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特朗普對朝鮮廢核“不急”使日本驚慌

音頻 06:26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特朗普於2月27日和28日在越南河內與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進行第二次首腦會談。而在2月19日,他在白宮對記者說:他希望朝鮮結束核計畫,但只要朝鮮沒有展開核試驗,他就不着急。表示沒有無核化具體路線圖和時間表。

廣告

他說:“我不急。沒有進行核實驗。只要沒有進行核試驗,我就完全不急。如果進行了核試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只是希望看到朝鮮最終實現無核化。”

他表示將繼續對朝鮮進行制裁,但他也指出,自2017年以來,朝鮮並沒有進行核與導彈試驗。

特朗普當地時間24日晚間又在白宮表示,他不着急跟金正恩達成無核化協議,稱平壤方面只要不實施核試驗,美國方面就會很高興。

特朗普在朝鮮核問題上一步一步退讓,讓日本很擔憂。原本日本希望把美朝首腦會談的先決條件定位為:提出“完全且可驗證、不可逆的”棄核的計畫和時間表。

針對2018年美朝醞釀第一次首腦會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2018年訪美,據共同社2018年3月24日報道,在與美政府高官會談時,河野與被指定為下任國務卿的中央情報局(CIA)局長蓬佩奧、國防部長馬蒂斯和副國務卿沙利文會談時,分發了5頁資料。其中要求在美朝首腦會談前讓朝鮮作出下列承諾:(1)朝鮮半島完全、可驗證且不可逆的無核化;(2)放棄可抵達日本的中程彈道導彈;(3)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核查;(4)解決綁架日本人問題;(5)廢棄化學武器等。

而“美方對河野的說明表示理解,但認為將此作為會談前提條件並不現實的意見根深蒂固。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稱,朝鮮如能遵守無核化、凍結核導試驗和對美韓聯合軍演給予理解這三項承諾,‘就將按計畫舉行會談’,表明不增設條件的態度。”

但是第一次美朝首腦會談遠遠沒有滿足日本的要求,在新加坡去年6月12日舉行的美朝首腦會談中,雖然雙方在依照兩國人民對和平及繁榮的願望,建立新型美朝關係;合作在朝鮮半島建立長久穩定的和平機制;承諾努力實現朝鮮半島的完全無核化等達成共識,但是在聯合聲明中,沒有加入日本要求的朝鮮半島“完全、可驗證且不可逆的無核化”的內容。

而現在特朗普又提出廢核“不急說”,進一步使日本感到焦慮,從現在的日本周邊各國來看,俄羅斯、中國、朝鮮都是有核國家,現在韓國和朝鮮打得火熱,韓國對朝鮮的完全棄核也很不熱心。因此日本方面擔心,文在寅政權是左傾政權,其最終目的是南北統一,可能會實現所謂的“聯邦制”,而在慰安婦問題、二戰時日本強征朝鮮半島勞工判決問題、竹島問題(韓國稱為獨島)上韓國和朝鮮不謀而合,其矛頭一起指向日本。如果韓朝真的實現了和解,成立一個聯邦什麼的,以現在的左傾的文在寅政權對日本的一系列行動來看,日本就會成為韓國和朝韓在東亞的唯一的敵人,而沒有核武器的日本會深深感到危機。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月21日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電話會談。蓬佩奧向河野太郎詳細說明了美朝交涉的狀況,針對2月下旬將舉行的美朝首腦的第二次會談,雙方同意在美朝首腦會談之前的2月15日-17日在德國慕尼黑舉行的國際會議上舉行日美外長會談,磋商美朝首腦會談內容,但是據說是“為了集中力量準備美朝首腦會談”,蓬佩奧取消了訪問慕尼黑的預定,因此日美外長會談取消,這對日本不是好兆頭。

對於美國的朝鮮無核化“不急說”,日本公明黨的議員在2月20日的日本眾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指出:朝鮮的無核化完全沒有進展,為此安倍指出:日本的基本看法是:完全而且可以檢證的不可逆轉的無核化,也要求廢除所有射程的彈道導彈。

日本作家麻生幾在日本雜誌《文藝春秋》在2019年三月特別號上發表題為《雷達照射事件全真像“韓國軍艦和北朝鮮”緊迫的13分》的文章,文章中說:他在去年12月中旬,電話採訪了韓國情報機關相關人士,這位相關人士對他說:“(文在寅)政權非常認真地專心考慮和朝鮮的聯邦政府統一,在其內心深處,考慮着如果建立了聯邦國家,核武器能為民族共有,我的話是一個事實,現在從各種渠道得到了確認”。(《文藝春秋》2019年3月特別號,101頁。)這正是日本所最擔心的。

日本網絡新聞《JBPRESS》2月26日發表了採訪原防衛副大臣、現眾議院議員長島昭久的文章,題目為《美朝首腦會談,日本要防備“最壞的局面”》(阿部崇採訪、整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