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政治和經濟牌都打

音頻 04:43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路透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月23到25日訪問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要在俄羅斯的眼皮底下推動政治和經濟利益,這就要求默克爾展示高超的外交手腕。默克爾確實也露了幾手。德國媒體對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的報道大都比較肯定。對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的發展時有讚詞,對阿塞拜疆則有一些批評和諷刺。由於阿塞拜疆在默克爾出行前拒絕給默克爾的一位隨員頒發籤證,德國政界和媒體已有所不滿,所以,媒體對默克爾阿塞拜疆這一站的報道也更為細緻。

廣告

《萊茵河報》就默克爾的全部行程寫道:通過訪問,默克爾促進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獨立自主。如果德國經濟代表團不來這裡探尋投資、合作和貿易的機會,那麼,中國人就會來,而且一切會來得很快。俄國總統普京依靠鐵腕和許多小小的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把俄國的前身蘇維埃帝國依然維繫在一起。這是大家都能看見的。烏克蘭早已不是唯一的一個例子。俄國在高加索地區的勢力依然強大。

就默克爾出訪的第一站格魯吉亞,《新奧斯納布呂克報》寫道:格魯吉亞在推動社會和經濟改革方面幾乎是榜樣性的。該國公民簡直全都對歐盟充滿欣快感。儘管如此,人們還是不應該沉醉於幻想中。雖然格魯吉亞雄心勃勃,但它在近期內將依然加入不了歐盟和北約組織。這種狀況是適當的,因為俄國對西方的勢力發展比較敏感。如果把西方的行動範圍擴大到莫斯科的安全區,現在肯定不是時候。但格魯吉亞在尋求靠近歐盟。和這樣一個國家加深雙邊關係,則是人們應該堅持做的事,也就是說,要通過貿易達到轉變。

《南德意志報》在跟蹤報道默克爾出行的第二站亞美尼亞和第三站阿塞拜疆時發現,亞美尼亞帶來的是政治上的快感,而阿塞拜疆則帶來了經濟上的機遇。默克爾24號選擇在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過夜,25號在阿塞拜疆則只待了不到六小時。這是外交家們慣用的顯示親近和距離的手法。在亞美尼亞,兩國首腦傍晚在埃里溫行人密集的大街上散步,迎來了不少掌聲。兩國首腦很合得來。亞美尼亞總理帕希尼揚以解決問題為目標的務實主義顯然給默克爾留下了良好印象。亞方舉辦國宴款待默克爾時,也邀請了不贊成帕希尼揚的政治家。亞美尼亞充滿了開明和良好的改革氣氛。阿塞拜疆的氣則截然不同。在兩國首腦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共同出席的記者會上,總統阿利耶夫忽然自己主動講到了人權,把國內情形描繪成一片和諧。但西方知道,阿利耶夫建立的是嚴酷的總統王朝。

據西方人權組織統計,阿塞拜疆關押了120名政治犯,內中都多位記者。這樣的執政者自然不會是默克爾喜歡的談話夥伴。所以,默克爾在人權問題上只乾巴巴地說了一句:“沒有在所有問題上取得一致”。就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爭論不休的卡拉巴赫山區,雙方都希望把默克爾拉到自己這一邊。按照國際法,該地區屬於阿塞拜疆。聯合國安理會三次作出決定,要求亞美尼亞從當地撤軍。但亞美尼亞人在當地佔多數。各方再三調停,也沒有什麼效果。當阿方記者問到為什麼默克爾到現在還不為制裁亞美尼亞而努力時,默克爾含糊其辭地說,人們在為該地區居民的福祉而努力。如果她要誠心作答,她應該會說,那是因為亞美尼亞在西方享有好感,因為亞美尼亞有悲慘的歷史,有基督教傳統,還因為它在民主化進程中跑在前頭。但這種真心話在外交政策上是絕對不正確的。再者,默克爾在阿塞拜疆要考慮經濟利益,要擴大雙邊貿易,要讓阿塞拜疆成為向歐洲輸送更多汽油和天然氣的供應國。所以,默克爾在阿塞拜疆說話時,有時就躲在雲里霧裡,不把真心話掏出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