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戈恩案:日產與檢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產

音頻 07:08
街頭電視播放關於日產汽車總裁受到起訴的相關新聞 2018年12月10日
街頭電視播放關於日產汽車總裁受到起訴的相關新聞 2018年12月10日 路透社

因涉嫌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有價證券報告的虛假記載)被逮捕的日產汽車公司前會長卡洛斯・戈恩(64歲)等一案轟動了整個世界,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10日以涉嫌在日產汽車公司的有價證券報告中隱瞞退職後報酬,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為由,對戈恩和前董事長格雷格・凱利實施了再逮捕,兩人也在同一天以違反該法為由,遭檢方起訴,日產汽車公司作為法人也遭起訴。其實,檢方着手搜查這一案件,來源於檢方與日產內部人員的一場司法交易。

廣告

司法交易有點類似中國文化大革命中常提出的“黨的歷來政策”,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首惡必辦,脅從不問,受蒙蔽無罪,反戈一擊有功。”
但是只是有部分相似,內容還是不太一樣的。
在日本的所謂“司法交易”,就是在特定的財政經濟經等犯罪中,被告人或者涉案人和檢察官做“司法交易”,被告人主動承認犯罪事實,或者向檢方提供同案人的資料,揭發同案人的罪行,與檢方合作,以求得從輕處理、免於刑事處分或不起訴等。
日本以前在司法上是不承認這種制度的,但是根據《刑事訴訟法》部分修正法法律第350條第二項,從2018年6月開始實行。
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認為卡洛斯・戈恩在有價證券報告書中沒有記載90億日元的退職後的已經決定下來的報酬,而這些報酬是有義務記載的。
據說有關戈恩報酬的文件,是戈恩做日產的最高執行負者人(COO)時和日產方面締結的的合同,基於這一合同,記載了每年的報酬、已支付的金額及其差額三個部分,這上面有戈恩和日產的日本人幹部的簽字。
東京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和知情的日產內部幹部就“司法交易”達成協議,以減輕知情幹部等的刑事處分為條件,得到了這份文件。
在戈恩等被捕後,日產的西川廣人社長在橫濱的日產總部召開了記者會。在記者會上,西川承認戈恩在有價證券報告書中進行虛偽記載,並把公司的資金用於私用等等。並指出:有關此案件,以內部告發為基礎,進行了幾個月的內部調查。
但是,通過“司法交易”和內部調查,使戈恩遭逮捕,日產自身就真的可以自保了嗎?
據複數報道,檢察廳特搜部在沒收日產的文件中,發現其中有文件顯示:給戈恩退職後的報酬的名目是,不去其他和日產競爭的公司工作和顧問費,其中之一有西川廣人社長的簽字。據說特搜部也對西川廣人進行了非強制性訊問,開始調查這一文件形成的過程,而日產汽車公司作為法人也遭起訴。

看來日產拋出了戈恩等,仍然處於自身難保的地位。本來傳說西川廣人還有希望接替戈恩成為日產會長,而如此看來他自己的處境也很難說了。

2010年,推動實現企業一億元日元以上的董事報酬個別公開義務化的,是當時鳩山由紀夫內閣的金融大臣龜井靜香。

12月7日,雜誌《AERAdot.》在網絡上刊登採訪龜井靜香的文章,題為《逮捕戈恩的“創始人”是龜井靜香原金融大臣,他說:“日產幹部作為日本男子要知道羞恥”》 (採訪人:AERA dot.編輯部西岡千史)龜井靜香在文中指出:“這一事件中最壞的就是日產幹部。老闆被捕了包括西川廣人和他以下的幹部都像沒事人似的。背叛老闆與搜查機關合作更是難以饒恕的。如果戈恩先生花錢大手大腳,為什麼不在逮捕前勸告他說:‘老闆,這是不行的’呢?企業治理完全不存在。

日產的幹部也許沒有法律上的責任,但是作為經營陣營來說,一直使事情發展到如今的狀態而放置不管,在道義上是有責任的。我想對他們說:‘作為日本男子要知道羞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