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法國怪案:IMF總幹事拉加德“玩忽職守”有罪卻免刑

音頻 05:00
12月12日,法國共和國法庭開庭前,被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加德接受媒體提問。
12月12日,法國共和國法庭開庭前,被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加德接受媒體提問。 路透社

法國共和國法庭周一判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法國前財長拉加德在“達比仲裁案”中“玩忽職守”,構成犯罪,但免除刑罰。這一給拉加德繼續任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留後路的奇怪判決在法國激起不小波瀾。

廣告

此案錯綜複雜,與身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的拉加德無關,但與曾在薩科齊手下擔任財長的拉加德關聯密切。作為當時的財長,她一手做出決定,達比案由一個民間機構做出最後仲裁,而不是經由司法判決。結果,此案的裁決結果在法國引出經久不消的一段政治與金融交錯的醜聞。

何謂“達比仲裁案”?

簡單說,“達比仲裁案”起因於1992年,時任密特朗總統城市部長的商人貝爾納.達比為避免利益衝突,決定委託法國里昂信貸銀行旗下一家企業出售他的已經虧本的企業阿迪達斯。幾年後,已經破產並被法院判決失去選舉資格的達比認為里昂信貸銀行在出售阿迪達斯過程中有欺騙行為,於是,部分阿迪達斯原持股人向法院提出控告。這一官司持續整整15年,2008年7月11日,經一家仲裁法庭裁決,達比獲得四億零三百萬歐元賠款。其中兩億四千三百萬歐元損失費;一億一千五百萬歐元利息;四千五百萬歐元精神損失賠償。這一裁決執行後,在法國引起極大爭議,最終成為一樁毒害法國政治生活的政經醜聞。2015年,這一裁決又被法院以“舞弊”罪名判決無效,實質等於要對包括達比在內的六人進行司法追究。

拉加德與達比案的關聯

拉加德與此案的牽連就在於她決定把達比一案交由仲裁法庭裁決,法庭指責拉加德的要害是沒有對仲裁法庭裁決的結果提出上訴。12月19日,由12名法國國會議員以及三名法官共同組成的共和國法庭經過數天審理後認定:拉加德任財長時決定成立一個獨立的仲裁法庭對達比案做出裁決、以了結一個長達十幾年的糾纏里昂信貸銀行與達比的複雜官司本身並沒有錯誤。但是,在這一仲裁法庭判給達比高達四億歐元的巨額賠款、尤其判給達比高達四千五百萬精神賠償費後,拉加德作為政府部長沒有提出上訴是犯了“玩忽職守罪”。對共和國法庭而言,拉加德接受仲裁法庭裁決,並沒有進行絲毫申訴,是最終造成“公共財產被達比拐騙”的根本原因。共和國法庭裁決認為,作為部長的拉加德當時應對“如此令人震驚”的裁決結果要求提供更多的細節,聽取多種不同意見,經過更長時間思考才是。

儘管共和國法庭裁定拉加德“玩忽職守”,但該法庭卻認為,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領導人,以及顧及其個人的國際名聲,以及在全球金融危機時期進行的堅決鬥爭,有理由對其免去刑罰。

為何認定有罪卻不予以刑罰?

法國共和國法庭大約有如此考量:2011年,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任總幹事、法國人斯特勞斯卡恩被指控涉嫌性侵罪辭職之後,法國成功地由另外一名法國人-當時的財長拉加德繼任總幹事,去年夏天,拉加德還以無可否認的優勢成功連任。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共有189個成員國,儘管拉加德面臨官司,該組織一直對拉加德保持信任。在官司終審之際,該組織表示,拉加德擔任總幹事非常成功,法國政府對其擔任這一職務的能力繼續保持信任。

顯然,一方面,法國政府不願失去本國人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這個位置,另一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拉加德本人的信任也導致共和國法庭最後做出判而不判的奇怪裁決。

至此,拉加德成為法國第四位沒有被共和國法庭判刑的曾擔任部長的政治人物,第二位被指責有罪但免除刑罰的前部長。然而,共和國法庭的這一判決在法國政壇激起波瀾。首先引起的是對這一“例外法庭”有多大正當性的批評。

法國為什麼要設立共和國法庭?

法國共和國法庭建立於密特朗擔任總統的1993年,其目的是能夠填補對內閣閣員行使職務期間所犯罪行不能夠審判的漏洞。但是,這一半司法,半政治的法庭誕生之初就爭議不斷。法國反腐組織多年來一直在為廢除這一法庭而奮鬥。

該法庭由六名法國國民議會議員,六名參議員和三名重罪法庭法官聯合組成,法庭可以審判的包括總理、部長及國務秘書,但審判範圍只涉及他們在擔任職務時所犯罪錯。

共和國法庭12名議員行使法官職能,但法庭沒有陪審團,而且,政治人物人數遠遠大於職業法官人數,因此,議員的份量重於職業法官。1995年法國政府頒布一項政令,當共和國法庭啟動期間,法官享有補助,但法庭並沒有向媒體透露實際數目。

共和國法庭經手的第一起案件是轟動一時的“血污案”,三位前部長包括前總理法比尤斯出庭,最後,法比尤斯和另外一名部長獲釋,只有當時負責衛生事務的國務秘書被指有罪但未獲刑罰。

拉加德案再次凸顯共和國法庭的怪誕

廢除共和國法庭曾經是奧朗德競選時的一項承諾,但當上總統後,奧朗德從未啟動這一必須經修憲才能完成的改革。

自然,對拉加德案的這一判決結果,引起的是更多的是不滿。法國反腐敗組織主席皮卡爾表示,“四億歐元被浪費,可是做出這一決定的人物從來都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你們如何向公民做出解釋?”

法國中間派領袖貝魯反應激烈,他認為,法律究竟是否平等的問題再一次被提了出來,看你是否有權勢,是否貧賤,你會得到不同的裁決。如此裁決,共和國法庭是否有存在的價值值得疑問。貝魯認為,法庭的人多半不是法官,而是議員,所以這一法庭應該消失才對。

通過拉加德一案,這一“例外法庭”存在的價值再次受到質疑。另外,拉加德是否繼續繼續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的問題也被提了出來。該組織理事會將召集會議討論,一般分析,拉加德雖被法國共和國法庭判處“玩忽職守”,但應能保住總幹事一職,然而,她在這一國際組織的地位顯然受到了削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