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大選

音頻 12:44
LCI

法國總統大選日益逼近。今年的競選撲朔迷離,不斷爆料,令原本較為平靜、應該按部就班進行的選舉活動步驟大亂。時至今日,並不被絕大多數法國人看好的極右翼政黨領導人瑪琳娜-勒龐居然在民調中居首,有望在首輪選舉中獲得較多選票,進入第二輪的爭奪戰。如何看待本次法國大選?各路候選人的優勢何在?選舉最終將鹿死誰手?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本次法國大選競選運動的看點是什麼?

劉學偉:本人以為,本次法國大選的主要看點有以下三個:第一、勒龐的勢力究竟能升高到何處為止?第二、馬克隆如果總統勝選,他將如何贏得議會多數?第三、菲勇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力挽狂瀾?

法廣:傳統右翼黨在初選中推舉出候選人菲勇,隨即便爆出菲勇家人涉嫌吃空餉醜聞,令競選運動陷入極大的被動。面對眾叛親離的局面,菲勇卻咬緊牙關,絕不退縮。他做出這樣的選擇是否損害了黨的利益?最終結果將會怎樣?

劉學偉:這件事情至今撲朔迷離。撿方和菲勇似乎都有恃無恐。這很不合邏輯。因為撿方如果沒有大體足夠的證據,在這樣的情勢下提起公訴,如果最終無法坐實菲勇罪名,那法國的司法公正將會嚴重蒙羞。而菲勇自己應當比撿方更清楚,夫人是不是真的拿了空餉。他沒有底氣,真的不可以這樣強硬。因為現在早已失去了一切轉圜的機會。這兩方必有一方是錯的。現在看去,在四月底五月初選舉之前,這個案子絕不會就有答案。如果共和黨最終敗選,菲勇當然必須承擔最大責任。的確是他個人的操守出問題,讓共和黨穩贏的局勢崩盤。如果最後法庭還判他有罪或有嚴重過失,他的錯誤甚至罪過就更大。反之則責任會小一些。但敗局已成,後悔無用。

最近還有消息說,撿方還要擴大調查的範圍,《綁鴨報》還在接着爆出關於F2公關公司的新料。看來菲勇前途是兇多吉少。

法廣:從目前的情況看,在民調中占居前三位的候選人分別為:極右翼領導人瑪琳娜-勒龐、聲稱“不左不右”的中間派代表人物馬克隆,以及傳統右翼黨派候選人菲勇。按照您的分析,這三位候選人分別佔有怎樣的優勢?

劉學偉:隨着歐盟運轉困難,英國退歐,法國的疑歐情緒日益高漲。隨着移民危機、治安惡化和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這三朵連在一起的烏雲一直在起風降雨,電閃雷擊,法國人的安全憂慮日甚一日。勒龐的主要優勢就在於在這兩個問題上給出了最明確的回應。馬克隆的優勢第一在於他的自由主義經濟綱領能呼應法國和歐洲現在向右走的大趨勢。他的第二個優勢是他身居中間可以左右逢源。他的第三個優勢是長期以來左右兩大黨始終找不出解困之策,法國人想換個黨試試。他的第四個優勢就是他的小鮮肉個人形象。共和黨菲勇的最大優勢有兩條。第一是他有一個完整徹底的向右轉政綱,這基本上是今天的法國所需要的,雖然稍有些過於強硬。第二就是他背後有一個底蘊深厚的共和黨。他若贏得總統選舉,也會贏得議會選舉。以後的施政就不會出現府院之爭。

法廣:近來,民粹主義在歐洲普遍擡頭,在法國,瑪琳娜-勒龐似乎也人氣空前。她有否可能在本次選舉中勝出?如何解讀民粹主義勢力的上升趨勢?

劉學偉:個人以為,勒龐這次就勝選總統的可能性還是微乎其微。無論如何,第二輪還會有一個非極右的候選人與她競爭。這個時候,已經多次顯示神威的“保衛共和聯盟”就會再次出動,讓反對勒龐的候選人以大比數勝出。但如果在這選前最後幾周中出現傷亡慘重的大規模恐襲,那就難說了。可以看的是勒龐在第一輪得票離30%有多遠,第二輪得票是否會超過40%。然後是議會選舉國民陣線能夠送進國民議會多少議員。到現在,國民陣線只有一個議員在國會裡。由這些數據,再加上具體情勢,就可以較準確地估量以後的比如地方選舉,極右派的勢力還將如何演變。極右派的勢力還會繼續上升,這可能是大趨勢,除非歐洲和法國的整體經濟和安全局面能有明顯好轉。這件事情可是不容易做到。

法廣:選民似乎已對傳統黨派失去信任,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調整民眾心態、贏得民心,以避免極端勢力強勢崛起?

