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為什麼說特朗普贏不了中期選舉就真危了?

音頻 05:00
特朗普和科恩在2016年9月21日
特朗普和科恩在2016年9月21日 REUTERS/Jonathan Ernst/File Photo

美國總統特朗普多年的私人律師和“白手套”科恩向美國司法認罪承認八項罪名;特朗普競選團隊前主席馬納福特之前被判決八項罪名成立。因此有人說:2018年8月21日將成為特朗普走向終結的開始並被載入史冊,但對那些特朗普的鐵桿粉絲們來說,一切與特朗普有關的司法指控都不過是“政治迫害”。實際上,11月將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結果,才可能會真的影響到特朗普的總統寶座。

廣告

如果說:特朗普競選團隊前主席馬納福特身上的八項罪名目前基本尚與特朗普本人無關的話,科恩在認罪協議中明確說明他所犯下的違反競選經費法之罪行卻都是在特朗普直接授意下進行的。這是美國歷史上在尼克松之後,第二個在任總統在正式法律文書中被指認犯下了聯邦重罪。如果特朗普不是在職總統的話,他將會立即被起訴和被逮捕。

1974年“水門事件”調查完成之後,在聯邦大陪審團起訴總統尼克松主要助手的起訴狀中,指認尼克松本人為“不予起訴的共同犯罪合謀者”。因此,特朗普暫時自保唯一的武器就是要贏得今年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保住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控制權,避免重蹈尼克松被議會彈劾下台的結局。

特朗普擔心自己與兩位艷星的關係影響他參與的上屆美國總統大選而付出“封口費”,對於他的粉絲們來說,這是無關大雅的個人私生活,不值一提。但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卻主要針對所謂的“通俄”“叛國”等罪名。

據報道:在認罪協議簽署之後,科恩通過律師向特別檢察官穆勒承認:特朗普事先就知道2016年大選前俄國特工侵入民主黨總部的電腦系統,之後由維基解密發布。科恩稱他掌握的一些證據與特別檢查官調查的特朗普陣營通俄叛國案直接相關,科恩願意與特別檢察官合作,並向國會作證。

俄國特工入侵政府電腦系統違反《計算機欺詐和濫用法》等聯邦刑律,如果證明特朗普陣營與入侵者串通、利用非法所得屬於“協助” 犯罪,與犯罪者同案;如果界定入侵政府電腦屬於戰爭行為,協助外國入侵本國政府電腦系統則構成叛國罪。利用非法所得幫助競選違反禁止外國干涉美國大選的聯邦刑律;掩蓋犯罪事實、開除FBI局長科米和其他調查人員涉及妨礙司法公正罪;威脅、利誘證人涉及“操縱證人罪” ,特朗普和其助手涉嫌觸犯的聯邦刑律已經高於尼克松幾倍。

馬納福特詐騙等八項罪名成立,面臨最多80年的監獄,而對他的官司尚未結束,萬一馬納福特倒戈,與調查“通俄門”事件的聯邦特別檢察官穆勒合作並作證新的嚴重“通俄”罪事實的話,將可能為特朗普帶來“災難性”後果。

前《華盛頓郵報》記者,1972年“水門事件”主要調查者之一卡爾·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指出:特朗普的政治醜聞比“水門事件”更嚴重,當前美國政治的生態也比“水門事件”時期更惡劣。

特朗普幾次試圖解除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職務,但穆勒的調查還在不斷深入,特朗普的兒子女婿可能將是下一波被起訴的對象。穆勒如果直接起訴特朗普的話,是否合憲?最終將由聯邦最高法院決斷。而新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卡瓦諾不認為在職總統可以被刑事起訴。

分析認為:特別檢察官穆勒可能遵循“水門事件”案模式,明確指認特朗普為“不予起訴的共同犯罪合謀者”。迫使美國眾議院啟動彈劾程序,參議院會如何表決、是否定罪,將取決於當時的政治氣候和公開出來的罪行證據數量。美國總統彈劾程序是政治程序,不是法律程序。如果總統犯下“叛國、受賄、重罪或者輕罪”四種情況之一, 都可以被彈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