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土耳其與歐盟多國關係緊張

音頻 05:00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路透社

惡劣天氣迫使德國總理默克爾推遲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天的首場會晤,默克爾大約沒想到稍晚些時候又受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抨擊,他直陳默克爾保護恐怖主義,對於埃爾多安這種暴跳如雷,用詞不當的傳統表演,默克爾似乎習慣了。她只說了一句,“這不正常,我們不參加挑釁比賽”。不過,埃爾多安不僅針對德國,他已經下令暫時中止土耳其與荷蘭雙方的部長級會談。

廣告

這兩天挨罵最多的應該是荷蘭,早在荷蘭之前,本來就是德國,只不過荷蘭沒有讓土耳其外長的飛機降落,令埃爾多安火冒三丈。在德國之前,埃爾多安還罵過歐盟數國,歐盟大約有個短處捏在埃爾多安手裡,就是歐土移民協約,前者擔心後者變臉,土耳其已經威脅,會讓巴爾幹大道再度敞開,移民潮洶湧而來。

許多人要問,為什麼土耳其把歐盟的好幾個成員國叫做“納粹”,還不斷地威脅要報復,其實,埃爾多安所指的歐盟國家,對待土耳其的看法也不完全一致。這件事主要是由埃爾多安的部長們來歐盟助選引起。

他的部長們來歐洲做什麼?

土耳其選民被召喚,就政府推出的憲法修正案投票,這是一部讓埃爾多安總統念茲在茲的修正案,因為憲法修正案直接關係到擴大總統權力。於是,埃爾多安的部長們如走馬燈一般,來到歐洲各國動員土耳其僑民競選,發動他們投票。

在遭遇歐洲幾國禁止後,抨擊這些國家支持納粹的主題變成了土耳其憲法公投的一個重大議題。土耳其為什麼這樣做,華盛頓戰略研究中心的專家認為,埃爾多安尋找想象中的外國敵人,以此把他的選民的民族主義神經打磨得更加鋒利,為憲法修正案通過打基礎。

為什麼危機始於德國?

因為德國有三百萬土耳其僑民,除了土耳其,最多土耳其裔的國家就是德國。德國三百萬土耳其僑民中有投票權的大約就有140萬。因此,這是不可忽視的票倉,是埃爾多安總統拉攏選民優先的優先。

遭到土耳其批評後,德國政府表示對三月初被取消的四場土耳其裔造勢大會並不知情,因為德國所有市政府依據法律有權自行決定,相關市政府就此回答說拒絕土耳其人造勢主要原因是安全和後勤的考量。

不過,柏林當局同時聲明,害怕安卡拉把土耳其人與庫爾德人的衝突帶入德國,以及把親埃爾多安與反埃爾多安兩派的矛盾在德國激化起來。

結果,埃爾多安指責柏林當局使用納粹手法支持反埃爾多安派,不過,在土耳其提供了一系列競選會議的名單後,兩國之間的緊張隨之平緩了下來。

但是,德國與土耳其的關係仍然很困難,柏林揭露土耳其二月份關押一名擁有德土雙重國籍的記者的做法是七月份政變未遂以後政治大清洗的延續。13日晚上,埃爾多安再次指責默克爾“支持恐怖主義”。土耳其指責德國為庫爾德人以及未遂政變的嫌犯提供庇護,埃爾多安在電視上宣稱:“默克爾夫人,您為什麼在您的國家藏匿恐怖分子,您為什麼不行動?”默克爾不願親自回答,而是通過其發言人傳達她的意思,發言人說,總理只是不想參加挑釁競賽。

為什麼土荷危機反而衝上第一線

海牙與安卡拉的危機正好發生在荷蘭3月15日舉行立法大選前。在這次競選中,民意看好的候選人之一,極右翼領導人基爾特·威爾德斯把伊斯蘭教與移民放在所有話題的中心。3月5日,他聲明,如果他當選總理,他將阻擋土耳其人在荷蘭所有的公投競選活動。

6天之後,海牙當局阻擋土耳其外長前來荷蘭助選。荷蘭副總理表示,在土耳其問題上,荷蘭有一條不能穿越的紅線,但是,自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後,荷蘭的土耳其裔如同土耳其的反對派一般遭受着威脅,這意味着穿越了紅線。一些土耳其問題專家認為,海牙當局掉進了埃爾多安磨礪他的民族主義份子選民神經的陷阱。

埃爾多安剛剛宣布,安卡拉暫停雙方部長以及高級領導人會晤,荷蘭駐土耳其大使被宣布為不受歡迎的人。土耳其政府還準備要求土耳其國會廢除『土荷友好條約』。

為什麼法國沒有禁止

星期天,土耳其外長在法國梅斯,在大約數千人土耳其裔集會上發表了競選講話。

法國外長稱,在沒有得到證實的會發生對公共秩序構成威脅的證據前,沒有理由禁止這一場競選會議。但是法國右翼與極右翼揭露法國政府向埃爾多安的民粹主義投降。

歐盟的原則是什麼

歐盟外交領袖莫蓋里尼強調,由各個成員國自行決定是否允許或禁止土耳其的政治示威行動。柏林當局也是同一原則,但是維也納當局則呼籲在歐盟全境禁止土耳其的政治活動。

法國國際關係暨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比力龍認為,問題的根本是歐盟必須重新調整與土耳其的關係,既是北約與共同應對地下移民的合作夥伴,又要面對土耳其面臨的民主問題。他認為今天大家的表現都很虛偽,宣稱有關土耳其申請加入歐盟的談判仍然存在,其實不存在。結果,這一糟糕的處境給埃爾多安的民粹主義留下了充分表演的市場。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