劉學偉:就這個問題而言,這次的馬克隆應該是答得最好,迎合了法國人病急亂投醫的心態。在3月20號的辯論會上,他也就以前很少說道的移民問題發表了不算軟弱,但也不夠、好像還是不夠強硬的意見。但是關於他派出的許多糖果的經費來源,他還是語焉不詳。

他的最大短板有兩個, 之一是經驗不夠。比如這次電視辯論就他而言就是前所未有的經歷。 他似乎還算得上舌戰群雄,應付裕如。這已經讓他的支持者喜出望外。

他的第二個短板其實更嚴重,就是政治實力不夠,地方勢力不夠。他這次即使可以贏得總統位置,還是非常難於想象他的前進黨如何可能在議會中贏得多數。因為國會議員都是由小選區一個一個選出來的。沒有在地方的長期經營,要贏得小選區議席,真是太困難。而沒有議會的多數,他有再好的政綱,也會難於推行。議會政治的一個漏洞就是,反對黨太過習慣於為反對而反對。因為執政黨的成功總是對反對黨的發展不利。反對黨總是太過經常地把自己黨的利益放到國家的利益的前面。

不過還有一個似乎少有人說到的發展可能出現,就是共治。如果最終議會裡共和黨單獨擁有或接近擁有多數。馬克隆總統是不是只有選擇一個共和黨人來做總理?這樣他的政綱是不是就必須與共和黨的政綱融合?這樣的雙頭馬車能良好運行嗎?第五共和國的歷史上已經有過的兩次共治,似乎效果都不好。所以法國才修改了憲法,讓總統和議會的選舉同時進行。然而世事難料,弄不好還是會出現共治呢。

這次法國選民集中關注的就是經濟和安全兩個問題。經濟問題上可以說做法菲勇和馬克隆的政綱都有不錯的回答。他們兩個任誰上台,經濟上都應當可以有一些起色。但是否足以扭轉民意大局,現在就無法說。

安全問題似乎更難辦。因為這不是法國自己單獨的問題。它與國際尤其是中東的局勢深切相關。本人寄希望IS的事情今年就能解決。然後應該還會有一波IS殘餘分子到處流竄作案的風險,敘利亞難民至少不再大批地來,最好還能回去一些之後,以後的安全局面希望應該就能好一些。

還要看的就是美國的特朗普新政在經濟和安全兩個方面都是否有成效,還要看這兩方面的美國成效是否對歐洲都有有益的外溢效應。
最終的結局,由現在的情勢看過去,大家的意見一致。第一輪馬克隆和勒龐出線希望極大,共和黨的菲勇很可能無法力挽狂瀾。第二輪有“保衛共和聯盟”保駕,馬克隆的勝算極大。除非再有什麼大的意外出現。比如馬克隆也陷入什麼嚴重醜聞,或出現大規模的恐怖襲擊。

法廣: 和整個歐洲一樣,法國的這次選舉,呈現出一個向右轉的大趨勢。關於這個大趨勢的形成,你有沒有一些更全面的詮釋?

劉學偉:形成這個大趨勢的第一個大背景當然是西方已經持續很多年的經濟蕭條造成的大規模失業。遠的不說,2008年金融海嘯過去已經9年,除了德國以外的歐洲大陸的經濟形勢還是沒有起色。這讓法國人覺得忍無可忍。相當一部分西方人認為造成這個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全球化,就是產業外移。但是2008年以後,這種外移已經基本停止,蕭條的局面並無改善。大家其實在假裝看不見,新失去的職務絕大部分都在第三產業。這些職務並沒有被轉移到其它國家,而是由於各種智能自動化而就地消失的。比如最近有消息說,5年之內,法國興業銀行要裁撤400個分理所,20%的員工。關於這個新問題,西方人/法國人似乎在逆來順受,並沒有人在認真思考什麼應對之策。那個相信科技進步一定利大於弊的主義似乎比所有其它的政治正確都更加的牢不可破。

向右轉的第二個大背景就是移民問題日趨嚴重。這裡有一堵政治正確的高牆矗立,人人都謹言慎行,我也不能例外。但是不方便說不等於問題就不存在。比如美國的特朗普顯然就因為在這類問題上突破禁忌而獲得許多選票。法國的勒龐更是這樣。這個問題處理不好,極右的基本盤自然還會增加。

再說遠就是價值觀和制度問題了。西方的普世價值的確高大上,對全世界都有巨大長期的吸引力。但是這套價值觀面對現在的中產階級衰落和貧富分化問題,移民融入問題,都似乎顯得效力不佳。建立在這套意識形態之上的西方制度,似乎也失去了演化的能力。要演化只有一個方向,那就是如梅朗雄要求的,第六共和國,更多的更直接的民主。這個似乎又不能做。

最後總結一下,法國人現在寄託的救星就是馬克隆了。一年以前,本人說過他是法國的“小救星”。沒成想現在變成了“大救星”。本人祝他好運!但是如果他因為經驗不足、勢力不夠而執政失敗,五年以後,法國就會重新繼續向右轉。當然那時候,還會有共和黨與國民陣線的最後對壘決鬥。菲勇因為個人缺點且應對失當而導致法國失去五年寶貴時光,責任就太大了。而這個選舉制度太過的情緒化,被偶然因素介入太多,也不知有沒有辦法改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