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費加羅報: 土耳其政變兩大驚人之處

音頻 05:28

周二法國各大全國性報紙繼續圍繞尼斯恐襲法國國內朝野政黨有關安全措施的爭議展開。世界報頭版的巨幅標題是: 尼斯恐襲引發各大政黨之間巨大分歧,反對派指責執政黨執法不嚴,而執政黨則批評反對黨嘩眾取寵,蠱惑人心。

廣告

左翼解放報則呼籲朝野各黨停止互相譴責,應該高瞻遠矚,團結一致,批評今天法國政府總理在尼斯被噓,各大政黨之間唇槍舌劍的現象只會使親者痛,仇者快,認為這並不是在尼斯恐襲中喪生的受害者們所希望看到的。

右翼費加羅報則提出了加強反恐的一系列新的措施,其中包括關閉一些傳播極端伊斯蘭教的清真寺,將一些與恐怖組織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外國人緊急驅趕出境,以及給嫌犯佩戴電子手鐲等等。

不過,天主教的十字架報卻對是否應該增加安全措施提出疑問,該報頭版的巨幅標題就是: 安全措施是底線是什麼?十字架報指出,面對日益增長的恐怖威脅,反對黨提出的一系列安全措施考驗法治社會的底線。該報社論文章指出,走出法治社會的底線,這就陷入了恐怖分子給民主社會設下的陷阱,倘若如此,國際恐怖活動將會更加猖獗。

今天上市的法國四三大時事周刊之一,觀點周刊也提出了一個巨大的嚴峻的問題: 尼斯恐襲之後,如何繼續扛住?該刊就是否應該繼續延長實施緊急狀態法採訪了法國著名的憲法專家, 法蘭西學院院士戴爾馬斯-馬蒂(Mireille Delmas-Marty),戴爾馬斯-馬蒂表示如果一味延長實施緊急狀態法實施,那麼,緊急狀態法也就不成其為緊急狀態法。戴爾馬斯-馬蒂表示擔心安全問題將吞噬民主制度,而成為人們關注的唯一焦點。而在她看來,要打擊恐怖主義,必須在全球範圍內展開,必須對什麼是恐怖主義做出一個統一的定義,恐怖分子的定義不應該永遠是他人,各國也應該審視自己的過去。應該由國際刑事法庭來對恐怖分子進行審判,這就意味着必須對所有的國家一視同仁,採取統一的標準。比如說,也應該追究那些發東伊拉克戰爭的西方國家的責任。

土耳其再度成為“歐洲的病人”

除了尼斯恐怖襲擊之外,對土耳其未遂軍事政變的追逐報道以及評論也佔據了各報的大量篇幅。費加羅報資深記者雷諾•吉拉(Renaud Girard )在觀點欄目撰文指出,土耳其或許又將返回到十九世紀末而成為歐洲的病人。吉拉分析指出,埃爾多安於他的對手法圖拉•葛蘭曾經長期合作,將土耳其境內軍方以及民間的凱末爾勢力邊緣化,但是,從2011年開始,兩派勢力開始進入爭權奪勢的政治鬥爭,阿拉伯茉莉花革命將這場爭奪戰推向高潮,葛蘭派開始向土耳其軍隊以及司法界進行滲透,而埃爾多安則選擇了通過民主選舉來鞏固其合法性,而當葛蘭派試圖向埃爾多安施加壓力時,埃爾多安便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先下手為強。就同當年法國的飛利浦美男子國王在1307年開始鎮壓天主教的一大教派聖殿騎士(Les Templiers)組織一樣。就軍事政變發動的原因,吉拉認為,這次軍事政變發動的原因或許是一些葛蘭派的軍隊成員因擔心遭到逮捕而提前發動政變。總之,事件發生的過程中有兩點十分令人驚訝,首先是這次軍事政變的非專業性,其次,是總統埃爾多安的沉着與穩定,他似乎對此早有預估,而且在事件發生之後立刻展開大規模搜捕,逮捕人的名單看來早已事先準備。

文章指出,這次軍事政變為埃爾多安進一步指控政權提供了難得的機會,既然土耳其未能成為穆斯林世界的領頭羊,埃爾多安今後的目標是將土耳其建設成為一個統一的伊斯蘭國,他所效仿的對象是斯大林式統治方式,這也是為什麼他近期同俄羅斯以及伊朗和解,甚至還主張要同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也實行關係正常化,而他在2012年與2015年期間曾經極力援助反阿薩德的伊斯蘭武裝。文章最後總結說,政變之後的土耳其越來越陷入內政危機,支持埃爾多安大多數是土耳其大陸安納托利亞高原的貧困地區,而經濟發達的伊斯坦布爾地區瞄準的是民主,開方的西方,土耳其將生陷其內部的種族,宗教以及政治衝突而難以自拔。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中東以及反恐領域,西方恐怕難以指望獲得土耳其的合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