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陳破空:美國本次競選運動凸顯了美國民主制度的長盛不衰

音頻 13:21

距11月8日美國總統選舉不足一個月之際,兩黨總統候選人的爭奪戰日益呈現白熱化。歷次美國大選都會吸引全球的目光,這不僅因為美國起着主導世界的作用,還因為美國的競選運動每一次都轟轟烈烈,常常會出現各種爆料,隨時可能改變民意導向。今次競選毫不例外,也是一波三折,先是特朗普口無遮攔、得罪不少選民,後又曝出希拉里身體不支的消息,一度影響選民的信心。至今,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已進行了兩輪公開辯論。每一次辯論都吸引了全球輿論的密切關注。哪位候選人最終能夠獲取更多民心,入主白宮?美國大選的最終結果將給美國社會帶來怎樣的變化?又將如何影響全球的政治格局?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觀點。

廣告

法廣:美國總統候選人公開自由辯論的形式,目前在其他國家越來越鮮見,如何看待這種形式?兩名競爭對手在辯論中互相揭短、指責、攻擊的表現是否值得認可?候選人能在多大程度上通過在辯論中的表現贏得更多民心?

陳破空:美國總統今年的辯論進行了兩輪。辯論中有些揭短,或者是爆料、爆醜聞,這種做法表面上看有些讓人感到遺憾,希望不僅民主制度是完美的,候選人也是完美的,候選人主要應該是辯論政策。但是,不幸的是有一些揭短、或者是一些醜聞的爆發,讓人感到視覺上不太舒服,但是,這反過來我們想到,美國民主的優越之處。當個人的私德出現問題的時候,在一般生活中,可能沒有問題,但是作為一個總統候選人,要競選國家領導人,要領導一個偉大的國家,那麼當競選到來的時候,平時不被人注意的一些私德問題,卻會被放大鏡加倍來放大來看,所以在競選辯論中把各自的人品、品行都拿來比較,這也是個好事。

在有些國家,像中國這些國家,一些高官或領導人,有無數的負面新聞、權錢交易、什麼貪污腐敗、甚至小三、二奶、包女人這些事情,都隱藏在鐵幕之下,人們無法得知,也無法看到。如果有一天中國的領導人、或者中國的領導人可以選舉,而候選人,不管他是誰,如果能站出來把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個人品行拿出來擺一番,或者互相批評一番的話,那這個國家就是偉大的進步了。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比美國不知落後多少。不是50年的落後、100年的落後,應該是240年以上的落後,也就是說從美國建國之初算起的話。美國已經建國240年,實際上美國在建國之前,那種狀況就比今天的中國更進步,在政治上。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美國的民主制度是完善的,美國的民主依然是偉大的。因為我們看到的這種辯論的形式,直接面對選民的形式,在各國都還沒有達到美國這樣的高度。我們看到希拉里在前面講,特朗普抓住椅背站在後面警覺地聽着,這種鏡頭足以是經典的鏡頭,在很多很多世紀過去之後,這樣的鏡頭還可以留在歷史上。

法廣:兩場辯論,兩名候選人均使出渾身解數,淋漓盡致地展示了各自的應變能力。如果說,雙方在第一場辯論中保持了基本的風度的話,那麼第二場辯論的氣氛則大相徑庭,雙方展開了唇槍舌戰,不惜進行個人攻擊、損毀對方名譽。辯論之後,美國的輿論導向如何?

陳破空:我想這個辯論今年有幾個特點。第一,兩位候選人都相當地有爭議。一個是希拉里,她有30年的國務活動經驗,是老牌的政治家。克林頓家族歷來有許多負面的新聞,包括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在跟女性的關係上有很多負面新聞,而希拉里本身跟華爾街金融大鱷的一些關係也受人詬病。再加上她有電郵事件,不慎使用個人電郵來處理國家公務等等,都帶來一些負面新聞。所以在體制內,她是一個爭議性的人物。

