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右翼杜克當選總統 哥倫比亞和平打問號

音頻 05:27
Yvan Duque ici avec ses partisans, à Bogota, le 17 juin 2018.
Yvan Duque ici avec ses partisans, à Bogota, le 17 juin 2018. REUTERS/Andres Stapff

哥倫比亞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17日在平靜中結束,右翼候選人杜克以近百分之54的支持率擊敗對手左翼候選人彼得羅,並且在全國32個省中的24個省獲勝。

廣告

杜克在其推特上說:“我們已經做好準備,為哥倫比亞民眾全力工作”。與此同時,彼得羅則表示將繼續努力,他也在推特上說:“我們不是失敗,我們只是今天沒有贏。”

對此結果,法新社報道說,律師出身的杜克,以41歲政壇新星之姿,當選哥倫比亞現代史上最年輕的總統。既然取得充分授權,杜克料將履行競選承諾,徹底修改當局與前反政府組織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達成的和平協議。

杜克選前矢言改寫這紙和平協議,進行“結構性改變”。杜克的左派敗將彼得羅則支持該項協議。另在總統選舉投票期間,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宣布單方面停火。

法新社指出,中間偏右派的總統桑托斯政府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在2016年簽署和平協議,結束了長達五十多年曾是拉丁美洲最長的內戰,並導致26萬人喪命,近8萬3000人失蹤,約740萬人流離失所。桑托斯亦因此榮獲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身為擁有經濟學學位的律師,杜克代表眾多因政府對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讓步而感到憤怒的選民。根據這項協議,前反政府組織成員若認罪,可獲減刑。同時也保障哥倫比亞民兵組建自己的政黨,並且在八年內至少在國會擁有10名議員。

杜克對前反叛武裝持強硬立場,他反對這些多年來綁架,搶劫的“罪犯”們在哥倫比亞國會擁有投票權。杜克於競選期間告訴法新社說:“我們哥倫比亞人要的,是觸犯危害人類罪者受到合乎比例的懲罰……如此一來,就不會出現有罪不罰的狀況。”

法新社強調出,杜克譴責哥倫比亞左派,擔心他們會將國家帶向如同鄰國委內瑞拉一樣的經濟泥淖。左派則反指杜克是前總統烏里貝(Alvaro Uribe)的傀儡。烏里貝八年前卸任,他在兩任總統期間,對左派持強烈反對立場。

不過,當談到杜克時,哈維里亞納(Javeriana)大學卡利分校政治分析家阿庫尼亞(Fabian Acuna)對法新社說:“沒有人知道他是否有套自己的標準,或他是否將聽令行事。”

不少專家皆認為,杜克的當選將使哥倫比亞仍顯脆弱的和平面臨考驗。他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的重新談判,將很難進行。因為杜克的條件不會被對方輕易接受。

1976年8月1日出生於波哥大的杜克,在2014年當選國會議員,雖為政壇新手,但杜克天生便是從政的料,因為他的父親是名自由派政治人物。

桑托斯在1990年代將杜克納入旗下,擔任金融顧問。杜克後來在美洲開發銀行任職13年。美洲開發銀行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

如今在和平協議的立場上,杜克與桑托斯站在對立面。

在美洲開發銀行曾與杜克共事的消息人士表示:“他在公共關係的領域非常活躍,非常聰明。”

杜克在美工作時曾與烏里貝會面,並在烏里貝的遊說下決定參選議員。

據介紹,杜克是3個孩子的父親,也曾任樂團貝斯手,但隨和形象卻與他的保守派立場形成鮮明對比。他堅決反對同性婚姻、安樂死及毒品除罪化。杜克不僅獲得極右派力挺,也受影響力日增的福音派天主教團體支持。

杜克定於8月7日走馬上任。法新社分析稱,除了和平這項大難題外,屆時他也將面對能否擺脫烏里貝的政治陰影、解決與美國間的毒品問題以及對委內瑞拉“獨裁”總統馬杜羅施壓等多項挑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