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戴耀廷:香港實際上進入了半威權時代

音頻 14:07
2017年8月20日,數萬香港人示威遊行,聲援被判刑的三名學運領袖 。
2017年8月20日,數萬香港人示威遊行,聲援被判刑的三名學運領袖 。 圖片來源:路透社

曾轟動世界的香港雨傘運動落幕近三年之後,2017年8月17日,這場運動的三名學生領袖: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重新面對法庭,並被改判入監6至8個月。而在2016年,三人已經在同一案件指控中,以非法集結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名分別被判處社會服務令和緩刑,三人已經完成相關刑罰。但港府律政司認為這些刑罰過輕,提出了上訴。這項改判決定8月20日在香港引發雨傘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示威,不少人認為這項判決更是一項政治判決,也有人擔心會有更多人因為參加抗爭行動而被加判重刑。最早倡議以和平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爭取真普選的佔中三子也將重新面對法庭。非暴力公民抗命運動是否在香港已經行不通?重壓之下,香港社會民間抗議活動是否還有反彈空間?爭民主力量是否還能凝聚力量?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最早發出公民抗命倡議的戴耀庭先生認為,在香港目前的半威權政府狀態下,公民抗命也許需要調整方式,但香港人不會放棄民主理想。

廣告

改判決定沒有充分考慮抗爭者的動機

法廣:您是2014年香港佔領運動早期的倡議發起人。今年8月17日,香港司法機關重新審理對雨傘運動三名學生領袖的刑罰,三人被改判監禁6至8個月。您對這項重審改判的結果是否感到意外?

戴耀廷:其實,在法庭聽取(控辯)雙方的論點的時候,以及從一些報道來看,法庭對於年輕的抗爭者持一種比較負面的態度,所以,宣布結果的時候,我也不感覺太意外。當然,從整個事件來看,我不認為(香港)法院失去了獨立性,我相信香港的法院還是獨立地做出了判決。但是,在整個案件裡面,我們看到上訴庭把暴力的定義定得比較寬,而對於這些抗爭者背後的動機:就是說他們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為了爭取一個公義的社會,對這一點沒有給予充分的考慮,這才做出了這樣一個比較重的判決。我對此是有些失望。當然,法庭提出了非常詳細的法律觀點,但是我個人認為,在香港現在的情況下,這種法律觀點不能夠給我們推行一種抗爭,以充分的基本權利的保護。比如,法庭對“構成暴力”的定義定得比較嚴格,就是說很多行為都可能被包含進去。因為有暴力成分,所以很多其他的考慮點都沒有算進去,所以才有了現在的判決。從這一點說,在法律上,它(法庭)有它的觀點,但(這種觀點)也是有爭議的,我甚至認為是錯誤的。這一切還需要由最高級的法庭來做最後的裁決。他們(三名學生領袖)也會上訴,要看終審庭如何看這個問題。我希望終審庭能夠對於公民抗命有一個比較正面的看法。

法廣:就是說他們還有上訴的空間?

戴耀廷:對,還有上訴的機會。當然,需要申請,(然後)要看終審法院是否接受他們的申請。

香港社會的威權成分越來越重

法廣:公民抗命或者說公民不服從雖然是非暴力的形式,但本身有對抗法令的含義。香港上訴庭這次改判(三名學生領袖)刑罰的結果是否也反映出公民抗命行動自身的矛盾?如果參考國際上其他國家同類的行動來看,這樣的刑罰是否特例?

戴耀廷:不同國家,情況不同。但是,我覺得,我們也要按香港本身的情況來看。因為談到公民抗命,很多時候都是發生在本身已經是民主國家、民主社會,而香港現在仍然處於一種半威權的社會,不可以用同樣的原則去看這個問題,因為,在一個半威權社會裡,公民權利受到威權政府侵犯的機會,比在一個民主社會,客觀上有一個差距……

法廣:就是說,您認為香港現在更是一個半威權社會狀態?

戴耀廷:當然了,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產生的,很清楚,這不是一個民主社會。以前,我們可以說香港是半民主社會。同一個制度可以是半威權,或者半民主,要看哪一方面更多一點。沒有全面的民主,那是一個半民主(社會),因為這個制度還有一個方向,在朝向民主發展。但是,現在我們從一種半民主變成了半威權,因為威權的成分,尤其是從今次案件的處理可以看到,我們的威權的成分越來越重了。我們還沒有進到全面威權,因為我們還有選舉,我們還可以有一定程度的人權保障,但是再發展下去,那可能就越來越難去保障香港人的基本權利了,所以,香港現在實際上是進入了半威權的時代。

法廣:現在被改判刑期的不只這三名學生領袖,在此之前,新界東北撥款案13人也被改判入監,您自己也將面對法庭判決……有媒體說可能有一百多人因為參加近年的社會抗爭活動而被判刑或將被判刑,還有媒體統計的人數是二百多人,另有人說可能還不止二百多人……您覺得這些數字是否有些誇張?還是說最近這三年參加抗爭活動的人都有可能面對更重的刑罰?