而特朗普,他是體制外來叫板體制。他也是具有爭議性的人物。他商人出身、地產大亨,應該說他過去年輕的時後並沒有想到有一天他要競選總統。所以在私德方面,對自己沒有那麼嚴格地約束。就沒有想到,競選總統時,哪怕在更衣里幾句調侃的話,不太雅觀的話,沒有做什麼行為的話,都可以拿出來作為顯微鏡、放大鏡來看,所以讓人感覺到他私德不是那麼檢點。

第二個特點就是,今年政策已經很分明了,希拉里的政策,她的選民已經很支持她。就是大政府、小社會,提高福利、一定程度地減稅等等。特朗普的政策也很分明,就是共和黨的政策。而且他是非常明確地要加強移民管制、要加強反恐,要更多地注重美國的經濟、重振美國經濟等等。所以政策上,辯論已經不多,各自的選民已經做出了選擇。最後也就是爭奪中間選民。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的辯論就是盡量地去削弱對方。因此就呈現了這一次所看到的辯論就更多地不辯論政策,尤其是第二輪辯論,更多地是在削弱對方。削弱對方的時候,雙方都不肯罷休。特朗普被很多個人負面的新聞爆露出來之後,希拉里會去利用。但希拉里要利用這些新聞的時候,特朗普一定會去反擊。他事先也要去收集一些跟克林頓家族不利的一些例子來反擊。雙方有來有往,互相揭短,就演變成一場好象是個人攻擊。

但是我們也看到這場辯論所呈現的亮點,就是開始兩人不握手,結束的時候握手;兩人從互相揭醜、揭短開始,但是最後在互相讚揚中結束。這證明:美國的民主制度、美國的民主形式仍然是非常了不起的。儘管互相的辯論,都想力爭總統寶座,但是辯論之後,他們都承認,誰選贏了,都會承認對方,誰選輸了,都會支持對方。所以總體來說,在宏觀上,這種民主完全沒有出問題,完全很正常。

法廣:我們其實也看到,為了贏得更多的選票,兩名候選人在競選運動中不斷調整各自立場。在剩下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擺在兩名候選人面前的還有那些選擇?
陳破空:這在競選中、在民主政治中,政黨的選舉或者總統候選人的選舉,他們都會調整政策,都往中間方向調整。最初都會表達的比較極端,像民主黨最初的時候,為什麼會有桑德斯和希拉里的競爭。因為桑德斯是極左,他用更多的社會福利來召喚社會弱勢群體,尤其是年輕人的選票。希拉里就比他靠中一點。後來希拉里取勝之後,也不得不吸收桑德斯政策中的一些長處。

反過來,特朗普在最初的競選中,他是以一種極右的姿態出現,反對體制內正兒八經的這種作風。他提出的這些政策顯得很尖銳、很極端,這樣吸引了眼球、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包括相當極端的一些說法。但是當他成為共和黨提名的時候,他就不得不照顧到共和黨這個龐大的黨機器和體制內的運作。因此他在調整他的政策,往中間靠。不再會提出激進的口號。所以說限制非法的移民,甚至會稱讚拉丁裔的工人,在對中國的問題上也是,一方面經濟上強硬表態,另一方面也對中國的其他一些做法有所稱讚、有所肯定。但是上任之後,他的基本的脈絡不會改變。如果說特朗普上台,他的以美國為中心的政策,甚至可能國際孤立主義的政策會佔上峰。同樣希拉里上台的話,她會照顧國際情緒,或者說以走傳統的政治路線,仍然是很清晰的。競選中,他們往中間調整,競選之後,在中間的基礎之上,體現他們各自的偏左、偏右的風格。

法廣:有一種傳言說許多中國人更希望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當選。為什麼特朗普會獲得這些中國民眾的青睞?

