造反,後來電機廠和鄰近幾個大廠的造反派聯合起來,成為以王洪文為首的“工總司”,即“上海工人革命造反總司令部”的生力軍。

公共汽車上那幾個殘暴狂熱的紅衛兵,不久前可能還是天真可愛的乖孩子。天使怎麼會在瞬間變成魔鬼?是被階級鬥爭的說教洗了腦,被個人崇拜的狂熱宗教情緒所控制,失去了天良和人性。為了打倒“反動階級”,為了捍衛“偉大領袖”,父子可以反目,夫妻可以揭發,朋友可以告密......人世間一切最珍貴的情感都被拿到階級鬥爭的祭壇上,被犧牲,被扭曲;“以革命的名義”,人的尊嚴可以任意踐踏,人身安全毫無保障,人的生命可以隨時剝奪。總之,在階級性面前,人性徹底泯滅。

法廣 :您認為文革如何對人性的摧殘是通過什麼方法做到的 ?

鄭鹿年 :利用人心中最珍貴的感情打擊“敵人”,達到政治目的,這是不是“中國特色”?從延安整風開始,到建國後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採用了這種最卑劣、對人性摧殘力最大的手段。五十年代有一個被控“賣假藥給最可愛的人”的王康年冤案,批鬥他的時候,就動員受老闆恩惠最多的忠實老員工上台“揭發”,以摧毀其精神防線。

反右鬥爭時,大右派羅隆基在暴風驟雨般的批鬥會上拒不認罪,最後讓與羅同居十年的親密女友浦熙修出來揭發,當她指着羅隆基罵他是“披着羊皮的狼”的時候,我相信,這個鐵骨錚錚的硬漢子內心一定在流血。文革中,大義滅親的“革命行動”更是導致無數家庭撕裂,給當事人的心中留下永遠無法彌合的創傷。

有人說:文革絕不可能再發生了。果真如此嗎?那為什麼直到最近,還有所謂“黨性”和“人性”之爭?還會屢屢發生以“執法”的名義行暴,甚至殺人的惡性事件?為什麼911之後,我們的大學生會歡天喜地地慶祝?日本地震一些中國網民會歡呼喝彩?為什麼暴戾的語言和行為在網上和社會上到處流行?不僅毛左如此,我在推特上看到有的民主派人士也用謾罵代替理性的批判。凡此種種,反映了文革反人性的因子深植於我們的心靈深處,文革以不同形式捲土重來的社會基礎和思想基礎依然存在。文革遺禍千千萬,首禍是對人性的摧毀,是對一個民族靈魂的致命傷害,創痛巨深。趁大部分親歷者尚在的時候進行全面反思是防止“七八年再來一次”的不二法門;企圖抹一點止痛油膏,或者借時間這帖遺忘劑把這一頁輕輕地翻過去,無疑只會深埋禍根,殃及後代。

這也是在文革五十周年的時候,作為親歷者的我們這一代人必須發聲,必須呼籲反思的意義所在。

感謝鄭鹿年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