戴耀廷:現在被正式起訴的,應該沒有一百人吧 ?! 但是,因為拘捕以後,隨時都可以起訴,如果它真的要起訴,這個數字說是幾百人也是可能的,所以,很難說最後會有多少人會被正式起訴。尤其是我們9個人的案子其實也涉及很多人,這批人將來會不會被起訴,要看政府。政府有起訴權。政府可以行使權力提出起訴,但也可以不起訴,而且也沒有時限規定,所以,現在很難知道。我們只能說,如果半威權政府要利用法律程序,去打壓不同意見,是可能的。但政府可能也會害怕,如果用得太厲害,又會發生反彈。這個星期(法廣註:8月20日)我們看到有那麼多人參加遊行,這是雨傘運動後,參與人最多的一次(集會),可能有十多萬人參加。政府可能也會考慮:壓得太厲害,會有反彈,因此未必會全面起訴。問題就是,半威權政府,是它決定一切,公民權利很有限。

被判監的年輕人未來影響力會更大

法廣:雨傘運動之後,香港出現一些由年輕一代組成的新的政治團體,並且有人得以當選立法會成員,但他們很快被剝奪了議員資格,泛民陣營因此也在立法會失去了關鍵少數的地位。如今又有“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監,還有其他人將要面對司法裁決……從這些發展來看,香港民間社會是否還有反彈的力量呢?政府的這些打壓會不會阻嚇住香港社會民間力量未來的行動呢?

戴耀廷:我想這正是政府希望達到的目的,也就是透過這些起訴,把整個抗爭運動打散。但是,這些被判監牢的年輕人非常堅定,表示他們會繼續抗爭,所以,我個人覺得,他們在(從監獄)出來以後,能量會更大,影響力會更強,因為有更多人看到他們付出了個人的代價。可能短期來說,他們失去了參選的資格,因為根據香港法律,判刑三個月以上,就不可以參選。所以,就選舉而言,他們也許不能透過選舉進入議會去發揮他們的影響力,但是,我想,應當把抗爭放在比較長的時間段來看。這批年輕人,我想,他們能夠拿到的政治能量在將來應該會是更大,可以說他們是未來香港政治發展的重要資產。短期來說,我們要怎麼樣講方法,在未來的時間守住我們的議會呢?我想,還是有一些人可以出來,可以在這個關鍵時候,守住一些重要的崗位。比如在補選的時候,我想,大家應該會商討。而且,我們看到,其實,反對的力量過去是分裂得比較厲害,但是,大家也看到,在這種打壓下,如果大家繼續分裂,我們的力量就會更薄弱。所以,大家可能在將來,有比較多的機會去談一起的行動,增加我們抵抗半威權政府的力量……

法廣:這是一個美好的願望。但從事實上講,各方不同的抗爭力量是否有整合的空間呢?

戴耀廷:我想,不是需要把大家都整合到一個新的政黨下,或者一個新的政團裡面,不是需要這樣。只要大家在一些社會行動、尤其是在選舉的時候,多一點配合,這已經可以讓反對力量在未來幾年、尤其是在2019年和2020年的選舉中,表現得更加好。

公民抗命的重點是抗命的精神

法廣:從近期的打壓情況來看,公民抗命這種理念,是不是在香港如今已經行不通了呢?

戴耀廷:我想,公民抗命重點是抗命的精神,抗命的精神可以用違法的手段,也可以用合法的手段。如果違法的代價增加了,大家就可能選擇合法的手段,看如何達到同樣的目的。所以,重點不是公民抗命,而是抗命才是重點,就是我們在這種半威權的社會裡,我們不會放棄,我們只是當一個順民,還會在各方面能夠有空間去抗命。如果到某一個時候,公民抗命適合大規模地推行的時候,那時候也會推出來,但在現在這段短期時間,可能不合法的手段未必是最聰明的做法。在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回到一種合法的爭取的方法、抗爭的方法,把抗爭的時間拉得更長,因為我們也知道,我們面對的抗爭會是一個比較長時間(的抗爭)。


採訪後記:

公民抗命:佔領中環與雨傘運動

戴耀廷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2013年初他率先發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倡議,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健民和牧師朱耀明合稱“佔中三子”。此後一年多的時間,“佔中”支持者組織多次民間諮詢活動以及民間公投,尋求港人在爭取“真普選”議題上的共識。2014年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做出決定,港人對“一人一票”選舉特首的希望落空。這項決定在香港社會引發強烈反彈。9月22日起,香港學界開始大罷課。9月26日晚間,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近百人得以突破警方防線,衝入公民廣場。約70餘人在這次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中被警方拘捕。以學生為主體的集會團體當晚宣布發起公民抗命行動。9月28日,戴耀廷在在添美道的學聯「命運自主」大台上宣布正式啟動佔領中環。一場轟轟烈烈的雨傘運動持續79天,才於12月初隨警方清場行動而落幕。

兩年後壓力加重的刑罰

戴耀廷等佔中三子及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在2014年12月3日前往警方自首,為佔中行動承擔懲罰,但未受起訴。但2017年3月,雨傘運動落幕兩年多後,三人以及包括前立法會議員和兩名學生領袖在內的其他六名參與者被當局起訴“公眾妨擾罪”和“煽動罪”。這9人將在9月19日面對法庭判決。

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三人2016年因重奪公民廣場行動而被判以社會服務令和緩刑。港府律政司就刑期提出複核後,三人被改判入監,立即執行。2014年9月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時,黃之鋒為學民思潮召集人,周永康為香港學聯主席,羅冠聰為學聯常委。三人被香港媒體稱為“雙學三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