陳破空:我想中國民眾分幾種:就像海外部分的華人支持特朗普當選,他是支持共和黨的理念,即:小政府、大社會。大社會不要過度地依賴福利、依賴勤奮創業的精神。這屬於正常的心態。他們是有民主素養、在民主制度下的體會。但是有海內外許多的中國人、尤其是國內的中國人,他們支持特朗普的心態卻是非常的奇怪,甚至有他們自己的心態。他們選擇性地解讀特朗普。比如他們喜歡特朗普一些其他的理由:特朗普是商人、很成功,因為中國人癡迷財物、喜歡金錢,所以從這個角度喜歡特朗普。特朗普是房地產大亨,美國的房地產大王,而中國富豪的致富模式都是房地產,從房地產起家、淘金,所以中國人習慣了把房地產大亨看得很高。

另外,特朗普是以強人姿態出現,好像要採取一些以前美國民主制度中沒有的一些強硬措施,不顧規則、不顧一般的人權標準,說出的一些話。這個強人姿態符合中國人長期受強人政治統治的這麼一種受虐狂心態,或類受虐狂心態的後遺症。當然中國人不會意識到這一點。另外像特朗普主張在美墨邊境修築高牆,符合中國人那種排外的心態,還有特朗普主張說不準穆斯林入境,符合中國人種族歧視的心態。而特朗普主張嚴打恐怖主義,又符合中國人那種沒有安全感、追求安全第一的心態。所以中國人用自己的心態來選擇性地解讀特朗普。他們沒有解讀一個完整的特朗普,因此這些人對特朗普就非常地有好感、支持;另外特朗普在提到中國問題時,不提人權,而是提到經貿,中國人覺得他很現實。

事實上,我們看到,剛才我說到的這些中國人,其實基本上都是親共的,支持共產黨政府的,或者說長期受共產黨洗腦的,變得相對來說認同了現在共產黨現在一黨專政的這些中國人,他們支持特朗普,甚至有些人抱着幸災樂禍的心態,以為特朗普是體制外的人物,是個搗蛋的,他上台之後就會把美國搞得很糟,會對中國有好處。實際上說的是對共產中國有好處。但他們的這種想法,因時間關係我不能做深入的分析,實際上恐怕效果跟他們想得完全相反。所以中國人從這種複雜的、很偏離的心態來理解特朗普,我想一方面理解的不正確,而且特朗普當選之後,與他們的預期也會很不一樣。

法廣:您如何預測美國大選結果?不同的結果將給美國社會和世界政局帶來怎樣的結果?

陳破空:目前從表面上看,希拉里領先特朗普,在民意調查中。但是民意調查很複雜,偏向於自由派、民主黨的,像:CNN、紐約時報這些民調是對希拉里有利。但是偏向於保守派、共和黨的那些如:FOX、或者網上的一些民調又對特朗普有利。所以,今年最大的特點就是:不是傳統政治家之間的競爭,也不是體制內的政治家之間的競爭,而是一個體制外的人來叫板體質內的政治家,這個壁壘分明,跟歷史上完全不一樣。兩百多年美國歷史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希拉里代表了一個傳統的、體制內的老牌的政治家,特朗普代表了一個體制外的生手。他在共和黨是體制外的,在整個國家也是體制外的。一個體制外的人來叫板體制,在中國媒體上把它描述為美國民主制度的失敗,美國民主的沒落,甚至說特朗普現象代表了美國民主制度走向終點。恰恰相反,一個體制外的商人能夠叫板一個有30年經驗的、一個體制內的政治家,恰恰證明了美國民主制度的長盛不衰。美國這個民主可以隨時得到修正,當體制內的人給人的感覺失望,或不能解決問題的時候,體制外的人崛起、可以單槍匹馬來挑戰體制,而且以成為總統候選人,就這一點就可以載入史冊。如果中國有一天出現了這一情況,一個體制外的人能挑戰體制,能夠一躍而成為國家領導人的話,那中國是何等的進步、何等的文明。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美國不知比中國先進多少!

今天的中國政府和官方媒體嘲笑美國,仍然是一種太監心態,好像看見了別人的婚姻出現了問題,有人爭吵了、有人離婚了、有人發生家庭糾葛了,就大聲喊婚姻不好,還是回到紫禁城過太監生活,互相勸告大家還是閹割為好。所以這種太監心態來解決民主制度,那真是非常荒謬,而且可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